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 2021年10月29日 星期五

被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协议冷落的加拿大和新西兰放下心结


新西兰国防军人参加洪水救援(2021年5月30日)

就在专家们还在适应突然宣布的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协议的影响时,对该协议可能破坏“五眼联盟”的初始担忧似乎正在缓解。

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协议9月15日宣布后,国际关注的重点在中国和法国的愤怒反应。

但协议的宣布也让“五眼联盟”的另外两个成员国加拿大和新西兰感到有些沮丧。

新西兰立即宣布说,协议中要建造的澳大利亚核动力潜艇将不许在新西兰水域停泊。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距9月20日的联邦大选前几天不得不解释加拿大未能参加这项协议的原因。

加拿大军事分析人士说,加拿大被排除在外,主要是因为加拿大对核潜艇计划做不出什么贡献。加拿大《国家邮报》报道说,特鲁多认为这个协议对“五眼联盟”没有影响。

特鲁多最终赢得连任。加拿大军事杂志《战斗精神》(Esprit De Corps)还在为本周的“对加拿大的怠慢”撰文时,其他分析人士已经就此抛开了。麦克唐纳-洛里埃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星期四发布的报告就集中探讨加拿大能够以其它方式对“五眼联盟”做出贡献。

新西兰对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协议的最初担忧也已经消退,因为公众认识到新西兰拒绝军事使用核能让它无法参加该协议。

新西兰防御安全媒体(Defsec Media)总编辑戴农(Nicholas Dynon)说,“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协议立即成为这里的新闻,”“但24小时的新闻周期继续更新。”

戴农对美国之音说,新西兰被协议排除在外的原因很多与加拿大相同,主要是无法对一个似乎是专门遏制中国的外交和领土扩张的联盟做不出什么贡献。

他说,“有些评论人士说,新西兰被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协议怠慢是因为新西兰政府与北京过于热络,”“这有点是空想。”

新西兰对“五眼联盟”的贡献有限。其情报局仅有雇员大约300人,而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情报局都有雇员数千人。新西兰的海军只有两艘护卫舰、四艘巡逻艇、一艘补给油船、一艘战略海运船和一艘海洋地质勘探船。

加拿大前情报分析员古尔斯基(Phil Gurski)说,“他们的天然控制范围是南太平洋上几个小岛。”

古尔斯基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十分专业,十分能干,”“但他们太小,没有其它四只眼睛那么大的影响。如果他们明天就停止情报搜集,其他四眼就会填补空缺。”

华盛顿美国企业研究所分析师库伯(Zack Cooper)对美国之音说,新西兰的自身政策让其很难参加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协议。

他说,“新西兰对军事使用核能非常公开地表示反对,让新西兰自身无法采购任何的核能力。”

库伯说,“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依然可能把新西兰纳入某种更广泛的防务科技合作,”“但我认为核动力潜艇对现有协议是如此重要,这很难实现。”

新西兰外交政策专家霍德利(Stephen Hoadley)对美国之音说,新西兰因经济原因,不参加协议可能会更高兴。

他说,“新西兰可能会对人权和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问题发声,但其经济要务驱动大部分的外交政策,”“这意味着为了贸易利益与中国和睦相处,为了自由贸易协定与英国和欧盟进行谈判。”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