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7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硅谷千禧世代关注藏传佛教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嬉皮的叛逆文化到如今硅谷科技新贵的骇客文化,旧金山湾区对藏传佛教有着持续不断的热诚,我们一道来看看千禧世代对这古老宗教的新解读。

星期天早晨,旧金山金门公园一侧的维多利亚式住宅中,我们发现了与众不同的一栋。

软件工程师理查德·谭普斯说:“我叫理查德·谭普斯,这是我的俗名,我是喇嘛楼度仁波切的助手。”

理查德跟随的楼度喇嘛旅居美国已有40年之久,旧金山湾区对藏传佛教认知的变化,他记忆犹新。

教传利生遍在佛学中心喇嘛·楼度·仁波切说:“显然有很多变化,我也变了,我以前很年轻,现在变老了,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一开始,我们藏传佛教把老师称为喇嘛,所以他们叫我们不是佛教,他们叫我们喇嘛教。可见是多么不为人知。”

比理查德年长些的黛博拉也一直住在旧金山,她见证了70年代美国嬉皮文化对藏传佛教的痴迷。

非盈利机构CEO黛博拉说:“这个海特·艾斯伯克利区是嬉皮文化的中心,当年有很多年轻学生很兴奋,想学习藏传佛教,他们当中许多人读过《香格里拉》,他们有许多对西藏的浪漫想法。”

旧金山湾区东部的里士满有如今湾区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周五晚上的正念训练课上有英文翻译。对课程参与者的职业分布,负责人有这样的观察。

上密院基金会负责人图滇·东佑说:“有些是医生,有的是理科教师,有的是护士,有的是工程师,他们很有知识,他们想更多地了解佛教哲学,佛教思维方式。”

和反传统反主流的嬉皮不同的是,湾区的千禧世代对藏传佛教的兴趣也许超越了对异域宗教的猎奇。

初创企业首席技术官比约恩说:“我想我会把它称为许多人的精神饥渴,就像我们刚刚谈论的——功名利禄,会有一种空虚的感觉。 即使你得到了所有的,还是有点空虚。 生活中或许还有其他一些事情更重要。 人们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他们努力试图搜索,是否有其他真正重要的东西。”

人们对精神领域的搜索,自然也不会缺少了世界上最知名的搜索引擎的帮助。谷歌名人陈一鸣促成了很多藏传佛教领袖访问谷歌的活动。

前谷歌员工,畅销书作家陈一鸣说:“如果让我来定义西藏文化——整个民族对智慧和慈悲的痴迷。 不仅智慧和慈悲,而且如何开发智慧和慈悲。 所以很多这些是我的朋友,第十七世噶玛巴,他们身体力行都是开发智慧和慈悲的例子。 想象一下,你正在一家技术公司里工作,然后你看到一个体现了智慧和慈悲的人,这会对你有非常深刻的影响。所以我想不仅分享给我谷歌的同事们,还有我硅谷的朋友们。”

硅谷除了有传统的藏传佛教庙宇和僧侣,还有依托藏传佛教的新支。赛谷·仁波切来自巴西,他在杜松基金会讲授藏传佛教的经文。怀特在杜松基金会听这样的经文课已经有三四年了,和比约恩一样,他在接受“佛教徒”这样的标签方面并不很热情。

Airbnb产品经理怀特·黑曼说:“我不能认同标签的原因之一就是担心在深刻理解标签之前,就已经与标签建立了一种关系。所以我想说,我非常非常认同刚才我们谈论的佛教里智慧和慈悲的部分。但是,在我们所处的文化中,我们谈论佛教的时候,它并不一定会更深层次的触及我,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有时会犹豫要不要接受这样的标签。”

劳伦斯·利维曾任皮克斯动画工作室首席财务官。他联合创建了杜松基金会。

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前首席财务官劳伦斯·利维说:“我认为藏传佛教变得更为人所知,人们更加意识到要寻找这样的东西,但我仍然认为有“要如何来寻找”的挑战。 我们如何整合它。 现在有很多尝试。 我们做正念训练和企业文化,各种会议,很多人谈论它。 但我认为,我所说的企业生活,或硅谷生活,和精神生活,或哲学生活的整合还处于起步阶段。 我们正在尝试不同的想法,但在未来几年,会有更长足的进化。“

曾经参加过三年闭关修行的理查德,对当下湾区千禧世代对西藏宗教和文化喜爱,有自己的解读。

软件工程师理查德·谭普斯说:“现在佛教的哲学是非常受欢迎的,因为它很有道理。 但是,佛教的实践比仅仅阅读一些东西更深刻。 如果你真的想受益于此,你必须真正的参与。 这实际上不是特别受欢迎。”

VOA卫视(直播)

网络直播时事大家谈 完整版 (2017年12月14日)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