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9 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一个重要的缅甸和平会议一推再推,如今又被推迟到5月。昂山素季领导的缅甸全国民主盟的政治纲领之一是推动民族和解。但是,和平进程之路并不顺利,与北部一些少数民族武装之间的问题仍未解决。3月初,接壤中国的果敢地区冲突再起,大批因战事流离失所的缅甸边民涌入中国境内。北京敦促停火,派出代表与缅北少数民族武装领导人举行会谈,试图平息边境地区的战火。分析人士认为,在缅甸的和平进程中,中国一直会扮演一个重要角色,但是这种角色将在多大程度上促进和平进程则取决于中缅两国关系的发展以及中国对其国家利益的考量。

最近发生在靠近中国边境的缅甸掸邦果敢地区的战斗已经造成数十人死亡。中国方面说,至少有两万缅甸民众逃亡到云南躲避战事。

本周,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在昆明与缅北联军的领导人举行会谈。这支联军包括缅甸民族民主联盟(果敢军)、若开邦军、德昂民族解放军和克钦独立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星期四在例行记者会上说:“果敢冲突爆发后,中方通过现有渠道做了大量劝和促谈工作,其中包括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同缅甸有关各方的接触,旨在推动事态尽快平息,维护中缅边境地区的和平稳定。”

边境安全是中国最根本利益

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东亚事务高级助理、中缅问题专家孙韵对美国之音说:“不管问题怎么解决,解不解决,至少在边境不要有武装冲突,不要有流弹打到中国境内,不要有中国人被打死,我觉得对中国来说,边境的安全和边境的稳定是最重要的利益。”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北京对缅北战事的部分担忧与“一带一路”有关。这项投入数百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一部分预计会经过缅甸直通印度洋沿岸的一个深水港,而果敢地区少数民族武装与缅甸军方的冲突破环了这个计划。

在昆明的缅甸分析人士拉岩佐(Hla Kyan Zaw)对美国之音缅甸语组说:“我认为,中国会尽一切可能保证那个地区的和平。”

北京的斡旋努力

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2015年在大选中获得压倒性的胜利,承诺达成国家的民族和解。但是民盟政府执政一年以来,少数民族武装的冲突并没有停止,局势反而有激化之势。

昂山素季希望所有少数民族武装签署全国性的和平协议,但是上述四个少数民族武装尚未签署协议。

在3月初的冲突发生之时,缅甸政府正在筹备召开第二届“21世纪彬龙会议”,会议原定于2月底举行,但现在被推迟到5月。 政府希望通过这个会议来推动与少数民族武装的对话并促成协议的签署。第一次的会议在去年8月召开,果敢军、德昂军、若开军因拒绝先解除武装而没有参加会议。当时昂山素季希望所有少数民族武装都参加,但是缅甸军方要求这三支武装必须先放下武装才能受邀参会。

北京表示,中国支持缅甸推进和平进程,并且根据缅方意愿,北京“在缅和平进程中发挥劝和促谈的建设性作用”。

孙韵说,在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执政之后,中缅两国关系改善,中国在促进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和中央政府和解方面也比过去几年做了更多的斡旋努力。

自去年11月以来,中国和缅甸举行了两次高层会谈,孙国祥此前也与缅北少数武装领导人有过两次会谈。此外,中国也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支持和平会谈。

不过,孙韵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说,虽然中国支持缅甸达成和平,但这并不意味着北京认为,缅甸会在可预见的将来达成全面和平,因此北京优先考虑的是如何对各种可能出现的不确定情况做好准备,并在整个进程中取得最大的灵活性。

她说:“从政策分析的角度来说,中国要判断的是,如果达不成和平,如果在可预见的未来,武装冲突,或者不和不战的状态继续的话,那中国要做什么样的准备?”

不过她指出,在缅甸和平进程的问题上,中国的角色只能是协调者(coordinator),而不是法官(judge),中国无法将一个全国和平协议强加于缅北武装,也不可能与缅甸军方合作将这些武装组织铲除。

与缅北武装的联系引质疑

但是,中国与缅北少数民族武装之间持续的联系也被一些人视为是向这些组织的生存和斗争提供支持。

这四个武装与中国境内的族群有着历史和文化上的共同纽带,同时也拥有政治和经济上的联系。尤其是果敢人,他们是华人。在果然人聚居的地区,店铺的招牌,当地人使用的语言是中文。果敢地区移动电话用的是中国云南的移动电话网络。果敢军还在中国的微信等社交媒体上开设有公众号,向华语世界发布他们的资讯,他们也有中国的银行账户,接受中国民众的捐款。

另一方面,有报道指出,果敢军使用的一些武器来自中国或是中式武器。

孙韵星期四在美国和平研究所举办的有关缅甸和平与冲突的讨论会上说,确实有证据表明中国境内的个人或企业组织向这些武装提供支持,但是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这种支持与中国政府有关联。

她说,中国中央政府的立场一直是不干涉内政,在缅北少数民族的问题上不设立场,但是在实际操作中,确实会存在一些疑问,比如:跨境民族之间的相互支持是否代表中国的立场,以及中国一些个人和企业与缅北之间的交易是否代表中国的立场?

北京和地方利益或不一致

乔治城大学亚洲研究荣休教授戴维·斯坦伯格(David Steinberg)说:“北京不是昆明,昆明也不是中缅边境上的县。他们有各自不同的利益,有时候优先考虑的东西也不同。有时候县一级是会出现非法活动。”

他表示,北京如果可以更积极地对边境地区的非法活动加强控制,将会有所裨益。

但是,中国是否会立场强硬,对个人和企业行为进行强有力的控制,中国的态度似乎比较模糊。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星期四在记者会上表示过:“我们绝对不会允许任何组织和个人利用中国的领土从事破坏中缅关系和边境地区问题的活动,那么对于任何违法违规的行为,我们都会依法依规的处理。”

但是她的这句话之后没有出现在外交部网站的发言人表态的问答页面上。

中国的其他利益考量

孙韵认为,如果中国政府想要采取强硬措施,是能够做到的,但是北京可能还有其他方面的考虑。

她说:“他现在对缅甸可能有其他的考量,这个是中国政策圈一直都有的,就是,我为什么要帮缅甸中央政府解决少数民族的问题?你一边停我的水坝,另一方面破坏我在缅甸的经济项目,然后你还想要和西方国家合作,那对我来说,如果你是一个战略威胁,我为什么要帮你实现你的国家的一个大的目标?所以这种声音在中国是有的。”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