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2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专访格雷厄姆参议员:中国若想做,明天就能制止朝鲜


川普总统本月初拒绝认可伊朗遵守了2015年签署的伊朗核协议,从而将这个问题交给国会处理。 根据美国2016年1月通过的立法,如果没有重新确认,国会可以恢复对伊朗的经济制裁。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南卡罗来纳州的联邦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本周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他表示,伊朗的不良行为导致必须通过谈判达成一项新的协议。他还谈到川普政府在伊拉克、叙利亚和朝鲜问题上需要采取哪些行动。下面是采访问答。

伊朗核协议

美国之音记者:参议员,再次见面很高兴。

格雷厄姆参议员:谢谢。

记者:你认为国会将如何处理伊朗核协议问题?

参议员:我认为现状是不能接受的。你必须明白,川普总统认为伊核协议对世界来说是一个很糟糕的事,这是他的一个竞选主张。我也这麽认为,让我告诉你为什么。根据伊核协议,伊朗15年后就可以提炼浓缩铀和重新加工铀,不管伊朗的表现如何。我认为,阿拉伯人将会看到,伊朗会不可避免地获得核武器,或是制造或是购买,总之他们会有核武器,会出现核军备竞赛。

所以更好的交易是:伊朗人可以继续以有限的方式提炼和加工浓缩铀,可以有一个和平的核电计划。在检查方面,他们不能禁止国际原子能机构检察人员进入军事基地。如果他们继续开发洲际弹道导弹,旁边写着“以色列灭亡”,那就没有任何交易。日落条款需要修改;我们需要监控他们的程序,直到他们改变做法,不再是恐怖主义最大的国家赞助者。

所以这是我认为国会需要做的事情:国会将考虑为伊朗国内的交易增添新的条件。我们要说,如果伊朗继续发展违反联合国决议的洲际弹道导弹,我们将重新制裁。如果伊朗不许检察人员进入,那么我们将重新施加制裁。顺便说一下,如果你仍然是恐怖主义最大的国家赞助者,15年后,我们将继续核查。

记者:你如何克服这样一个障碍,那就是这是我们与伊朗达成的协议,总统并没有说他们违反了与前政府达成的协议。奥巴马总统和欧洲都表示不满。甚至连我们自己的内阁官员都说,伊朗没有违反协议。

参议员:这是政府间的协议,而不是条约。我说:“让我们把它变成条约吧。” 他们说,“不”因为条约对下一届政府有约束力。这是奥巴马总统、约翰·克里与国际社会和伊朗人的交易。我以为这是一个糟糕的交易。我认为这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交易之一。川普总统完全有权改变或撕掉它。我很高兴他没有把它撕掉。

他说:“鉴于伊朗得到的好处,我不能确认我们从协议中得到的是值得的。”看看协议签署以来所发生的事情:他们在公海上劫持我们的水手并羞辱他们;他们违反了联合国对发展洲际弹道导弹的限制 - 他们制造的导弹上写着“消灭以色列”,他们仍然是恐怖主义最大的国家赞助者,他们违反国际法,向也门的胡塞武装组织运送武器,他们不断呼喊“消灭以色列和美国”,所以他们并没有改进。

这是我要做的:我要和科克和科顿参议员一起,在国会有关伊朗的立法中,就伊朗国内政策提出新的条件。如果你继续发展导弹,我们就要制裁您。而这从来都不是前政府与伊朗核交易的一部分。这是奥巴马做的最愚蠢的事情。

记者:这意味着美国与别国达成的每一个协议--如果你是金正恩,如果你对某个协议感到担心,如果你要就核武项目进行谈判,该协议最好是个条约,否则其有效性只限于总统执政期间。

参议员:是的,这是真的,因为一位总统不能绑定另一位总统。 我们举行选举是有原因的。选举的纲领是什么? 有很多东西,包括伊朗。总统说:“我认为这是一个糟糕的交易,我要推翻它,结果他赢了。

记者:这对美国人民有好处。他们理解。 这不是条约,是个协议,但是伊朗国内的人民不这麽看。

参议员:我一点儿也不同情伊朗政府。

记者:不是政府,是伊朗人民。

参议员:是的,伊朗人民有一天可能会成为我们的盟友。他们被政府杀害。他们走上街头,反对选举舞弊,结果被当局像狗一样开枪打死。我说的是伊朗核协议需要被换掉。这件事从开始就很愚蠢。我很高兴我们在设法达成更好的协议。 我愿意接受一个更好的协议,不愿意接受目前的协议。

记者:按照目前的协议,我们能进行检查。当然在我们是否能检查军事基地的问题上有争议。当然了,我们要通知他们,显然,提前通知他们,让他们有时间做动作,这引起很多怀疑。但如果最终不确认了,我们连检查也没有了。我们什么都没有了。告诉我,接下来会怎样呢?

参议员:OK,如果我们退出了,我们会告诉各公司,如果你们跟伊朗做生意,你们就不能使用美国的银行。我们将争取达成更好的协议。

记者:您说的是制裁。制裁有效吗?

参议员:制裁发挥了效力。我们之所以能有这项协议,他们之所以愿意达成协议,唯一的原因就是制裁确实有效。所以,我们将重新实施制裁,希望我们能够争取国际社会支持这样的想法。阿亚图拉是中东的癌症。所以,我们要做什么呢?我们将制止他们获取核弹。我们将把一切选项都摆在桌面,包括使用武力。我们将重新实施制裁。我们将争取让伊朗政权改善自己的行为,有那么一天,我希望这个政权能够被取代。有那么一天,我希望看到伊朗人民选举他们的领导人,有一位不在街头向他们开枪的领导人。

伊拉克库尔德问题

记者:我想问您目前的库尔德问题、库尔德人和伊拉克人的问题。我们向伊拉克军队和库尔德军队“敢死军”都提供了资金和协助,现在他们打起来了。如今怎么办呢?

参议员:川普政府需要有一个更连贯的政策。“伊斯兰国”的问题就是过早离开伊拉克的体现。所有的军队指挥官都说,奥巴马总统,请留下一些部队,再留下一万部队。如果是那样,我不认为“伊斯兰国”会卷土重来。但他们卷土重来了。那么,川普政府要做什么呢?必须要派人回去,必须要让美国外交官和军人回去,避免巴格达和埃尔比勒之间发生冲突。必须。。。

记者: 您怎么做到呢?我们向双方提供了资助,跟双方都是朋友。

参议员:嗯,库尔德人是伊拉克的一部分,他们不是单独国家。。。

记者:可他们想独立。

参议员:是的,但我不支持这点。我希望做的是,让美国影响力重返伊拉克。伊朗人正在操纵着局面,对此你怎么办呢?他们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他们希望军事设备、军事培训。如果我们重新回去,不是派兵10万,但增加我们的驻军,并说这次我们不会走了。在这些争斗中,我们要居中裁判。基尔库克是多民族城镇,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世世代代都在争,在我们离开之前,伊拉克状况挺不错的。现在却很糟糕。不过你觉得伊拉克一团糟?看看叙利亚吧。我们收复拉卡,接下来又会怎样?如果阿萨德还在掌权,你怎么能够防止叙利亚不再四分五裂?

叙利亚问题

记者:您现在想怎么办?

参议员:我想有一个取代阿萨德的战略。

记者:怎么做?奥巴马总统当初划了条红线,但却没有执行那条红线。。。

参议员: 所以,这是我要做的:我会摧毁“伊斯兰国”。我会起用更多阿拉伯人。。。

记者:他们正在丢城失地。

参议员:是的。

记者:他们正在丢城失地。

参议员:可你怎么能够守住拉卡呢?库尔德“人民保卫队”在土耳其眼里是恐怖组织。他们是作战主力。他们是马克思主义者,是共产党组织。我们把我们所有的鸡蛋都放在这一个篮子里,而这个组织的人并不是在叙利亚土生土长的群体。土耳其恨他们,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其实也不尊敬他们。所以,我们要做的是改变成分。我们必须让更多的阿拉伯人参加战斗,这样他们就可以守住城镇,然后从头训练“自由叙利亚军”,他们想推翻阿萨德,因为阿萨德杀害了45万人,都是他们的家人。所以,阿萨德是招引逊尼派极端分子的磁铁。如果他在台上,他就是伊朗的傀儡,是“基地”组织和所有其它激进团体拿来招兵买马的工具。我会怎么办呢?我会宣布建立一个安全区,告诉俄罗斯人和伊朗人,我们会保护这些人,如果他们想跟本地区其他所有人一道参战,我们将训练他们。如果他们想打击阿萨德,我们将帮助他们。

朝鲜核问题

记者:说说朝鲜的金正恩吧。我们该怎么办呢?

参议员:不要让他获得装上核弹头、能打到美国本土的导弹。

记者:怎么能够做到呢?

参议员:说服中国发生这种事情不符合他们的最佳利益。让他们相信这点的唯一办法是,如果川普能够让中国相信,他将使用武力来制止朝鲜开发出一枚能够装载核弹头并打到美国本土的导弹。川普要让该地区相信,他不希望战争,但战争如果爆发,会发生在该地区,而不是美国。

记者:您真的觉得中国有经济影响力吗?我觉得,他们之前有,但失去了自己的经济影响力,因为别的国家进去了。

参议员:不,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朝鲜90%的经济是由中国人拥有的。我不认为,没有中国的帮助,朝鲜会拥有核弹。我认为,中国如果想做的话,明天就可以制止朝鲜。没有中国的帮助,朝鲜生存不了一个星期。中国认为,朝鲜对他们有好处。朝鲜不是民主国家,对中国友好,是我们的心病。中国必须明白这一点:朝鲜是个负担。我们不是在争取让朝鲜实现民主,不是在争取让朝鲜半岛南北方人民统一。我们只想一件事:我们希望保护我们的本土,不让一个疯子拥有能够打到我们的导弹。我最担心的是,他如果有了一颗氢弹,以后就会有50颗,因为没有人制止他,而且他还会卖。我最担心的是朝鲜开发了导弹跟核弹之后,会向外卖。对伊朗,我的担心是他们有宗教动机,阿亚图拉有排斥以色列和阿拉伯人的宗教观,他有宗教使命。朝鲜不是。他们试图生存,是个与世隔绝的国家,由一个疯子政府统治。我不想让他们掌握一大堆武器,然后某天出售这些武器。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世界各地的人们想知道,川普外交政策与奥巴马外交政策有什么区别,简短的答案是什么呢?

参议员:我们让军队去放手一搏,而不是把他们的一只手捆在后面。我们直接面对朝鲜,而不是把问题甩到今后。我们试图跟伊朗达成更好的协议,而不是这个糟糕的协议。我认为,在川普领导下,美国是更好的朋友,也是更厉害的对手。

记者:谢谢参议员接受我们的采访。

参议员: 谢谢。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