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7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柬埔寨政府最近采取多项行动,打压独立媒体,包括广播和报纸。分析人士和活动人士认为,这是政府当局在2018年全国选举之前巩固控制的关键步骤。

洪森首相领导的柬埔寨政府已经掌权30年。反对派获得的支持目前在增长,尤其是在年轻选民当中。

政府被指践踏人权

人权活动人士指柬埔寨政府广泛的打压战略,既针对媒体又针对权利活动人士。

人权与发展亚洲论坛谴责柬埔寨当局最近对公民社会组织和自由媒体的攻击。

亚洲论坛发表声明说:“这种压迫性的做法出现在柬埔寨的至关重要的关口,对明年选举的合法性和公正性造成了不良影响。”

亚洲论坛也指出,去年7月活动人士坎姆·雷被杀害以及其他反对派政坛人士被拘留,这一切加剧了在全国扩散的恐怖气氛。

多头并进的运动

柬埔寨当局对媒体的镇压包括对英文的《柬埔寨日报》课以630万美元的征税。如果9月4日之前拿不出钱来交税,这份从1993年开始出版的英文报纸就要被迫关门。

受到打压的媒体还包括转播美国资助的自由亚洲电台和美国之音的柬埔寨电台。政府声称那些电台没有适当的广播许可,没有在当局登记。

今年8月下旬,柬埔寨外交部下令关闭国际发展与民主组织全国民主研究院,命令该研究院的外国工作人员在9月到来之前离境。

人权与项目管理组织的独立分析师泰柴龙(译音)说,柬埔寨政府当局针对媒体的这些举措标志着的当局对媒体和公众辩论采取了更为强硬的路线。

中国因素

泰柴龙通过邮件对美国之音说:“可以说,当局要动真的了。”他指出,现在柬埔寨政府也不那么在意要维持一种维护人权的形象以便争取国际援助捐款国了。

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以及跟中国建立了更为密切的关系,柬埔寨减少了对西方国家的开发援助的依赖。

批评人士称政府害怕选举

柬埔寨海外新闻俱乐部主席内森·汤普森说,2018年选举是柬埔寨媒体遭镇压的主要原因。

汤普森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表示,“柬埔寨执政党非常害怕输掉2018年的选举,于是就对所有的反对派声音进行镇压。”他指出反对派在地方选举中取得胜利只是增加了执政党的恐惧。

他说,人们也担心政府会收紧签证和工作许可证规则,从而使政府更容易对独立记者和外国记者拒发签证。

人权观察指责柬埔寨当局打压异议

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亚洲部副主任菲尔·罗伯逊说,柬埔寨政府采取独裁行动,提出一连串的虚假的刑事指控,由听命于洪森首相的法官审判,以控制媒体,“消灭”反对派政治领袖和重要的非政府组织。

罗伯逊说,洪森的战略是“在2018年7月选举开始竞选之前,封死独立的媒体,不管是广播电台还是报纸。”

柬埔寨人权中心在今年5月发表评论说,美国新政府对美国媒体采取更为敌视的姿态和政策也让柬埔寨政府得到借鉴。

东南亚新闻联盟表示,柬埔寨政府应当首先清楚说明新的各项规章,“而不是立即就展开镇压行动。”

该联盟主任艾德加多·勒加斯皮说,柬埔寨政府眼下的政策是一种“系统性攻击行动”,目的在于让独立媒体消声。他呼吁国际社会就柬埔寨政府最近展开的镇压行动对当局施加压力。

勒加斯皮对美国之音说,“非常重要的是,国际社会应当发出声音表示关注最近发生的事情,以便说服柬埔寨政府采取更为合理的做法,而不是关注征税或对广播时间购买者。”

“我们必须发出呼吁,要求恢复被取消的广播节目。”

柬埔寨的新闻度评分不高

在媒体监督机构自由之家的评分当中,柬埔寨依然是得分不高。自由之家将柬埔寨列为媒体不自由的国家。在记者无国界组织的2016年报告中,柬埔寨在182个国家当中名列第128。

柬埔寨人权中心表示,记者在柬埔寨经常成为“肢体暴力、司法骚扰甚至谋杀的受害者。”

该中心表示,自1994年以来,有14个记者在柬埔寨被杀,大部分记者被杀案都完全没有受到追究,这种局面在柬埔寨的记者和政治评论人士当中造成一种恐怖气氛。

美国之音记者就此问题寻求柬埔寨政府的评论。政府没有做出回应。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