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55 2020年8月6日 星期四

北京二次病毒或源自东南亚,专家指对防治价值不大


六月初,新冠病毒在北京死灰复燃,让人们再度如临大敌。图为北京市民在一体育中心排队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一名警察做出禁止的手式。(路透社2020年6月17日资料照)

一份尚未经过同行评议的研究显示,6月初致使北京300多人感染的新冠病毒株,可能源自南亚或东南亚国家。美国医学专家认为,该研究结果为追溯病毒最初起源提供了相关信息,但对于当前的预防和治疗价值甚微。

生命科学印行前(preprint)网站”biorxiv.org” 于2020年6月30日刊登了哈佛大学一个团队的研究报告

研究人员对6月份从北京最新一轮新冠病毒病例中,采集的三个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进行了分析和检视,并且与来自全球各地的7千643份样本进行比对。

报告的第一作者乔治·哈恩(Georg Hahn) 是哈佛大学生物统计学研究员。这份研究报告说:“鉴于最近这些病例的分支几乎全部来自于南亚(东南亚)地区,这可能意味着,北京最新发现的病例可能是通过南亚(东南亚)重新传播回到中国的。”

这项研究基于一个工作假说(working hypothesis),即北京新发现的病例全部是“输入”性的。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认为,虽然新病例没有形成新的病例群,但它们属于不同的病例组,除了中国(2020年3月)的少数早期病例外,这些病例绝大部分是来自欧洲和东南亚(东亚)病例。根据测序时间戳,这些组团中最近的病例来自东南亚,这可能意味着北京的新病例,可归因于来自东南亚病例的传播。

哈佛大学研究团队发现,从北京采集的三个基因序列显示,与2月至5月间欧洲的病例最为近似,同时也非常相似于5月至6月间南亚及东南亚的病例。研究还发现,这三个病毒基因序列,同时也与中国3月份时的一小部分感染病例类似;表明这个病毒株可能最早在中国出现,三个月之后又回到中国。

美国流行病和卫生安全专家对这项研究的发现并不感到“惊奇”,认为这只是进一步揭示了此次新冠病毒的传播范围之广和传播路径之复杂;为追溯病毒的最初起源提供了相关信息,但对于当前新冠病毒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方法价值不大。

流行病专家、乔治城大学医学院教授刘成龙(Dr. Chenglong Liu)对美国之音说:“病毒基因序列对比分析主要通过对不同样样本的病毒序列进行相关分析,再结合样本监测的时间顺序,可大致描述病毒的进化过程。该研究提示,北京最近发现的病毒可能来自东南亚或者欧洲,为外源输入病例。”

劳拉·卡恩医生(Dr. Laura H. Kahn)是普林斯顿大学科学全球安全项目研究员。卡恩医生认为,这些发现只是表明,该病毒已经传播到世界各地,并且正在返回中国。“我们知道病毒是高度可传播的,所以这些发现不足为奇。不会改变当前的预防和治疗战略,”她说。

刘成龙医生则认为,哈佛大学这组科学家的研究发现进一步警示,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的预防“要求重视外源性病例的控制,需要尽可能地切断传播途径”。

关于这项研究结果是否影响当前新冠疫情的防治战略,普林斯顿大学的卡恩医生对美国之音说,目前既无疫苗也无药物的情况下,“保持社交疏远、戴口罩,以及保护最脆弱的人群:老年人、肥胖者、慢性病患者等等,仍然是防止新冠疫情第二波爆发的最重要的策略。此外,政府领导人有效的措施也是必不可少的。”

刘成龙认为,该项研究只是做了病毒序列相关性研究,能提供一些病毒来源的线索,“但对预防第二次爆发的价值不大”。预防第二次爆发的关键,还是要加大传染病防治三大措施(发现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和保护易感人群)的实施力度。

他补充说:“由于 Covid-19现在还没有特效药,也没有疫苗;这些病毒突变是否会影响到药物和疫苗的制备需要进一步研究。”

至于哈佛大学团队的研究如果通过同行评审、并证明在科学上是合理的,多大程度上有助于追踪新型冠状病毒的最初起源,流行病专家刘成龙认为,病毒基因序列对比分析对病毒的溯源可以提供一些信息。

“但也很难确定病毒的起源地,因为统计上的相关关系并不能简单地解释为因果关系,”他说。

刘成龙对美国之音表示,在判断病毒起源时应当综合各种信息进行判断。比如,病毒在不同地方被发现的时间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对过去储存样本进行回溯性研究,查找病毒基因或抗体最早出现的时间,可以提供非常有价值的信息”。

美国知名病毒学家、马里兰大学医学院教授赵玉琪(Prof. Richard Zhao),对哈恩团队研究对追溯病毒始源的价值不以为然。“关于新冠病毒的起源,现在已经陷入‘他说和她说’的境地,” 赵玉琪说。

赵玉琪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CDC)最近的数据,并没有将北京新病毒与中国的任何毒株联系起来,而是与欧洲有关。这与哈佛学者的这份研究截然不同。“更有甚者,我上周看到另一份来自意大利的报告,说他们从2019年初收集的污水样本中,也已经检测出新冠病毒。 众说纷纭的时候,你该相信谁的?”

中国疾控中心首席科学家吴尊友(Zunyou Wu)也对媒体表示,该项研究的发现无法得出所称的结论,北京新出现的新冠病毒“源自于哪里都有可能”。吴尊友本星期早些时候对官方媒体“中新社”说:“基因测序显示,北京的病毒不可能来自动物,也不是衍生于早期流行的病毒株。”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官网显示,吴尊友1995年在该校获得流行病学博士学位,目前担任该校公共卫生学院客座教授。

马里兰大学病毒学家赵玉琪对美国之音表示,作为病毒专家,对待病毒始源的底线是:目前还无法验证哪些结果是真,哪些结果是假;因为这需要扎实的证据去证实。

“更何况许多情况下,有人把病毒和病毒始源与政治混为一谈。因此,在同行评议或者独立研究验证这些研究结果之前,我无法对该研究结果发表评论,”他说。

网站“bioRxiv”自我介绍说:“该网站是一项免费服务,在线存档和发行生命科学研究中尚未发表的印行前文本。”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