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58 2019年6月18日 星期二

六四30周年,天安门泼毛像者鲁德成谈民运“一事无成”


1989年曾污损天安门上毛泽东像的余志坚、喻东岳和鲁德成在美国华盛顿同被污损的毛泽东画像的照片合影。(2009年6月2日)

八九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又一段“公案”引起人们关注。1989年学运期间泼污天安门城楼毛泽东像“三君子”之一的鲁德成批评民运太软弱,三十年一事无成。

湖南人鲁德成近日接受苹果日报采访,批评了海外民运。他认为海外民运太软弱以至于三十年过去了一事无成。流亡加拿大的鲁德成是在六四三十周年的前夕接受香港苹果日报的采访的。

刚抵达加拿大的鲁德成 (网络截图)
刚抵达加拿大的鲁德成 (网络截图)

1989年5月23日,也就是中共高层宣布北京戒严后的几天,鲁德成及其浏阳同乡余志坚、喻东岳一道向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像泼洒污物,被广场学生纠察队扭送公安。后来当局将三人重判:喻东岳(22岁)无期;余志坚(25岁)20年;鲁德成(26岁)16年。采取这一行动之前,他们还在天安门城楼上悬挂了标语“五千年专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个人崇拜从此可以休矣”,史称天安门三君子案或天安门毛泽东像污损案。有后人评论:这是毛泽东和中共在大陆执政以来,开天辟地头一次,前无古人,后有来者(至少又有三次毛像遭人泼污)。他们又被称为:湖南三壮士。

喻东岳当时23岁,是浏阳日报美术编辑;余志坚25岁,是浏阳小学老师;鲁德成也是25岁,是湖南汽车运输公司司机。八九学运领袖王丹后来说:他们受罪,学生有责任。王丹、吾尔开希、王超华等学运领袖还联名发表声明,对三人入狱坐牢表示道歉和遗憾。

鲁德成5月中旬在其居住的加拿大卡尔加里接受了苹果日报的采访。苹果日报援引他的话说,民运人士“30年来没有进步,就是把六四当成产业、当成工程、当成经营项目,衍生出经营反共的生意人。”

现年56岁的鲁德成认为有人把六四当成生财之道,口号喊得震天响,但他们总是原地踏步。他说:“年复一年,月复一月,足足30年!中国民运人士推动民主化未见丝毫寸进,中国反而一年比一年专制,去年国家主席习近平更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民主不进反退。”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方冰拍摄)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方冰拍摄)

针对中国民主化“30年没有进展”一说,设在纽约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主席王军涛在六四30周年的前夕对美国之音说:“许多人看到民运一事无成,以为民运无所作为,不值得中共认真对待。但只有认真交手才知道,就是因为中共围堵精准,才让民运无法成事。至少80年代的民运人士都曾有成就。现在他们更成熟更有能力了,却被边缘化,这是中共操作的结果。”

一位流亡海外的知识分子对美国之音这样评论鲁德成的 “一事无成”论点:除了视自己为英雄,斥责别人软弱,他没有常识,思想已经凝固。与此同时异议作家胡平对美国之音说,鲁德成的观点是比较偏颇,他说的和别人说的是两回事。

胡平说:“鲁德成讲到运动升级,他以为口号越高调运动就越升级。其实并非如此。口号过于高调了,敢于参与的人会更少,运动的规模更小,力量更削弱。”他说:芝加哥大学邹谠教授在《天安门:从宏观历史与微观行动的角度看》一文中,对八九民运中民运方面的“激进”做出细致的说明,他说:“在此‘激进’一词用于描述一种理想主义者,当实现预期目标的机会减少时,这种人反而愿意冒更大的风险。这种激进份子只能生活在良知伦理中,而完全忽略了责任伦理。他们生活在理想和绝对自由的梦幻世界里。他们从行动中获得一种解放感。别的一切均无关紧要。他们更想表现对理想的献身,而非达到政治成功。”

鲁德成长期坐牢,妻子离婚。坐牢9年后于1998年获假释,2004年到泰国,2006年获联合国庇护抵达加拿大。苹果日报说,他十几年不参加民运活动,不接受采访,像是 “自我放逐” 。报道说,他对民运 “极大失望” ,认为民运对中共抗争的弱小力度是一种软弱。

鲁德成的另外两位战友余志坚,喻东岳后来都出狱了,也先后来到美国。余志坚2000年假释,2009年也是经过泰国来到美国获得庇护。喻东岳在狱中受迫害罹患精神病,2006年减刑出狱,2009年来到美国。余志坚2017年3月30日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因病去世,得年54岁,留下遗孀鲜桂娥和未满九岁的儿子,在他的墓碑上刻着天安门三君子名言:五千年专制到此告一段落,个人崇拜从今可以休矣。

当局修复遭泼污的毛泽东像 (网络截图)
当局修复遭泼污的毛泽东像 (网络截图)

在六四16周年之际,余志坚曾对美国之音说:“对震动全国的“损毛像”举动,他没感到后悔:因为毛泽东统治中国可以说是罪恶,应该是中国人认识的还不够。他专制统治本身,他那个人崇拜的程度,都可以说给社会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毛泽东可以说是阴魂不散,也就是因为他的影响,才导致中国社会的悲剧。”

余志坚说:当年他们的行动绝对不是心血来潮。“我们三人鲁德成是高中生,但平常非常关心政治,我和喻东岳是湘潭师范学院的校友。80年代初我们一直在探讨中国的问题,那时就认识到毛泽东的所作所为对中国的影响很坏,认识到非要彻底否定毛泽东不可。”

北京政治学者陈小雅也是湖南人,是中国大陆第一本谈八九民运历史的书籍《八九民运史》作者。她当时对美国之音说:“问题是,当时这些人在甩了鸡蛋后,他们不走,绝不逃逸。而那些学生的个子,年龄都比这三个成年人小。我看完了他们扔完鸡蛋后,就走了。不知道他们后来被扭送公安局的事情,怎么可能扭送呢?当时,没有什么围观的人,这些人就是不走,而公安,也是在两个小时都没有出现。”

余志坚长眠之地 (周峰锁拍摄)
余志坚长眠之地 (周峰锁拍摄)

余志坚说:我们干得是正义事业,光明磊落,为什么要逃?余志坚去世后,八九民运学生领袖周峰锁等人主办的人权组织《人道中国》成立了余志坚纪念基金,每年5月23日,也就是三君子泼毛像之日,给“为推翻中共专制的勇士”发放资金援助。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