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8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缅军方停止清剿 罗兴亚穆斯林仍不愿返乡

  • 美国之音

2016年5月3日,在缅甸西部实兑附近的诺开邦,大火摧毁了流离失所的罗欣亚穆斯林的临时住所,一群男童正在烧毁的住房废墟中寻找有用物品。

缅甸当局上星期宣布,缅甸军队在若开邦北部地区为期四个月的反叛乱行动结束。缅军被指控在若开邦侵犯人权,包括杀害和强奸罗兴亚穆斯林。政府军打击叛乱行动期间,罗兴亚少数族裔社区的成员逃到孟加拉国避难,现在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成员不愿意返回家乡。

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办公室上星期在一份声明中引述国家安全顾问东吞的话说,若开邦北部的局势得到稳定,军方的清剿行动结束。

不过许多罗兴亚人表示,军事行动是结束了,但是缅甸的形势仍然对他们不利。

30岁的罗兴亚难民迪尔·莫哈默德在他居住的科克斯巴扎尔地区简陋的聚居区对美国之音说,“军事行动也许是结束了,但是缅甸罗兴亚人受到的压制没有结束。罗兴亚人在缅甸仍然不能毫无拘束的从事捕捞、农耕以及捡拾木柴等跟日常生活相关的活动。” 他说,“如果发现罗兴亚人从事了上述活动,警察就会抓他们。对缅甸的全体罗兴亚人来说,生活继续充满艰辛。”迪尔接着说,“在这种形式下,我不会回到缅甸。我认为孟加拉国的新难民中多达96%或者97%的人都不愿返回缅甸。”

罗兴亚人族群领袖努尔·伊斯拉姆说,在最近这次军方镇压行动中逃离缅甸的罗兴亚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亲眼目睹了杀戮和酷刑,他们感到惊恐万分,不敢回到若开邦的家中。

努尔·伊斯兰是设在英国的阿拉干罗兴亚民族组织的主席,目前人在科克斯巴扎尔。他说,“过去几个星期,若开邦的暴力稍微平息,一些罗兴亚人便开始从孟加拉国返回家园。他们中绝大多数为了躲避暴力仓皇出逃,而把家人留在若开邦。他们回到缅甸主要是为了把他们维持生计的营生做一个收尾,然后带着家人回到孟加拉国。”

伊斯兰说,“军方的镇压或许结束了,但是对缅甸罗兴亚人的镇压以许多其它的方式正在继续着。所有的罗兴亚难民都清楚他们在缅甸将面临的危险和艰辛。所以,孟加拉国的罗兴亚难民基本都不愿意返回缅甸。”

虐待指称

去年十月九日,九名警察在若开邦遭遇武装袭击被打死,接着缅甸军方在当地发动的“清剿行动”,清查反叛分子。缅甸当局认为武装袭击是罗兴亚反政府人员干的。

清剿行动开始不久,罗兴亚人便开始逃离,他们指责军人、警察和当地的佛教组织对他们进行虐待,包括强奸、屠杀以及纵火等。而佛教组织配合了军方的围捕行动。

罗兴亚族群领袖估计,多达10万罗兴亚人越境进入孟加拉国。

本月稍早,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表示,缅甸安全部队在若开邦北部的行动极有可能“犯下反人类罪”。

此后一星期,在罗兴亚难民营工作的联合国两位高级官员说,缅甸军队在若开邦北部四个月的行动中,至少1000名罗兴亚人被打死。

然而,缅甸总统发言人佐泰上星期引用军方报告说,行动中有不到100人被打死。缅甸政府一再否认这次军事行动中对罗兴亚人普遍虐待的指称。

身份问题

根据缅甸1982年一项有争议的法律,罗兴亚人不具公民资格。缅甸2014年的人口普查将罗兴亚社区排除在外,政府拒绝认定他们罗兴亚人的身份,而他们也拒绝被归类为“孟加拉人”。​

根据缅甸1982年一项有争议的法律,罗兴亚人不具公民资格。缅甸2014年的人口普查将罗兴亚社区排除在外,政府拒绝认定他们罗兴亚人的身份,而他们也拒绝被归类为“孟加拉人”。

若开邦的罗兴亚权利活动人士昂昂说,罗兴亚人被迫接受当局的国民验证卡,最近的一些案例中,拒绝接受国民验证卡的罗兴亚人被抓捕。

权利活动人士昂昂对美国之音说,“持有国民验证卡的罗兴亚人实际上意味着,他不是缅甸的公民,而是被承认的孟加拉移民。因此绝大多数罗兴亚人不愿意接受国民验证卡。最近几个星期,在许多村庄,缅甸安全部队不准许罗兴亚人迁出他们的村庄,除非他们能够出示自己的国民验证卡。受到这项限制搬迁新规的约束,罗兴亚人无法在若开邦从事与生计相关的活动,从而陷入新的悲惨境遇。”

昂昂说,“在这种形势下,我们担心今后将有更多的阿拉干(或称若开)罗兴亚人离开缅甸。因此不难理解,尽管军方几个星期之前停止了安全行动,孟加拉国的罗兴亚难民却不急于返家。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