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7 2020年1月19日 星期日

年终专稿:2019年美朝会谈表态多但进展甚微


2019年美朝会谈表态多但进展甚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03 0:00

2019年美朝会谈表态多但进展甚微

由于美国和朝鲜过去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试图说服对方在核谈判中迈出第一步,2019年两方有诸多表态,但实际进展甚微。

鉴于朝鲜的发出的年终威胁和其错误判断,认为能影响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一些人担心朝鲜半岛可能很快会回到紧张状态。

金正恩在2019年初发出警告说,如果美国在核谈判中不放松立场,他可能会采取“新方法”应对。世界各国很快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在特朗普退出二月在河内举行的与金正恩的峰会后,谈判宣告破裂。

特朗普说:“他们愿意在我们要求的很大一部分地区实施无核化,但我们不能因此取消所有制裁。我们只能起身走人。”

几个星期后,朝鲜开始持续发射火箭。

从某些方面看来,2019年是朝鲜有史以来,导弹测试最繁忙的一年。

尽管特朗普对朝鲜发射短程导弹不以为然,谈判仍没有回到正轨,即便是在非军事区举行了第三次美朝峰会之后。

今年十月,朝鲜取消了与美国的工作级别会谈并指责美国。

朝鲜核问题特使金明吉说:“谈判破裂,没有任何结果,完全是因为美国不放弃其旧观点和态度。”

现在,朝鲜正发出可能进行远程弹道导弹试验的讯号,并几乎每天都警告说,金正恩的年底最后期限将至。美国官员不予理睬。

许多人担忧特朗普和金正恩将很快回到之前相互威胁的状态,而不是握手言和。

延世大学朝鲜研究所研究员奉英植说:“如果朝鲜对美国发动挑衅,只会让特朗普以烈火和怒火回应,这包含连任考量。”

奉英植和许多分析人士担忧局势可能变得更加紧张,部分原因是朝鲜认为其能影响特朗普的连任机会。

奉英植说:“朝鲜以为世界围绕着朝鲜旋转。这是非常不幸的错误估算和误解。”

尽管民调显示,外交政策通常不会影响美国大选,但特朗普最近把选举和朝鲜问题联系起来。

延世大学教授鲁乐汉(John Delury)说:“我认为在决定选举结果的关键问题列表中,朝鲜排在非常后面。如果朝鲜要对下一任美国总统人选产生影响,那几乎需要发动一场战争。”

鲁乐汉表示,如果朝鲜认为其能影响美国的选票,那么2020年有误判的风险。

鲁乐汉说:“这些政治考量不那么重要。现阶段的挑衅将受到常规、国防甚至军事回应,他们会感到惊讶,因为他们以为自己有能力影响美国内政,然而实际上他们做不到。每个人都知道大选与朝鲜无关。”

尽管如此,朝鲜似乎正在强化其立场,朝鲜最近暗示不会就无核化进行谈判,还威胁将给美国一份不祥的“圣诞礼物”。

这些言论令许多人担忧第二轮“烈火与怒火”可能近在眼前。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