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2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中国访民诉国家信访局 连日抗议法院拒受理


来自中国各地访民几十人连续数天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交诉状,针对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发表不实言论,起诉国家信访局不作为。法院拒绝立案,并派法警在法院外阻止访民进入法院,引发访民不满,访民们每天都在法院外面集体抗议。事关中共领导层人事布局的19大日趋临近之际,这些在北京举行的抗议活动备受关注。

今年3月北京人大政协两会期间,中国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对媒体表示,2016年全国信访案件解决了80%,在国家信访局网站上投诉解决的案件有60%左右,访民认为舒晓琴言论不实,因而提起行政诉讼,控告国家信访局不作为。

连日来,几乎每天都有几十名到上百名访民在法院外呼喊口号,要求见院长。8月7日和8日,又有数十名访民在北京一中院门口聚集,当局派出公安到场戒备。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资料照片)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资料照片)

曾到现场的辽宁丹东维权人士姜家文对美国之音表示,8日仍有部分访民到一中院聚集,目前在现场戒备的警方没有采取镇压行动。

姜家文:当局没有镇压之前每天都会有(访民集体抗议),因为访民在不断觉醒,并渐进绝望状态。

网络视频显示,法院内一名不愿透露身份和职位的工作人员对访民称,已经收到一些材料,再收就没有意义了,结果都是不予受理,引发访民不满。访民认为,递交的诉状均为不同个案。

这些访民认为,现有信访制度不但不起作用,反而成为国家信访局与地方政府权钱交易的渠道,并利用维稳经费从中牟利。

安徽省前检察院检察官沈良庆认为,中国多年以来上访问题得不到解决,根本上属于制度问题。沈良庆称,设立信访制度的最初目的在于搜集信息,掌握社情,而非解决问题,现在信访制度给当局带来了相当大的维稳压力。

沈良庆:在这种情况下信访制度不解决问题,访民要求取消信访制度倒是很正常。按道理讲访民向国际机关请愿,希望解决问题。他们应该很欢迎这个制度,他没有其他渠道,这是最后的稻草,但是发现这个渠道不解决问题。

黑龙江访民郝淑娥周一上午到北京市一中院外。她对美国之音表示,当时约有200多人在法院门口聚集,近期几乎每天有访民来到法院,很多向法院提交诉状的访民没有得到立案,少数得到立案的访民则拿不到立案通知。

郝淑娥:天天都有人去,不是去几次的事了,最近一段时间基本上天天都有访民去要求立案,国家信访局就是摆设,根本不解决访民的诉求。我们觉得到信访局没有用了,各个信访口没有用了,这样子还不如取缔呢。本来以为起诉能立案有效果,可是立案也没效果,剩下一批根本不给立案了。

郝淑娥称此次起诉国家信访局是希望在中共19大前,自己的案子能有个说法。

沈良庆认为,中共日常采取运动式治理的方式,每逢重大事件或者敏感时期就会加强维稳,不过近年来当局执政风格转变,胡温时期当局唱道德高调,近年来对于访民打压态势日趋强硬。

胡温时代早期曾有访民当面向时任总理温家宝递交诉状,其反映的问题据说获得了一定程度解决,但后期许多访民遭到地方当局打击摧残,访民被抓捕拘留关黑监狱送劳教所成为常事。著名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2014年在狱中病重不治身亡和黑龙江访民徐纯合2015年被警察殴打枪杀,是中共18大后发生的两个影响很大的访民非正常死亡案例。

近年来,中国访民出国告洋状和在海外拦截中国高官喊冤的事件渐趋增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期间,其车队几乎每次出行都遇到访民拦车递状子的尴尬场面。2015年9月,习近平在华盛顿进行国事访问期间被拦车后曾派两名官员收下北京访民李焕君等人的诉状,但官方至今未对诉状作出回应。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