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22 2020年5月30日 星期六

武汉留学生:墙内外疫情信息差异造成与家人隔阂


资料照:北京天安门上观看早上升期仪式的人们。(2019年5月19日)

27岁的小韩是最后一批离开武汉的在美留学生之一。

“我上飞机的时候,当时(官方)还在辟谣说不会人传人,”他说。“我在美国的(1月)19号下飞机的时候,我再一看手机,官方就已经通报会人传人,很危险。”

几天后的1月23日,小韩的家乡、有1100万人口的武汉宣布封城。紧接着,湖北和中国其他地区的多座城市纷纷效仿,拉开了2019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序幕。

中国各地大规模的封城没能锁住病毒的传播。目前,全球已有超过200个国家和地区宣布出现源自武汉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近80万人感染。

美国的确诊数过去几周内迅速上升,已超出中国官方公布数字的一倍以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新冠肺炎疫情是全世界自二战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

随着中国疫情高峰期的过去,美国疫情高峰期的到来,在美中国留学生对国内家人安危的担忧也逐渐颠倒了过来:从留学生向中国寄口罩,变成了国内家人向美国寄口罩;许多留学生更是纷纷选择了回国躲避疫情。

但包括小韩在内的一些来自湖北的留学生,并不全然认同家人对美国疫情的担忧。他们认为,家人对这次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观点很大程度上基于国内网络上的不实信息。而这也导致了他们与家人间的隔阂。

对追责政府的态度

现在人在纽约长岛的小韩称,在疫情爆发期间,他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了一些批评国内疫情处理的文章,但遭到了一些家人的“政审”,认为他“不爱国”,很“负能量”,看不到国内积极的方面,要他删除有关对疫情追责的文章,并劝说他回国躲避美国的疫情。

他和家人就这一话题进行了交流。

“我后来举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我现在杀了一个人,杀了之后我认罪、改过自新,难道我就不用被追究法律责任了吗?像这个逻辑,那人死已经不能复生了嘛,那你干嘛还追究我的责任,更何况我现在已经努力向上了呀。那大家可以当无事发生吗?不能这样啊,你该追究法律责任你就是得追究啊。”

小韩说,造成武汉疫情爆发的原因就是“有些话不能随便说”的思想,他觉得一些家人现在还在维护这种思想,并试图传递给他。但他认为应该就疫情对政府一直追责下去,一直抗争下去。

“你是一个存在了70年的政府了啊,你难道还要靠表扬才能活下去吗?”

在追责这个话题上,小韩也对“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被指“散布谣言”一事的调查结果表达了不满。

曾就职于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李文亮,早在去年12月就通知了一些朋友和亲人新冠病毒的存在。但他和另外7名也发出这一消息的医生,今年1月初被武汉警方以“散布谣言”训诫。官方喉舌中央电视台也对此进行了反复的辟谣性的报道。

2月初,李文亮医生因感染新冠病毒不幸去世后,网络上出现了大规模抗议,关键词“我要言论自由”一时流行开来,但第二天便被禁。中国国家监委立即成立了调查组赴武汉对李文亮被抓一事展开了调查。

为期一个多月的调查,以将抓捕李文亮的地方派出所“对李文亮医生出具训诫书不当,执法程序不规范”作为结果告终。

小韩认为,只把当事民警作为责任人,没有说服力。

他说:“谁都知道应该处罚来自于更上面的人物。毕竟你这是造成了世界性的瘟疫。民警,我们都知道,也是接受上面的意思才做这个事情。”

同时,他觉得国内的媒体在报道中国和外国疫情上的不同偏向性有失公允。他举例说,在报道日本疫情上,国内媒体将侧重点放在“防疫不过关”、“奥运会付之东流”上。在报道韩国疫情时,侧重点则在韩国“封城不彻底”、“邪教横行”等方面。

日韩的疫情高峰期都已逐渐过去。3月31日,2020年东京奥运会组织委员会宣布将赛事推迟整整一年。韩国的防疫成效则被世界卫生组织称赞,其大规模检测的努力也被其他国专家推荐。

“国内你就见不得说别人好,”他说。“很少有客观理性的媒体站出来说一句,国外也没有这么差嘛。”

对国内外报道不对等

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上学的郑同学也认为,中国网络上的不实信息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中国民众对国内外疫情的看法,也导致了他在和父亲交流上的苦恼。

同样家乡在武汉的郑同学没有像其他留学生一样,由于武汉的封城及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旅客禁止入境而与家人分隔两岸。早在武汉疫情爆发前,他的父母就来到了美国,准备和他一起过农历新年。疫情开始后,飞往中国的航班需求量大增,一票难求,他的父母一时无机可乘、有家难回。但由于当时国内、特别是武汉疫情的严重性,回国并不是一个最佳打算。

但随着国内疫情减轻,他的父亲买到了一张回国机票,先飞回在广州的公司,以躲避美国疫情,并等待武汉市封锁的解除。

郑同学说,当父亲还在美国时,他会给他看一些被中国的“网络防火墙”拦截在外的新闻。

他说:“我会给他看一些更公正的新闻,但他回国以后他就失去这个渠道了。光靠我转述没用,他们这代人可能更相信一个比如电视上的东西。”

他认为父亲阅读的“墙内”新闻给了他“国内更安全”的感受,但郑同学并不认同,并表示普通人并不擅长鉴别国内网络上的信息。

他说:“正常人很难去区分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什么是个人观点,什么是事实,什么是数据。”

他承认,有时候觉得和父亲已经快到了“无法沟通的地步”。

他依然在美国的母亲也会在微信上收到亲戚朋友发来的不实信息,例如美中即将开战等,并劝说她回国,因为在美国“得了病没人管,会死在美国。”

“中国的新闻自由是有的,”郑同学开玩笑地说,“对于写美国,是特别自由,真自由,跟美国可能一样自由。”

但对于写国内的新闻,他认为当局有着严格的过滤。

“跟共产党相关的疫情,它是要过滤的。但对于除中国大陆以外,包括香港、澳门以外的疫情,大陆是不过滤的。”

而这种对于国内外新闻过滤的不同标准以及虚假信息的传播,他说,加深了两国之间的矛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12日在被中国封堵的社交媒体推特上发表推文,指新冠病毒可能是美军在武汉军运会期间带到中国的。这一言论随即触发美中外交上的连锁反应。

美国国务院立即召见了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总统特朗普不久也开始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以强调这次疫情的发源地。中国外交部则称世界卫生组织反对将病毒与发源地相连,反对“搞污名化”。

3月17日,中国宣布驱逐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的记者。近日,美国国会以共和党为主的多位议员要求国务院调查中国先前对疫情的隐瞒、对不实信息的宣传,以及要求中国对疫情的流行负责。

郑同学说,虚假信息和信息过滤造成的民愤、对于另外国家产生的刻板印象和偏见对两国的关系的发展无利。

“因为民间基础一旦消失了,那就真的完蛋了,官方再怎么救也很难救。”

不过,并不是所有留学生家庭都有这样的难题。

来自武汉、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上学的杨同学就称,因为他在疫情爆发后跟家人联系频繁,所以网上的不实信息并没有让家人对他的安危产生不必要的过多担心。

同样在巴尔的摩上学的湖北宜昌人方同学也说,她的家人并没有怎么受网络信息的影响。

“可能因为家里人都是医生的原因,没有那么恐慌吧,”她说。“就不太会危言耸听。这一点我一直比较放心,家人有保护意识,也很理智。”

前途未卜的未来

纽约是这次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目前的感染者数量不断逼近8万,死亡数也超过了1500。为了减缓疫情蔓延,市民们被要求待在家中。不眠之城纽约市此刻多处空空荡荡,时代广场也陷入了百年难见的安静。

几十分钟车程外,长岛上的小韩原本计划在签证到期前在曼哈顿找一份工作,本来已经约好的面试,因为疫情的不断加剧而被双方默契地取消。现在,他计划着等美中两国的疫情都缓和后,踏上回国的飞机。

“武汉人民这次受到的伤痛太大了,”他说,细数自疫情开始以来的一系列热点事件,包括失去希望的跳楼者、物资稀缺导致的高价菜、市政府用垃圾车给市民送食物等等。

“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记吧。”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