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 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美国议员等人担心中国对美盟友影响力加大


美国参议院少数党党鞭、来自伊利诺伊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德宾(Dick Durbin)在听证会上讲话(资料图)

在韩国决定暂停部署美国的反弹道导弹防御体系后,美国国务院派遣高级官员前往韩国访问,讨论美韩同盟关系。美国的一些国会议员也担心,日趋强势的中国对美国传统盟友的影响力正在加大。一些前美国高级官员也认为,逐步削弱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优势地位正是中国的战略意图。

韩暂停部署萨德后美派高官访首尔

美国国务院负责政治事务的代理国务次卿香农(Thomas Shannon)在访问了日本后于星期一抵达首尔,与韩国高级官员讨论美韩同盟关系以及对朝鲜构成的威胁做出协调一致的反应等两国共同的国际优先议题。

他是在韩国新总统文在寅上个星期做出暂停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决定后对韩国进行访问的。

中国对美传统盟友影响力加大?

韩国暂停部署萨德的决定也使美国的一些国会议员担心,随着中国采取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它正在日益加大对美国亚太盟友的影响力。

美国参议院少数党党鞭、来自伊利诺伊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德宾(Dick Durbin)在接受《华盛顿考察报》的采访时说,“我希望我是错的,但是我担心的是,文总统认为,在遏制朝鲜的问题上,韩国与中国合作比与美国合作有更好的成功机会。”

该报说,如果文在寅在朝鲜的威胁这个韩国最重大的国家安全问题上把中国看作是一个更可信赖的伙伴,这将是韩国走向背离美韩传统密切合作的重大一步。

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主席、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众议员约霍(Ted Yoho)也认为,文在寅正在试图安抚强烈反对部署萨德系统的中国政府。

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主席、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众议员约霍(Ted Yoho)(资料图)
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主席、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众议员约霍(Ted Yoho)(资料图)

分析人士指出,文在寅并不是亚太地区唯一让美国的决策者感到头疼的领导人。美国的条约盟友菲律宾的总统杜特尔特去年就开始进行战略转向,公开“弃美投中”。

川普的政策强化中国在亚太的地位

约霍对川普总统最近派遣军舰在南中国海进行航行自由行动表示赞赏,但是他也承认,川普总统的一些政策强化了中国在该地区的地位。这包括退出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以及巴黎气候协定。

在他看来,川普的“美国优先”外交政策制造了他将把美国引向“孤立主义”的“错误的叙事方式”。

中国军事实力增强对美构成挑战

与此同时,中国日益增强的海军实力也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优先地位构成挑战。

华盛顿新美国安全中心亚太安全项目主任克罗宁(Patrick Cronin)认为,到2030年,一支全球化的中国海军的存在“将是国际政治中一个重要的、有影响力的和基本的事实。”

前国防部官员:中国试图在美国与盟友之间打楔子

前美国国防部负责亚太安全的首席助理部长帮办麦格萨门(Kelly Magsamen)认为,尽管朝鲜问题是美国所面临的最为紧迫的挑战,美中之间的竞争则是对美国影响最为重大的挑战。

这位前国防部官员今年4月底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表示,在亚太地区,美中两国正处于一个战略临界点。

她说:“中国的的战略意图是逐步削弱几十年来美国在亚洲的安全与经济优先地位,同时避免与美国双边关系的完全破裂或是在近期发生直接的冲突。它挑战国际法,欺负与强迫没有它强大的邻国,而且试图在美国与其盟友之间制造不和。”

这位前奥巴马政府官员说,也许一些人希望抛弃“再平衡”的说法,但美国必须落实其战略意图,否则会冒失去美国在这个对美国利益来说意义最为重大地区的优先地位的风险。

弗里德伯格:美必须重新评估其亚太战略

曾经担任过副总统切尼的国安事务副助理兼政策规划主任的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弗里德伯格(Aaron L. Friedberg)在同一个听证会上也表示,美国在亚太地区还没有一个连贯的、统一的国家战略,而北京不仅有它的亚太战略,而且还制订了整个欧亚东部的战略。

他说:“这个战略是它对付美国更大策略的一部分。中国领导人继续把美国看成是其安全甚至是生存的最大威胁,是实现其雄心壮志最为重要的障碍。”

这位研究美中关系的专家表示,美国必须重新考虑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目标、评估美国的战略并做出相应的政策调整。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