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41 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媒体观察:在中国当记者难


北京警察在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前推搡前去采访中国维权律师浦志强案的各国记者。(2015年12月14日)

在中国,媒体工作者为官方说话发声,就没事情。但你若离开党的领导自行其是则就很容易出事。不管你是本国记者或外国记者,也不管你是中央记者还是地方记者,最好都统一口径和基调,舆论一律,同中央保持一致,若非如此,轻者请喝茶,重则挨打坐牢。今天的媒体观察,我们来看看在中国当记者之艰难。

陪文在寅访华,韩国记者挨打

在中国当记者真是不容易,不听统一指挥,即便外国记者也会遭到厄运。最近一个例子,就是跟随韩国总统文在寅访华的两名韩国记者,在中国遭到殴打。韩媒报道,其中一人眼球出血受重伤,以至于韩方向中方正式抗议。

朝鲜日报说:这两名摄影记者分别来自《每日经济》和《韩国日报》,中方警卫先将韩国日报记者放倒,随后有十多名警卫围攻每日经济记者,将其推到后用脚踹其脸部。“两名伤者脸上均出现了严重的淤伤和出血症状,并声称还伴有腰痛和晕眩等症状。”现场有人拍摄了视频,将其放到网上。

美国之音驻北京的记者,在去沈阳和大连报道刘晓波病逝事件、以及到天津报道网名屠夫的吴淦受审之行,都遭到拘押甚至推搡和粗暴对待。为此,美国之音台长说:“美国之音记者在中国天津进行正常采访报道之际受到骚扰并遭拘留,对此我表示强烈谴责。此类事件虽令人担忧,但它并不能阻止美国之音追踪并报道真相的决心。“

对待记者,攘外先安内?

众所周知,中国对自己的记者控制很严,外国记者,整体来说相对是否待遇要好一些?

中共要求媒体有党性,所有的传统媒体包括互联网时代的电子媒体,其新闻工作者只要听话当好耳目喉舌就行。抛开当好党的驯服工具不论,也暂且不论有偿新闻和新闻腐败,只要是你被认为出线,就可能遭到整肃。国际记者保护委员会近日指出,在全世界,中国是对待记者最粗暴的国家之一。

总部设在美国的国际维权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the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上周发出最新特别报告(撰写员Elana Beiser)说,中国囚禁的记者达41名,占全球第二。第一是土耳其,有73名记者入狱。这是该委员会报道的网址:https://cpj.org/cn/

这份报告提到了11月从监狱获释后不久因脑瘤去世的杨天水(杨同彦)。报告还提到了“患有肾病的黄琦”。黄琦是成都居民,他从未在官方媒体工作过,只是经营了一个叫《八九六四天网》网站,在过去的二十八年内多次因此被判刑坐牢,去年底再次被正式逮捕,罪名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目前仍在羁押等待判刑之中。

华涌个案:公民不可当记者

最近有个个案,引起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艺术家华涌,因为用摄像客观记录和报道了北京火灾以及后续的强迫搬迁行为,引起当局的关注和追捕,并于上周末在天津被抓。而华涌,纽约时报说,他只是做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工作。

纽时报道(2017年12月18日)说:“华涌在最近几周发布了几十条短片,记录当局迫使数万人离开北京,并拆除大片居民区的过程。”

报道说:“2012年,华涌在天安门广场打自己的脸,然后用血写下‘六四’两字---1989年中国政府屠杀支持民主的示威者的日期---而被判劳教15个月。”

在推特上,有网友六月天说:华涌“不务正业拍下了大量视频,抢了新闻记者的饭碗,属于非法拍摄;后又将视频传至海外社交媒体,涉嫌泄露国家机密并抹黑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他终于被抓了。一个找不到拐卖儿童的国家,一个查不出‘光溜溜’叔叔的国家,却神速找遍天涯海角,去追捕一个给人看看真相的穷画家!”

曾在海外办过网络媒体大参考的推友李洪宽说,华涌的意义就在于,他扮演了第一线记者的角色:“ 1)真人真面到现场客观报道了驱逐低端人口大事件,有功。 2)报道只限于新闻层面,并无深层分析,不存在煽颠可能性 3)为广大的吃瓜群众满足了好奇心,在人人怯懦的时代表现了英雄主义 4)呼吁更多人关注华涌,关注低端人口,呼吁高端人口面对问题。”

就在记者准备发稿时,消息传来,华涌已被“取保获释”,从北京回到了成都家中。目前还不清楚,当局最终将如何处理华涌案。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笔名单仁平)周一写评论说:华涌作为“行为艺术家”,自我炒作太煽情。

但是无论如何,在中国,普通居民或其他行业的人,是不可以随便当记者的。维权律师李苏滨就是个例子,他周末在河南去世。这位刚过耳顺之年的律师在中国维权律师界也很有名气,而李苏滨多年来的维权工作,由于多次被剥夺律师执业资格,他能做的也只是为其客户以及受压的弱势群体发声(探视、同情、报道、呼吁、接受媒体采访等),起到了一个新闻工作者的作用,结果为当局所不容,将其列为死磕律师行列,成为“维稳”对象,备受打压。

李苏滨曾同滕彪、许志永、李方平、李劲松等律师,到山东沂南东师古镇双喉村去探视遭到软禁和严密监视的盲人陈光诚,其中,多位律师曾先后遭到执行“维稳”任务的便衣人士的痛殴。

旅居美国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周末在自由亚洲电台说:其实像李苏滨、江天勇、李方平、高智晟、滕彪、李和平、李春富、王全璋等这样的人权律师,每位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若不是太坚持正义与理想,生活都会十分富足。可是责任心让他们本能的选择了走正道,因此人生历尽沧桑、经磨历劫。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 完整版(2018年12月13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