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9 2021年11月30日 星期二

“两位麦克”命运难测,牵动加拿大人心


加拿大公民康明凯(左)和迈克尔·斯帕弗被中国以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指称分别被捕。

星期四(12月10日)标志着加拿大两名麦克,麦克·科夫里格(也就是康明凯,Michael Kovrig)以及麦克·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中国政府逮捕两周年。而恰巧这一天也是“国际人权日”。圣诞节在即, 加拿大街头的圣诞装饰一如往年,圣诞树还一度卖到脱销。在浓厚的节日气氛中,加拿大媒体有不少对两名麦克的报道,令他们的遭遇更加牵动加拿大的人心。

两名麦克命运依然难测

2018年的12月10日深夜,康明凯在北京街头被中国公安人员逮捕。同一天,麦克·斯帕弗在辽宁丹东被捕 。此前九天,加拿大警方应美国司法部要求,刚在温哥华机场扣押了华为公司财务总监孟晚舟。

自从两位麦克被逮捕之后,中国政府一直施压加拿大,要求加方释放孟晚舟,换回两人,而加中关系也戏剧性地急转直下。加拿大政府总理和外交部长一直表示,令两名麦克安全获释是政府的首要任务。

目前,这两位加拿大人依然遭到单独关押,无法得到周围的信息。今年年初开始,中国政府以新冠疫情为由中断了加拿大大使馆对他们的领事服务长达十个月,而康明凯是在恢复了领事服务之后,才知道全球发生了新冠大疫情。

加拿大专家普遍认为,两个麦克前途未卜,因为中国政府的态度不可预测。他们可能很快被要求认罪并释放,也可能会被判刑,而且间谍罪的刑期不会轻。

星期四,加拿大外交部在回应美国之音中文部的问题时表示,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专门就两名麦克的遭遇发表了声明,称“面对最困难的情况,康明凯先生和斯帕弗先生展现出巨大的毅力和决心,是非凡的典范。”

前加拿大金融与自然资源高级官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Cuaig-Johnston)告诉美国之音:“这太不可思议了,已经两年了。两名麦克被捕的时候,我恰巧在上海。我发现自己的行李箱被翻查过。我把两名麦克被捕事件告诉了一位当地朋友,那位朋友告诉我,噢,中国政府有一个黑名单,上面有几百名加拿大人,可以随时作为人质来拘捕。”

她表示,这样随意扣押外国人质的行为,令人愤怒。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马克学院的亚洲与全球事务专家丽纳特·王(Lynette Ong)教授表示,目前关于两名麦克以及孟晚舟案各种信息都有,非常混乱。比如最近,有报道说,美国司法部门正在与孟晚舟讨论认罪协议;另外还有报道说,中国对两名麦克的审讯已经完成,但后来发现是误传 。这些混乱的信息使人无法对两位麦克的未来做出预测。大家除了等待,目前没有别的办法,而未来的几个月非常关键。

全球声援,声势浩大

本周,曾与康明凯长期共事的英国外交顾问查尔斯·帕顿在社交媒体上发起呼吁,号召全球民众通过当地中国大使馆给两位麦克寄送圣诞卡,以示支持。这个呼吁在推特上得到来自全球各地民众的相应,包括澳大利亚、英国、美国、韩国等国的民众纷纷在社交媒体上晒出要求当地中国大使转交给两个麦克的圣诞卡。推特上,标签 “两名麦克,#TwoMichaels”和“释放中国人质,#FreeChinaHostages”一度上了热搜。

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也参与了声援行动。在寄给两个麦克的贺卡上,她写道:“所有加拿大人都在想着你们,我们希望北京政权尽快释放你们,因为你们是无辜的。”

约翰斯顿表示,希望这些圣诞卡可以传递一个信号, 那就是从加拿大到全球,两位麦克有大量的支持者。对一个渴望成为超级大国的国家来说,对两位麦克的扣押不是正常行为, 而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所称的“毒害性外交”。

前同事发起“日行七千步”支持康明凯

被捕前,康明凯供职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是该机构的资深亚洲问题顾问。他会说中文,也曾在加拿大中国大使馆担任一等秘书,在香港、北京、以及纽约工作过。

代表国际危机组织的律师普拉文(Praveen Madhiraju )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们听说了这个寄送圣诞卡的方式。而在我们机构,同事们听说,康明凯在中国监狱狭小的空间里,坚持锻炼,阅读,和冥想。我们无法想象他遭遇的一切,只能做同样的事情来感受他的心情,也表达我们的支持。于是,我们发起了每天行走七千步的行动。”

普拉文介绍说,康明凯还喜欢做平板支撑。听说他可以撑15分钟,但目前同事中还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据媒体介绍,康明凯在狱中花大量时间阅读,比如哲学家奥勒留的《沉思录》,书信集《罗马书》和曼德拉的自传《漫漫自由路》,希望从前人的智慧和思考中汲取力量。

对另一位麦克,也就是麦克·斯帕弗,媒体报道甚少。人们只知道他是一位活跃的商人,与中国和朝鲜都有生意往来。不过,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Dominic Barton)本星期说,斯帕弗和康明凯一样坚强,没有被牢狱生活击垮。

也是在周四,非政府人权机构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向加拿大政府提交意见书,要求以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制裁两名中国官员,分别是中国国家安全部部长陈文清和公安部部长赵克志。而提交的理由就是,这两人对于公民在中国的“街头失踪”负有责任。

与两名麦克的待遇形成对照,孟晚舟诉加拿大侵犯人权

在两名麦克被关押两周年之际,孟晚舟也在温哥华的法庭继续她的拒绝引渡诉讼。她在此之前输掉了关键的“双重犯罪”诉讼。本次开庭,她主要是起诉加拿大警方在拘捕她的过程中,违反程序,与美国FBI合谋,侵犯了她的人权,要求中止引渡。

星期四,她和她的丈夫挽手离开法庭的照片登上了很多媒体。

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提醒大家,与两名麦克所遭受的待遇截然不同,孟晚舟可以聘请最好的律师,经过公开的加拿大司法程序。

孟晚舟团队本次诉讼预计在明年四月结束。她的团队已经开始筹备下一个诉讼,状告加拿大边境局拘捕程序不当。法律专家分析,孟晚舟团队会使用所有可能的诉讼,避免引渡。

加拿大专家呼吁民主国家团结对抗中国

过去两年,加拿大绝大部分常年与中国打交道的外交官以及学者对中加关系未来走向表示悲观,认为中国巨大的经济发展没有带来人们期待中的社会变革、民主法治和公民社会,加拿大对中国的判断有误。

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说,目前民主国家的一个议题就是如何联合起来应对中国挑战。例如一些民主国家已经在讨论如何建立简称为D10的联盟。所谓D10,就是在G7的美、英、法、德、日、加拿大、欧盟之外,加上印度、韩国、和澳大利亚。

约翰斯顿表示,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团队目前释放的信息是,他不会回到美国原有的策略,认为中国是朋友。而中国也证明它并不想成为西方的朋友。

丽纳特·王教授也认为,最近中国奉行强硬的外交政策, 看似可以对比自己经济体量小的国家为所欲为,但实际上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形象和声誉。现在,人们对中国的看法有了很大变化。她说,对付中国的唯一有效方式就是西方国家联合起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