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9 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

专访:第一代华人女性州议员候选人谈华人参政议政


专访:第一代华人女性州议员候选人谈华人参政议政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08 0:00

专访:第一代华人女性州议员候选人谈华人参政议政

美国的政治舞台上不容易看到华人的身影,而选择从政的第一代华人移民又更加罕见。不同于多数华人在美国的科技和商业领域发光发热,来自上海的齐丽丽在地方政治舞台持续前行。她是马里兰州蒙哥马利郡的副行政总长,即将角逐马里兰第15选区的众议员席位。

齐丽丽支持者孙殿涛说:“我希望通过她的参选,能让我们华人的声音在大庭广众之下发声。能够把我们的意志和意见传达出去,让主流的美国人能够听到。”

支持者王思问说:”整个华人社会对政治的关心不够。所以像丽丽这样,作为第一代移民,有出色的政府工作经验,愿意站出来做这件事情,我觉得非常感动。”

记者: 您认为哪些原因使得亚裔对政治的热情比较不明显?

齐丽丽:我们这一代的亚裔,总的来说,人口比较新。很多是第一代,75%左右是新来的移民。这些国家的政治制度和美国差很多,可以说天壤地别吧。当然印度族裔不一样,因为很多印度人在自己国家经常投票和选举,所以他们从政的概念比较强,但是华裔这方面的理念就比较弱一点,这也是重要的原因。一个就是文化,自己母国的文化和政治体制不一样,还有就是我们社区还没有成熟到这一步。另外,有些人对从政有一种胆却的概念,因为在中国,入党好像是一件很严重的事。不仅要申请、批准,还要宣誓、交党费,还要学习之类的,至少我们长大的时候是这么回事。尽管我从来没入党,我们比较年轻就出来,但知道身边的一些人,入党好像是件挺大的事。但是在美国,不管是民主党、共和党,这是主要两大党派,入党是件非常简单的事。你今天入这个党,5分钟后你就可以换了,没人管你。所以理念不一样,加上他们对这个体制运作的不了解,也是一个很大的原因。听上去搞政治好像是件很可怕的事,因为原来在中国,我们长大的文革的时候,搞政治确实让人毛骨悚然,有的时候弄得不好,还要人头落地的。所以从那时候长大过来的人,确实对政治有一种避讳的感觉。

记者:马里兰州第15选区有许多华人选民。这几年,支持共和党的华人有增多的趋势。您担心因为政党因素失去部分华人选民的选票吗?

齐丽丽:我认为在这里的华人,认同的地方比不认同的地方多得多。很多所谓支持民主党、共和党的人,大部分认同的东西其实差不多,大家都想要有好的经济、好的交通、好的学校和好的社区,这些都一样,只是也许具体的做法上不一样。我很欢迎有不同理念的人,出来大家面对面交谈,不要只是在微信上发表自己的感想,微信上发表感想当然比较容易。支持我的不少华人,其实他们就是共和党,但他们认为我有这样的资格和经历。不应该以党派来决定是不是投某一个候选人,而是应该以这个人本身的素质,来决定他是否和你吻合。

记者:民主党议员提出了亚裔细分法。法案如果通过,亚裔将细分为中国人、韩国人、日本人等选项,而学校可能以种族多样化作为录取学生的考量。您认为以马里兰州来说,这样的法案合适吗?

齐丽丽:我反对任何对我们亚裔或华裔歧视的政策,包括亚裔细分。如果亚裔细分本身的动机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亚裔社区,而最后的结果是伤害我们亚裔社区的竞争机会,不管是在大学或是其他领域,那我反对这样的双重标准。我觉得对于我们华裔在美国生活,最大的优势就是公平竞争。只要是公平竞争的时候,我们华裔都非常优秀,特别是在教育上。所以作为一个少数族裔来说,我们要保护自己的权益,要在这方面有自己强烈的声音。

齐丽丽过去在蒙郡郡长办公室担任经济发展项目主任,为蒙郡入选亚马逊第二总部设置地点前20强打下了基础。齐丽丽说,蒙郡和州政府在吸引中小企业投资上可以做得更好。

记者:您打算如何将蒙哥马利郡在经济上的发展经验运用在马里兰州?

齐丽丽:我觉得我们有这么好的人才、资源、国际交流的可能,但是我们还没有达到一定的竞争力。要达成一定的竞争力,政府本身就应该为商业和企业造成一种比较宽松的运作环境,有的时候我们的政策确实还不够。所以如果我作为一个马里兰官员,我希望从立法的层面,鼓励中小型企业在这里投资和发展。

记者:作为一名少数族裔候选人,自从宣布参选后,您遇到什么样的障碍?

齐丽丽:我遇到了非常多的障碍和困难,而且我遇到的障碍和困难,可能是其他候选人都没有遇到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跟很多人说,我非常骄傲自己出来竞选,因为只有通过竞选我才意识到,我们社区到底需要什么,那就是我们社区和大社区之间,非常缺乏交流,因为他们的很多理念,都没有在政策层面上得到很好的体现。

齐丽丽在美国生活近30年,在中国文化底蕴与美国开放环境的碰撞下,形成了崭新的自己。

记者:您在美国奋斗了近30年,请您回顾与评量这30年的时光。

齐丽丽:当初我们来的时候糊里糊涂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对美国文化、社区和社会,根本就不了解。我经常喜欢说,是歪打正着吧,总算是还可以吧,这么多年也就生存下来了。开始的时候,只是拼命为生计而奋斗,到最后慢慢有一些安定的感觉了,才能想一想自己喜欢做什么,做一两件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而且也是能为社区做出贡献的事。不管做什么工作,我对于社区发展都非常感兴趣。我认为个人成功,到了某一定程度,就要转换成社区成功和民族成功。不然的话,个人成功,特别是作为一个少数民族,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上不去了。我们不该让下一代走我们必须走过的弯路,他们应该有更好的生存环境,这就要靠我们从政,才能为他们打造这样的环境。

记者:您对于和您当年相似,来到美国力争上游的年轻华人,有什么样的建议?

齐丽丽:现在我发现国内来的很多年轻人,不是学科技就是学金融、商业什么的,这当然非常好,但是都太实际了一点。他们应该学一些,不仅仅是非常实际的学科,比如MBA或房地产开发,也应该学一些人文方面的东西,学一些对美国文化、历史这方面,有更深一层的理解,这样他们才能更好地在美国生存,因为在这里生存的很多个人强势和个人能力,不仅仅是书本上和语言上的能力,应该是做人方面的一种境界,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只是工作好,但作为一个人来说,不能跟别人相处,或对别人没有一种真正的理解,因为对美国文化没有很深的理解的话,那就很难成为一个好的领导者,很难在事业上走到一定的程度。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我们华人被认为是在技术上很拔尖,但不是领导层面的料,哪怕是第二代华人,有时候都有这样的问题。所以我认为这和他们选择学习的重点很有关系,希望我们华人的家长能放开眼界,学一些目前看来,不是马上能有工作机会的专业。没有关系,因为年轻人一辈子可以选择很多不同的东西,不仅仅是一个人一生搞一个职业,现在21世纪,很多人一生搞好几个职业都可以。放开一点,没有关系的。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