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53 2022年6月27日 星期一

中俄抱团更紧密,专制轴心露端倪?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

过去几年来,中俄在军事、政治和经济上的合作日益密切,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的会晤将这种关系更进一步。双方签署一系列经贸合作协议,称两国合作“没有禁区”,并宣称全球秩序的“新时代”。一些分析认为,西方担心的以中俄为中心的专制轴心正在形成,威胁现有的自由民主国际秩序。也有观察人士说,尽管中俄日益紧密,这种关系具有局限性。

在西方国家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以及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感到担忧的背景之下,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北京举行面对面会晤,以显示两国间“没有止境”的友谊以及在国际事务上的相互支持。

双方在会晤后发表一份涵盖广泛的联合声明,中国官媒新华社说,声明“集中阐述中俄在民主观、发展观、安全观、秩序观的共同立场。”

声明多次点名或不点名指责美国及其在欧洲和亚洲的联盟体系,称“国际上少数势力继续顽固奉行单边主义,诉诸强权政治,干涉他国内政,损害他国正当权益,制造矛盾、分歧和对抗。”中国表示反对北约的进一步扩张,俄罗斯支持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

克弗普茨:中俄根据自身利益来塑造世界秩序

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罗德里克·克弗普茨(Roderick Kefferpütz)对美国之音说:“这个宣言标志着中俄关系发展为对抗西方在欧洲和亚洲影响力的共同阵线。其目的是保障两国的地缘政治空间,并根据他们的利益来塑造世界秩序。”

《华盛顿邮报》在星期一的社评中说,中俄联手寻求的是“为独裁统治打造安全的世界。”社评说,这是自冷战初期毛泽东和斯大林结盟以来,北京和莫斯科如此公开以及全面地承诺在全球事务中进行合作。

除了安全之外,两国表示将积极推进共建“一带一路”和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合作,并承诺在北极、太空、气候变化、反恐、互联网以及人工智能等方面展开合作。

在政治上,中俄两国在联合声明中称,“民主是全人类共同价值”,但“各国人民有权选择适合本国国情的民主实践形式和方式”,并宣称这两个威权国家都在按照各自的“民主传统”实践民主。

两国谴责利用人权和民主向别国施压,“反对外部势力破坏两国共同周边地区安全和稳定”以及“以任何借口干涉主权国家内政”,反对“颜色革命”,并呼吁捍卫“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魏茨:中俄关注的民主不是国家内部的民主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政治-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 魏茨博士(Richard Weitz)认为,中俄所谓民主指的是国际关系中的民主,即“所有国家都应当通过联合国参与,没有国家——即美国,比其他国家——即俄罗斯和中国更优越。……他们关注的是国际关系间各个大国之间的民主,而不是国家内部的民主。”

魏茨指出,在中俄强调的通过联合国参与的国际体系之下,中国和俄罗斯作为具有否决权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实际上拥有“特权地位”(privileged position)。

加拿大渥太华智库麦克唐纳-洛里埃研究所地缘政治专家巴尔坎·德夫伦博士(Balkan Devlen)对美国之音表示,中俄想要的国际秩序是地区大国来主导地区事务,“像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大国拥有自己的影响力范围,可以命令其他国家能做和不能做什么,然后不会在人权和民主等普世价值观上遭到世界其他国家的反对。换句话说,就是让世界对专制独裁来说是安全的,在这些国家没有媒体自由和言论自由。”

德夫伦:中俄为主的专制轴心正在形成

他认为,受到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驱使,为了维护政权稳定,以及深信西方正处于衰弱之中,一个以俄罗斯和中国为中心的专制轴心正在形成。他说,这个轴心的形成并不是因为威权国家之间想要相互扶持,而是因为他们感觉现有国际秩序对他们的政权形成威胁,想要确保一个对威权制度来说是安全的世界。

德夫伦指出:“重要的一点是,这不意味着中国或俄罗斯会愿意承受巨大代价而去捍卫对方,也不意味着他们会承受高风险去帮助对方。”

哈德逊研究所的魏茨也认为,中俄之间是联合(alignment),但并不是同盟(alliance)。他说:“他们当然在很多问题上相互合作并且有类似的观念,但是同盟意味着一方受到攻击,另一方给予防卫承诺,他们不会这样做。”

虽然中俄在上周的联合声明中说两国合作“没有禁区”,但是两国在描述双边关系时特地避免使用“同盟”一词,而是称“中俄新型国家间关系超越冷战时期的军事政治同盟关系模式。”

雷丁:中俄关系也可能遇冷

兰德公司政治学家安德鲁·雷丁(Andrew Radin)认为,虽然中俄两国在他们所认为的对于维持他们的治理模式非常重要的领域合作,但是促使两国走近的驱动力更多的是“他们对于美国和西方的共同担忧。”

他去年撰写的一份报告指出,虽然中俄关系目前处于积极的轨道上,但两国关系也有可能遇冷,“如果西方国家放弃对俄罗斯的制裁,并寻求与俄罗斯持续的积极互动,这种结果是可能的。”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中俄的联合声明似乎也表明双方并不愿意为了对方冒太大风险。他说,声明中没有很多对俄罗斯要求的具体支持,比如在乌克兰问题上只是表示反对北约的进一步扩张,如果冲突爆发,中国是否会比以前更直接的介入,还是让人持怀疑态度的。中国过去没有支持俄罗斯2008年入侵格鲁吉亚和2014年入侵乌克兰,也没有承认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

一些观察人士指出,目前来看,中俄间的关系并不平等。墨卡托中国研究所的克弗普茨在提到中俄联合声明时说:“这不是一份平等的声明。中国在意识形态上处于主导,在经济和技术方面取得进展,并且获得了俄罗斯在印太事务上的支持。”

长期应对之道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虽然中俄之间有潜在冲突点和分歧,两国也许也会和冷战时期那样最终关系恶化,但是西方需要做好长期应对的准备。

兰德公司的雷丁说:“鉴于目前在欧洲和印太的政策,美国想要把俄罗斯和中国分开,能做的不多。美国能做的是准备好应对中国与俄罗斯之间继续扩大的合作。”

麦克唐纳-洛里埃研究所的德夫伦认为,中俄专制轴心可能是未来十年国际关系当中的一个重要特点,西方国家应对此做好准备。

他认为,试图分化中俄关系并非明智之举,因为此举将会导致向中国或俄罗斯做出让步,削弱西方。更好的应对措施是西方民主国家之间加强合作,采取多层次和多边战略,比如需要在共同利益和价值观方面有更明确的阐述与协作,并且在不同的组织更好的协调行动,善于利用不同国家在不同地区和议题上的力量和影响力。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22年6月27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8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