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8 2024年4月24日 星期三

陆客陆生看台湾大选


中国游客在台北中正纪念堂蒋介石铜像前摆姿势拍照。(2019年4月4日)
中国游客在台北中正纪念堂蒋介石铜像前摆姿势拍照。(2019年4月4日)

台湾大选定于2020年1月11日进行,届时选出新总统和立法委员。目前竞选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候选人们都在扫街拜票走行程,积极表明各自的政治主张。民众也被动员起来,总统候选人所到之处都有大批粉丝前往捧场。

四年一次的大选已经成为台湾人民生活的一部分,中国大陆来台的游客和在此求学的陆生对台湾的选举有什么想法呢?

两岸选举差异大

在台湾北部一所大学就读、来自浙江的本科生陈同学说,他很羡慕台湾民众可以投票选出自己的领导人,认为投票权是非常重要的一项权利。台湾选民能有这样的权利无疑体现了台湾社会的先进性,民主的特点充分体现了出来。

来自中国大陆北部地区、在台湾南部求学的一位学位研究生W同学说,台湾可以选出自己的领导人,不过大陆选民也可以通过选区,选出自己区以内的人大代表,然后再从区里选出市级人大代表,逐级选举,可以说是参与选举的方式不同而已。W同学说,也没法说哪种更好,主要还是要根据不同社会制度和国情。

研究生W同学游览日月潭 (W同学提供)
研究生W同学游览日月潭 (W同学提供)

在北京一所三甲医院工作的王医生认为,台湾的公开竞选的方式更好,通过公开说政见,表明自己态度,有时还有激烈互怼。这样都是明的,互相揭底,这就能揭露对方,对方有什么短处,有什么把柄,都摊开大家看。作为参选人,做事就会更规范,守规矩。

他说,“我觉得在台湾,选举公开,透明,台湾的选举更民主一些。大陆选民虽有选民证,可你要选的人自己不了解,没有候选人资料,没有跟选民见面,也不谈政见。”

王医生说,“我觉得更喜欢民主选举,至少可以表达我的意见,我能选我认可的人。大陆这边选了半天,结果我都不认识。”

他说,“像大陆这边的选举吧,选了半天只是一个区人大代表,这么多年不变。五年一次,其实人选都被决定了,只公布候选人的简介,哪年出生,工作经历,奖励和荣誉,就这些。”

哪种选举符合民意?

张先生是来自重庆的一位50来岁的酒店经营业者,他2015年曾来台湾自由行,当时台湾也赶上大选,他认为台湾选举的过程有些激烈、火爆,但承认“这至少可以对候选人更了解,候选人要说出自己的观点、自己的想法、自己要做的事,各方面都展示出来了嘛。总的来说还是挺有意思的。”

台湾沿海小景 (重庆张先生摄)
台湾沿海小景 (重庆张先生摄)

但张先生说对台湾媒体的政论节目意感觉不喜欢。他表示,“最不喜欢看他们的电视,太嘈杂了,平时这些人心平气和,一上电视就像吵架一样。所以我在台湾没怎么看电视。不喜欢,基本上不看。”

竞选过程贯穿着揭底大战,这是竞选的特点,每个候选人都曝光在阳光下。这样的形式可以接受吗?对此重庆的张先生表示“我没什么感受,关键是看他当选后要做什么,做得好就好。以前怎么样,不够诚信当然就不好了。没有一个政治人物是可以全面了解的。那是不太可能的事。”

对两党竞争对抗、互批互怼的方式有什么看法?张先生似乎对追问政治话题有些反感,他敷衍说:“没有体会,他们的事,平时不太关心这事。对台湾政治没什么感觉。”

在台湾读硕士学位的W同学认为,多党制选举,候选人都有不同的政见发表。他认为这样的形式有好,也有不好。“好在,每个人呢,有什么想法随便说,没有人限制;不好呢,我认为在于,如果一方推出一个政策,本来是比较有利的,但是由于政党之间的利益问题,互骂,你出台的政见我都说不好,都否认。这是我觉得不好的方面。”

民主社会保障言论自由,选举也是一个实践言论自由的过程,党派之间的争议,选民观点都可以提出来让大家评判,都有表达观点的空间。言论自由的好处在哪里呢?台湾有没有让陆生陆客羡慕的地方?

王医生自由广场留影(王医生提供)
王医生自由广场留影(王医生提供)

王医生肯定地说:“有!大概就是这民主化了,让人羡慕些。”他说台湾言论更加自由,报纸电台,电视台,更民主化。他特别指出“还有台湾的学者可以公开批评自己的领导人。大陆民众不可能到台湾电视台说自己的领导人不好,说了,肯定是要被拘留的。”

王医生指出,言论自由的“好处在于,政府受到民众反对、批评的声音,就可以改变嘛。他举例台湾太阳花运动,反服贸协定,闹得特凶,当时的总统马英九就没有让服贸协定通过。但其实台湾在降低税收享受优惠方面,受到了负面影响。”他认为言论自由能保证信息公开,透明。

学位研究生W同学认为,多党制的选举,候选人都有不同的政见发表。这样的环境有好也有不好的方面,“好的方面是,每个人呢,有什么想法随便说,没有人限制;不好呢,我认为,如果一方推出一个政策,本来是比较有利的,但是由于政党之间的利益问题,互骂,你出台的政见我都否认。这我觉得是不好的方面。”

台湾民主自由胜大陆?

中国大陆的民主自由程度公民权利低于台湾,这几乎是国际社会的普遍认知。来自北京的退休干部丁先生认为大陆制度确实不自由,别提要表达看法想说话了,就连个说话的地儿都快没有了。

但是他说:“但是现在比文革要好多了,比从前宽松多了。当然没有80年代末,赵紫阳当总书记那会儿,那当时是相当宽松。不过政治环境也在不断改善,虽说六四以后有些倒退,但是比50/60/70年代进步多了。”

陈同学为边乡小朋友做义工(陈同学提供)
陈同学为边乡小朋友做义工(陈同学提供)

丁先生表示:“大陆有很多丑恶的地方,有些还很严重,但也不是一无是处。反过来看香港,那也是民主啊,你看那帮人追求民主追求自由,把香港搞成那样,谁愿意过那个日子呀!那种民主有什么可羡慕的呀。”

王医生也认为大陆的自由度在提高,他说当下可比过去好多了,敢说些过去不能说的话了。在朋友和家庭聚会上,还有小范围,说些刺耳的话是没什么问题的。总的来说,中国大陆的民主自由比三、四十年前好太多了。

年轻人的观点和老年人的观点差距较大。在台湾北部就读大学的陈同学说,台湾的民主自由程度确实高于大陆,社会制度比大陆更先进,这点是肯定的。

陈同学说:“我喜欢台湾的氛围,这边生活也显得轻松一些。还有这边的法治也更完善一些。先进社会的明显标志之一就是法治健全,它告诉你什么不可以做,其他你都可以做。而在大陆则很大程度上这个公式是反过来的。虽然大陆真的在法治上一天天变好,但台湾有跟更充分的个人权利。”

对候选人有否偏爱?

台湾的三位总统候选人都已经官方确认,哪位总统候选人更受陆生陆客欢迎呢?

在台湾南部读研究生学位的W同学说,“不同政党的总统候选人方面我没有喜欢或不喜欢的人物,首先我知道我喜欢也没用,这是台湾人民选举的事情。”

而在政党方面,W同学认为,对他们的政策有些喜欢,有些不喜欢。他说,如果说大陆某项政策不好,那可以接受,但全面否定就是不对的。

W同学举例说:“民进党关于所谓主权和对大陆的抗争问题方面,我作为一个大陆公民,虽然尊重台湾人民的选择,但是民进党做的事,有的时候是在刻意煽动台湾所有民众对大陆全面否定的观点。”

来自浙江的本科生陈同学表示:“偏向其实都没有。但如果我有投票权,我会投给学历高的,有钱的也就是成功人士,如果此前没有政绩,靠装可怜是不应该得到选票的。”

酒店经营者张先生地说:对候选人的情况“不太清楚,顺其自然,选谁都无所谓。没有支持的倾向,都不了解。没怎么关心。”

退休干部丁先生对国、亲、民这三位候选人都不看好。他说谁上台都不行,亲民党这次就是个搅屎棍,在捣乱。民进党上台是明独,国民党上台是暗独。

先生参观太鲁阁 (丁先生提供)
先生参观太鲁阁 (丁先生提供)

他说:我个人希望这次台湾选举蔡英文连任。她继续当选,那大陆就有机会、有理由、选择武力统一,索性就武统了!否则国民党在台上,承认九二共识,那我这统一就遥遥无期。问题是不能再等了,已经70年了。

台湾民进党的党纲是实现台湾独立。民进党的蔡英文如果连任,外界自然将她执政和台独主张联系起来。

大陆人担心台独

北京的丁先生担心大陆过去的外省人都慢慢离开人世,盼着回到故土的人逐渐逝去了,以后的人怎么还会对大陆有情感呢?他说,老一辈人“一说起大陆来就是魂牵梦萦。大陆的山,大陆的水,大陆的故乡亲人,他们有这个情结。再过几代,人都和大陆没关系了,这就是天然独啊,谁还在乎统不统一呀。不能这么下去了。再有一百多年海峡两边就毫无关系了。”

他说:“我估计不出十年,大陆一定要把台湾收回来。我相信大陆上至少80%的人对和平统一不抱任何希望了。”

在北部就读的陈同学说:“我不太担心这方面的事情。首先他们不会轻易做到这一点,如果要做可能要先通过公投或其他程序。而台湾是一个比较撕裂的社会,有一部分是独派,有一部分是蓝派,中间选民很少会那样选择。如果你要做搞独立的动作,蓝营和中间选民也不会让你这么做,如果执意这么做那你就是一个独裁的政府,这和台湾的民意也是不太符合的。所以我并不担心台湾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说政府可能会利用这个话题进行操作。”

陈同学在校园阅览室(美国之音)
陈同学在校园阅览室(美国之音)

在南部读研的W同学说:“台湾目前的状态虽然没有得到国际普遍承认,也并没有接受北京政府的直接管辖,实际上并没有那种隶属的关系。其实是一种相对独立的状态。不论大陆承不承认,国际上承不承认,台湾也有自己的政府,自己的军队,实际上就是一个独立的状态。如果真的宣布独立,也就是把事情从桌子下面拿到桌子上面说了。我就是这样一个感觉。”

重庆张先生对台湾独立的可能性简单回应说:“独立了也跟我没太大……没太多关注。

反对台湾独立

有些陆生陆客表示坚决反对台湾独立。丁先生说,“中国人自古就讲大一统,自从秦始皇以后,就是如此,人们就追求这个。就算有人不在乎台湾独立,说这无所谓,也就2300万人,出去就出去了。那可不行。台湾是中国战败之后割让出去的,二战后归还中国的。再想独立绝不能同意。就像现在,不管是新疆,西藏甚至是香港想闹独立,那中国人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北京王医生表示,大陆不论社会现实有多大的弊端,有多么不好,但只要一谈起分裂,搞台独,那所有民众都是坚决反对分裂国家的。他指出,你可以不爱这个政党、政府,但你要爱这个国家和人民。

王医生参观野柳公园(王医生提供)
王医生参观野柳公园(王医生提供)

对于王医生来说,就算台湾独立会保证跟大陆和平相处,那也肯定不行,大陆人民绝不答应!他说,老祖宗留下的疆土一寸都不能丢失。历史上中国国力不行,任人宰割,动不动就赔款,割让领土。现在中国强大了,不可能让任何人占有我们的领土。分裂国土的事情肯定是绝不能行的。

20岁刚出头的陈同学表示:“从我个人来说,我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比较相符,因为我要回去。”

他说:“中国大陆要把台湾统一,有法理依据,拿回来是要加分的,从政治和军事上都对中国大陆有利,它为什么不这么做?”

年纪也是风华正茂的W同学说,每个人出生时都是一张白纸,接受了什么样的教育,就会形成那种思想,就像我们这些年轻人。台湾年轻人,就是天然独,而大陆的就是天然统。我们想当然就会觉得台湾是中国的领土,台湾学生就觉得台湾是台湾,中国是中国。

台湾海景小照 (W同学摄)
台湾海景小照 (W同学摄)

他认为,中国大陆学生在经过这么多年的熏陶之后,听到台湾学生说中国如何,台湾如何,心里会有些不舒服,但是我尊重他们,因为不知者无过。虽然两岸分为大陆地区、台湾地区,但我们都是炎黄子孙,这一点是无疑的。

VOA卫视(直播)

请稍等

没有现场直播

0:00 0:00 直播
欢迎在YouTube直播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4/24【时事大家谈】布林肯为何不到一年二度访华?中国驻美大使哈佛演讲为何惹争议? 嘉宾:美国德州山姆休斯敦州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翁履中博士; 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国家安全研究员罗力澜(Leland Lazarus)先生;主持人:平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