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14 2018年7月23日 星期一

东北亚蓬勃贸易与地缘政治紧张的冲突


中国海监船51号(中)在东中国海域的钓鱼岛,日本称作尖阁列岛的有争议海岛旁航行,日本海岸警卫队的船只在旁(右),前船为日本渔船。(2013年7月1日)

日本政府周二(2月13日)又向中国抗议中国3艘海警船当天再次侵犯东中国海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周边日本有主权声索的领海,这是2012年以来横在中日关系里的领土纠纷常态。首相官邸还继今年1月中国核潜艇和巡航舰出现在尖阁诸岛毗邻海域后提升警戒的态势,再次把官邸内危机管理中心的情报联络室升格为官邸对策室,加强收集情报和警戒、监视中国船舰。

日中5年来频繁的领土纠纷不仅影响着两国借今年缔结《和平友好条约》40周年来改善政治关系的气氛,而且突出了中日通过中日韩缔结自由贸易协定(FTA)来促进东北亚贸易和互惠地缘政治战略陷入领土纠纷沼泽不能自拔的现状。

经济成长核心

日本经济产业省说明日中韩FTA目标:“2012年日中韩三国国民生产总值(GDP)已占全球21.1%、贸易额占世界19.2%,日中韩对世界经济影响很大,也是世界经济成长中心-亚洲的中核存在。”

2007年起,中国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中国是日本最大进口国;2009年至2012年还是日本最大出口国,2013年以来退居美国之后。

2003年以前,日本持续11年是中国最大贸易伙伴国;2004年后退居美国之后(不算中国与欧盟、东盟、香港区域伙伴关系)。

日本财务省统计,去年11月日本对中国的进出口贸易都刷新有统计以来的单月最高额记录。其中从中国进口通讯器材比前年同期增加46.9%带动,达到1.8107万亿日元(约168亿美元);日本对中国出口以半导体装置同比增加68.9%带动,达到1.3797万亿日元(约128亿美元)。

一向折衷中日统计的日本贸易振兴机构计算,去年上半年中日贸易总额超过1402亿美元,占日本整体贸易额的21.1%。韩国是日本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国,但日韩贸易额二十一世纪以来每年介于6万亿与10万亿日元之间波动,而中韩贸易2014年以前基本处于增幅显著的趋势。

2016年10月4日,中国游客在日本东京银座购物区的一条街上等待巴士。
2016年10月4日,中国游客在日本东京银座购物区的一条街上等待巴士。

谋求战略互惠

中日韩三国2003年开始民间研究、2009年首脑同意联合产官学界研究、2011年结束研究并发表联合声明、2012年宣布开始谈判缔结FTA。

日本特定非盈利活动法人日中产官学交流机构理事长清川佑二指出,日中韩缔结FTA的愿望,既是为了制定新通商秩序来促进地区贸易更蓬勃,也是推动地区发展与安定的地缘政治关系。他说:“2001年前中国总理朱镕基基于中国对加盟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深切关心,提出2001年起致力第一年贸易、第二年直接投资、第三年起用7年时间争取缔结中日韩FTA的目标。韩国提出三国联合研究的建议,中国赞同、日本有些消极,但还是参与了。在三国首脑良好关系下,三国开始奔FTA目标。”

中国武警2012年9月19日在日本大使馆入口外面携带盾牌行进。此前几天,中国各地针对钓鱼岛问题爆发了愤怒示威。
中国武警2012年9月19日在日本大使馆入口外面携带盾牌行进。此前几天,中国各地针对钓鱼岛问题爆发了愤怒示威。

清川指出,虽然2001年至2005年因靖国神社问题影响日中关系,2005年中国各地爆发反日运动,但2006年安倍晋三首次执政、访华提出战略互惠关系建议,还是得到当时胡锦涛领导的中国政府回应。2007年温家宝也访日并在国会演讲,倡导中日友好令日本国民印象深刻。2008年胡锦涛访日,更以强调面向未来的意志发表《联合声明》,也含两国战略互惠关系。

清川认为,08年至2012年虽说中国在“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举行追悼等针对历史纠纷活动,日本也开始推动参加TPP(环太平洋经济伙伴协定)谈判,但日中韩首脑仍互访、对话,“这5年可算是东北亚历史上首次日中韩三国关系正常的时代,2012年5月三国首脑在北京举行三国峰会时,基于温家宝的建议,发表了同年开始三国谈判缔结FTA的《联合声明》。”

领土纠纷乱阵

2012年8月前韩国总统李明博忽然登上日韩有领土纠纷的竹岛(韩国称独岛)视察,随后又要求日本天皇为二战谢罪,令日韩关系迅速恶化;9月前日本首相野田佳彦的政权决定政府购入尖阁诸岛令日中关系恶化。不过清川指出,尽管如此,时任日本经产大臣的枝野幸男、中国商务部长的陈德铭、韩国通商谈判部长的朴泰镐11月还是举行了缔结FTA的部长级谈判。

2013年后,谈判虽定期举行了4次,但降到副部长级以下。他说:“三国领导人的热情也与以前对照鲜明,很多实质问题需要政治决断、最终领导人参与,但三国领导人显然都没发挥政治作用。”

清川说,中国对缔结日中韩FTA的态度一向较积极,在总理李克强的领导下也显示过推进立场。但韩国2015年与中国缔结两国FTA,就对日中韩三国FTA热情转冷。

中韩经济彼此互补性低,缔结FTA并没带动韩国期待的贸易效果,可能也影响韩国消极看待日中韩FTA。2016年伴随中国无法牵制朝鲜的状况持续,韩国结束与中国“蜜月”、探讨部署美国萨德导弹防御系统(THAAD),中韩政治关系恶化并延续至今。

日韩关系近年因慰安妇像开始进一步交恶,去年文在寅政权显示有意推翻日韩《有关慰安妇问题的协定》更令日韩政治关系大幅恶化,目前日本还高度警惕文在寅政权对朝融和的政策。

欠缺战略智慧

清川指出,日中韩三国FTA与TPP等其它日本谋求的自由贸易协定可并行推进,但日中韩FTA对地区依存关系、地缘政治关系意义更重大,而且日中韩FTA可促进其它自由贸易协定。他说:“高度贸易保护主义是引起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大原因,一想到世界在反省二战的基础上创设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等体制,就期待亚洲出现新通商秩序来刺激停滞的WTO新多边贸易谈判并通过促进WTO进化规则,实现世界更自由的通商经济关系。”

近年中国一些学者也指出东北亚既存在炫目世界的经济发展速度,也具备了世界最敏感的地缘战略冲突因素和棘手的领土、历史难题。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朱锋去年在他的论文“东亚政治开启‘新三国演义’”中说:“十九世纪末以来,中日韩从未出现过同时强大和繁荣的局面,东亚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出现陆、海分离的地缘政治结构开始被打破的现实,而观念与制度层面更是前所未有的分裂。再加上美国因素的牵引与干扰,中日韩关系的‘新三国演义‘充斥争议和对立实属正常。”

朱锋呼吁中国放宽心胸,理解日韩优先关切安全是国际关系现实,用自信、宽容和坚定的战略意志,演好东亚共存共荣的“新三国演义”,改善与日韩的关系。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