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3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贝鲁特爆炸冲击波:政府已辞职 抗议仍持续


在贝鲁特爆炸现场附近,人们游行纪念死难者。(2020年8月11日)

塞琳·巴德尔戴着头巾拿着黎巴嫩国旗走上街头,她的心中怀着一项使命,那就是:参加反对黎巴嫩政治精英阶层的革命。在她看来,这些人腐败无能,自私自利。她加入了聚集在贝鲁特烈士广场数以千计的人群。这座广场是始于去年10月的抗议运动的核心地带,离历史悠久但如今已化为灰烬的贝鲁特港不远。

8月4日发生的巨大爆炸将灰色和橙色的烟云送入天空,冲击波从港口席卷城市各地。仿佛有人挥动魔棒,顷刻间,整片整片的居民区被吞噬,城市地基被撼动,居民纷纷逃离他们的公寓。

这场灾难触发了新的抗议,虽然哈桑·迪亚布总理的政府已在星期一辞职,但抗议者誓言绝不收兵。

反政府抗议者在贝鲁特街头挂上绞索,要求追究爆炸责任。
反政府抗议者在贝鲁特街头挂上绞索,要求追究爆炸责任。

他们说,他们反抗的不是某一届政府,而是整个体制、一个由宗教党派控制和扩散的政治架构。这些宗教党派由政治人物以及武装团体领导。很多政治人物是内战时期的军阀,而武装团体俨然以国中国自居,包括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真主党。

黎巴嫩官员说,造成大爆炸的原因是烟花起火燃烧,引爆了储存在附近库房的2750吨硝酸铵。爆炸造成170多人死亡,6千人受伤,30万人因住所被毁而无家可归。

怒火指向政府

塞琳和许多黎巴嫩人相信,爆炸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引爆硝酸铵的烟花,而是政府的无能和冷漠,港口官员针对在城市中心地带储存危险物品的问题一再发出警告,但政府却充耳不闻。

星期六,站在呼喊反政府口号的大批人群中间的塞琳对美国之音说:“我们来这里是抗议我们的领导人犯下的大规模屠杀。本届政府和前几届政府以及他们的教派主子要为爆炸负责。他们事先知道不应该储存这么大量的硝酸铵,显然不应该靠近居民区,可他们却没有采取任何处置措施。”

在很多人看来,黎巴嫩总统米歇尔·奥恩领导的政府灾后响应措施缺乏同情心。尽管缺乏证据,奥恩在首次广播讲话中试图指责是敌对势力、可能是以色列策划的爆炸。奥恩对当地媒体说:“原因还没有确定。”他说,有可能是“火箭或炸弹或其它行为”。

从那以后,泄露给媒体的文件显示了从2013年一艘轮船上被没收的硝酸铵到星期二大爆炸的一连串事件,这显示至少部分官员事先知道存放硝酸铵的问题。

目前被拘留的黎巴嫩海关总署署长巴德里·达赫尔对黎巴嫩电视台LBCI说,他曾要求把这批硝酸铵进行再出口。“但是这没有发生,”他说,“我们让专家和那些相关人士来确定为什么会这样吧。”

后续报道、包括《卫报》的一篇报道引述的一名港口雇员的第一手叙述也声称,一些港口雇员曾表示过担心,但他们面对一个反应冷漠的体系,感到无能为力。

真主党

一些抗议者把怒火对准既是民兵组织也是政治党派的真主党,他们指责真主党从轻里说是对储存危险物资的问题熟视无睹,从坏里说,则是故意把硝酸铵存放在那里,以备今后之用。

塞琳说:“各方都控制着港口,他们都腐败,但真主党控制着他们所有人。”从贝卡谷地前来参加抗议的阿迈勒质问说:“他们怎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

黎巴嫩政治分析人士萨米·纳德尔说,港口爆炸事件有可能成为催化剂,让人们对真主党失去幻想。直到最近,即使是在真主党的核心群众什叶派社区之外,也有很多人把真主党看作是维系国家的组织和抗击以色列的盾牌。他说:“的确,真主党对港口的控制超过其它任何一方,因为他们控制着所有战略资产。但是在地缘战略上这也是对自称是黎巴嫩捍卫者的真主党及其信誉的一大打击。”

纳德尔提到,抗议者要求国际专家组调查爆炸。“那些涉嫌参与犯罪的人不能负责调查,”他说。

人权观察也提出了同样的建议。该组织说,当地和国际人权组织记录下了司法部门和政治人物多年来互相勾结的情况。人权观察还批评黎巴嫩司法部门缺乏独立性。

人权观察的黎巴嫩研究员艾雅·麦吉祖说:“鉴于黎巴嫩当局一再未能调查政府严重的失误以及公众对政府机制的不信任,由国际专家进行独立调查是让爆炸受害者得到他们理应得到的公正的最佳保证。”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