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10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英国保守党的民调支持率大幅度领先对手。保守党的支持率从来没有在面临大选之际这么高过,超过1980年代撒切尔夫人如日中天的时期。

保守党这次大选可望获得下议院绝对多数席位,并为下个月主要在野党、科宾领导的工党惨败而高兴。

但保守党在下议院占绝对多数的前景令一些包括支持保守党的评论人士在内的人感到担心。他们担心选举后的英国政府能否有制约和问责,以及是否还承认少数党的权利等等更广泛的影响。

本星期,随着各个政党开始正式进行竞选,而这次选举的主要议题全是去年6月英国全民公投决定退出欧盟,人们在这方面的担心多起来。工党试图让选民关注英国公共服务机构的惨状。这是工党的强项所在。但工党的竞选出师不利。星期二在接受电台一个重要访谈节目采访的时候,工党有影响力的议员阿伯特谈论工党计划增加政府拨款雇佣更多的警察,结果乱说一气,招致媒体的嘲笑。

保守党立即抓住这个机会,指出这证明选民不能放心地把公款交给这样的政党。最近的民意测验显示,就运营英国的全国医疗保健部门而言,公众更信任保守党而不是工党。这是民意的大转变。

政治评论家伊恩·马丁支持英国退出欧盟。但他也担心保守党在大选中大获全胜会对英国的民主制度不利。他说,“作为一个投票赞同英国退出欧盟的人,这本来应当让我感到欣慰,因为6月8日的大选带来的议会多数会让首相在今后的谈判中底气更足。”

马丁在《泰晤士报》发表的专栏中写道,“我非但没有感到欣慰,反而是感到深度的不安,对保守党的获胜规模及其意义感到不安。除了英国退欧之外,这次选举让我忐忑不安。”

信奉经典的自由传统的英国政治哲学家跟美国的同行一样,长久以来一直担心政府过强的问题。

这也是美国的开国元勋探寻的一个问题。开国元勋之一约翰·亚当斯所说的“多数暴政”的提法眼下在英国广为流传。

在特蕾莎·梅首相上个月宣布举行选举之前,就有人担心保守党会不顾异议一意孤行。首相先前保证说不会提前举行议会选举。

在去年6月引起英国公众分裂的脱欧公投中,有百分之五十二的选民赞同脱欧。随后就有一些保守党重量级人物担心特蕾莎·梅会一心一意,把公投结果解释为英国公众赞同大幅度同脱离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欧盟经济体。他们对她领导的政府决定从欧盟单一市场退出感到非常愤怒。从理论上说,即使是英国放弃欧盟成员国地位,只要是同意欧洲人可以在英国不受阻碍地生活和工作,英国也可以有欧盟单一市场准入权。

撒切尔时代的政府内阁成员、也曾经是特雷莎·梅的前任卡梅伦首相的内阁中任职的肯·克拉克今年早些时候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的时候抱怨说,“多数暴政如今被用来压制人民的意见。”他表示,反对退出欧盟的48%的公众的保留意见被忽视,而这样的意见是不应当忽视的。而且,现在也不清楚英国大部分选民赞同如此退出欧盟。

英国外交部前公务员约翰·科尔先前曾经在华盛顿和布鲁塞尔担任大使。他公开批评特蕾莎·梅准许保守党右翼强硬派左右英国对欧盟的政策。

保守党强硬派对持批评意见的人表示鄙视。《旁观者》杂志撰稿人罗斯·克拉克对所谓的“多数暴政”表示不屑一顾,认为这种说法是荒谬的。他说,“民主的基础就是让多数人说了算。”

保守派议会议员和活动人士不认为需要担心保守党在6月的选举中获得大胜会有不良影响。马丁说,对他们来说,“看到有那么多的议会议席可以夺取,狭隘的民族主义冲动就会最强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