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8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南周“自宫”删文章 报道海航驱总编?


媒体观察:《南方周末》封杀有关海航报道,总编卸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43 0:00

媒体观察:《南方周末》封杀有关海航报道,总编卸任

在中国新闻界颇有一些改革开放名气的南方周末,再次遭遇不测:先是记者黄河的有关丑闻缠身的海南航空公司的调查报道遭封杀,继而总编段功伟去职“走人”,不过,后者之卸任同前者之间的逻辑因果关系,尚待证实。就在去年7月,南方周末曾发表专稿谈海外富商如何通过“内鬼”爆料海航的。今天的媒体观察,我们来看看广州发生的这桩新闻审查“公案”。

在中国乃至海外新闻界很有一些名气的广东报纸《南方周末》上周发生这桩新闻审查案,据记者黄河在报道手记中说,2018年2月9日晚上,他们参与报道的记者“悉心操作”的海航调查报道专题,“在已经上版的情况下被无故撤稿”,决定撤回两稿(海航又闹‘钱荒’、海航‘危机史’),直接发在网上。

报纸删稿,直接上网?

这下事情闹大了。南方周末自己撤稿,稿件内容又是涉及近一年来在海外被炒的沸沸扬扬的海航集团,自然引发广泛关注。中国之外几乎所有涉及中国新闻的中文网站都加以报道。

随后,香港明报找黄河采访,后者说,事情还在内部沟通处理阶段,不方便接受采访。明报还说,黄河“经同事劝解与沟通,暂时删除相关报道和手记,以待内部处理结果。”

黄河虽然说其文已删,但是,在互联网这张大网一旦撒下,基本就是“覆水难收”。在中国互联网百度查询,党媒和主流大“自”媒体几乎没登或已删除殆尽,但是,在一些小网站或博客中,仍然能寻觅到其文踪影。

报道出笼,总编走人?

更为蹊跷的是,南方周末这个知名品牌大报,总编也出了状况。就在南周撤稿两天后,其总编段功伟也离开了其岗位。上海的澎湃新闻当天报道,段的职务,由南方周末老人王巍“回炉”兼任。王在2013年到16年曾任南周总编3年,到7月交棒段功伟。段在其位上一共待了一年半。

南方周末怎么了?1984年创立的南周,是中国报(媒体传播)界知名品牌,享有南南周、北财新、东澎湃之美誉。其网站介绍自己是“中国大陆地区发行量最大的周报,最高发行量达到130万份。被称作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之一。”

海外评论说:南周是中国最关注政治、经济、社会的良心报纸之一,非常注重“人文关怀”。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访问中国,只是接受了南周的专访。由于最高层审查,报纸比平时晚出了半天,而且内容由“精彩”被删至“平庸”。

说到底,南周隶属南方报业集团,而后者是广东省委机关报。南周是鸟,后者是笼,而且,后者背后是更窄小的笼---中宣部乃至中南海。

南都“系列”包括南周出了很多“名记 ”如程益中、鄢烈山、江艺平、黄河、翟明磊、苏永通、沈颖、马昌博等。

南周专访奥巴马、初稿被大部“和谐”、出报晚于平常,这些还不是南周历史上最轰动一时的事件。南周最“犯上”的事件是2013年的新年献辞事件。那一年元旦,编辑部写好了题为:中国梦,宪政梦的元旦献辞,出报时题目被改成了: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梦想。

南周编辑奋起抗争,网上出现了落款编辑部的声明:新年献辞不是他们编辑部审定的稿件。后来有报道说,该稿撰稿和定稿人,是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也有报道说,庹震并不是直接参与人。2013年1月4日,南周一些采编人员联署公开信要求庹震辞职。

新闻报道的鸟笼政策

抗争和死磕的结果是南周还是南周,还在党委的一元化领导之下,庹震还是庹震,还是宣传部长。庹震在2015年调中宣部任副部长,2017年,中共召开19大时任发言人。庹震是河南南阳人,武汉大学毕业,调广东前曾任经济日报总编、新华社副社长。

当年的环球时报(2013年1月7日)还为南周元旦献辞事件发一篇社评。它说:南周内部出现分裂,这些活跃人士的最新支持者是远在美国的陈光诚。环时说:中国新闻和中国政治在宏观上必然是协调的,互动的。“中国新闻决做不了同时期政治不能承受的单独突进”。社评最后说:希望所有喜欢《南方周末》的人配合风波的平息,“别逼一份中国报纸扮演它无论如何也承担不了的对抗角色”。

那么,这就回到了这次南周删稿的主因。南周记者黄河和同事王伟凯合写的这两篇重量级报道(《海航又闹钱荒》、《海航危机史》),是不是又一次不顾大背景的微观“单独突进”?

海航发迹是与非

海航集团,对海外中文读者观众来说,并不是一个陌生名称。旅居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在去年多次网络爆料时就说,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有家人为海航集团股东,涉嫌贪腐。纽约时报从去年初到今年2月为止,至少7次刊登出有关海航集团的相关报道。以美国新闻价值观和报纸发行宗旨来看,这些报道多是揭露或“唱衰”海航集团的。

旅美作家何清涟也多次撰文,详细分析海航的发展历程和目前的状况。她说:海航是一颗备受质疑的企业界明星,“中国的著名企业当中,海航显得与众不同,因其‘神秘’与‘外界读不懂’,一直都处于媒体的新闻聚光灯下。因而报道完整:从2005年以来到现在,每隔几年就有篇类于起底的深度报道。”

毫无疑问,南周记者黄河同王伟凯这两篇调查性报道,就是“类同”起底。这两篇报道,海航又闹钱荒,有4500字,海航“危机史”,有5千字。黄河在其手记中说,报道是对海航整体资本运作模式的梳理,不仅针对海航,而是包括万达、复星、等企业在内的“共同的游戏玩法”。

海航集团是中国一家国企。据其网站介绍:它囊括航空、酒店、旅游、地产、商品零售、金融、物流、船舶制造、生态科技等多业态大型企业集团,总资产逾万亿元。2017年连续三年登榜《财富》世界500强,位列170位。

就在南方周末撤稿同时/前,海航集团(2018年2月7日)召开全国分公司大会,其网站说:包括董事局主席陈峰在内的党员,重新宣誓入党誓词,最后还以播放《国际歌》收尾。

海外中文媒体报道,海航集团董事长王健,则在董事局内部会上表示:海航事件是国内外反动势力对中国崛起的反扑,是对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一次重大阴谋,他要求“以政治的高度来迎接这一场战斗。”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