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9 2020年7月6日 星期一

马来西亚新政府与中国发展关系困难重重


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市中心。中资企业2015年曾先后两次从传出腐败丑闻的马来西亚政府投资基金 —— “一马投资”手中购置地产。(2016年3月10日,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的特使、新政府元老理事会牵头人达因(Daim Zainuddin)上星期访问北京的主要目的是为计划下月访问中国的马哈蒂尔总理打前站,并试探中方对于就在马中资项目进行重新谈判的态度。达因在北京与中国总理李克强和外长王毅举行了会谈。

新加坡《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说,让马中关系重回正轨是马哈蒂尔政府上台后的一个重要任务。今年5月,马哈蒂尔出人意料地击败了与中国关系密切的前总理纳吉布,再次出任马来西亚总理。观察人士一度纷纷猜测,马中关系有可能发生重大转变。然而,马哈蒂尔执政后数次公开表示,“高度重视对华关系”,“支持一带一路倡议的方针不变”,并希望尽快访问中国。

不过,马来西亚国内局势的变化却传递给外界另一种信息。马来西亚逮捕了前总理纳吉布,并就纳吉布等官员涉嫌的贪腐案件进行了调查,发现马来西亚国家的真实负债规模已经超过1.1万亿令吉(约2700亿美元),达全国GDP的80%。随后,马来西亚先后宣布暂停了4项中资项目,包括一条铁路、三条天然气和油气管道,涉及中方资金220亿美元。

马来西亚政府对暂停上述中资项目的解释措辞相当谨慎。一方面,马来西亚政府称,这些中资项目的合同以及贷款利率对于马来西亚来说不够公平,希望就此与中方谈判,重新商议投资条款;另一方面,马来西亚官员暗示,纳吉布等人的贪腐案与中国公司和中资项目有些关联。马来西亚会议员潘俭伟(Tony Pua)暗示,被暂停的两个中资天然气管道项目涉嫌前政府的贪腐案件,并为马来西亚前官员洗钱。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Lim Guan Eng)上个月宣布,负责沙巴天然气输送管道项目的财政部旗下全资子公司“苏里亚战略能源资源”(Suria Strategic Energy Resources,简称SSER)已经向中国公司支付了88%的项目资金,但是该项工程只完成了13%,这样的操作在外资项目中十分罕见。

潘俭伟上周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S)采访时表示:“整个项目看上去就像一场骗局,有明显洗钱倾向。”他还说,“管道项目连建设都还没开始动工,仅仅完成了前期调研工作”,马方就支付了83亿令吉(约20亿美元)。马来西亚财政部认为,这笔钱可能用于支付与“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相关的债务。

《海峡时报》报道,马哈蒂尔的特使达因上星期在北京与王毅会见前,马来西亚反腐委员会突查了两家位于吉隆坡的中国公司办公室。知情人士透露,达因特使事先并不知情,中方在会面时提到了对“突查中国公司”事件表示关切,令达因十分尴尬。

马来西亚反腐委员会没有公告“突查”的理由,中马两国在达因与李克强会面后发布的新闻也只表示了“中马关系继续保持友好”,而没有提及“突查”事件和中方的“关切”。

中国是马来西亚第一大贸易伙伴,马中关系能否保持稳定发展,对马来西亚经济有举足轻重的影响。然而,马来西亚国内对于中资企业涉嫌马来西亚前政府官员腐败案件的猜测,给马哈蒂尔“重建马中关系”的希望增加了很多困难。

《南华早报》资深记者、新加坡财经作家杜汉士(Toh Han Shih)撰文说:在今年7月2日于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法律合作论坛”上,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350多名代表共同呼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各国应该在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和其他国际公约的基础上,共同加强反腐合作。

杜汉士表示:“如果马来西亚的调查显示,中国公司或高管参与了马来西亚前政府的腐败活动,中国领导人必须让法律充分发挥作用。毕竟,在中国正在进行的反腐运动中,习近平也不会免除对中国腐败高级官员的惩罚。”

对于马来西亚反腐委员会 “突查中国公司”,马来西亚国内出现了种种猜测。一些人认为,达因在马来西亚的政治对手对达因这个“马哈蒂尔的左膀右臂”心怀不满,故意在这个时候“搞事情”,使他在中国官员面前难堪。另一些人认为,马来西亚国内一些不希望看到政府与中国重建热络关系的人用这一事件向中国施压,以期在下一阶段与中方重谈投资条款时,迫使中方让步。

评论 (45)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