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24 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香港人烛光悼刘晓波 不满当局对后事处理


港人烛光游行至中联办悼念刘晓波(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连日来在北京驻香港机构中联办前设祭坛供民众献花及吊唁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支联会,7月15日晚发起烛光游行,悼念周四病逝的刘晓波。近三千香港市民点燃烛光,为刘晓波送行。许多人对刘晓波被海葬、刘晓波兄长被出席记者会盛赞当局处理后事感到愤怒和不耻。

支联会星期六发起悼念刘晓波的烛光游行。几千人士晚7点先在中环遮打花园举行烛光悼念仪式,大批人手持蜡烛和鲜花。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致悼词时,承诺一定会尽全力争取刘晓波遗孀刘霞的自由,并谴责极权毫无人性。在全场默哀一分钟后,大会读出刘晓波所写的最后陈述书《我没有敌人》。

随后,烛光游行开始,数千人在支联会秘书李卓人的“何处招魂”黑色直幡引领下,以缓慢步伐默默地向中联办进发,整个过程气氛凝重。在游行队伍走至上环附近后,不时落雨,忽小忽大。晚上约9点10分,队伍先头抵达中联办,悼念者在中联办附近的示威区等候,轮流前往中联办大门外的刘晓波祭坛鞠躬、献花或在吊唁册上留言。

支联会没有统计或估算参加烛光游行的人数,不过警方估计最高峰时约有2500人。

对于刘晓波遗体被迅速火化及海葬,尽管刘晓波的兄长刘晓光在周六下午的记者会上表示,海葬是刘霞的要求,家属都签了字,而官方也披露一个有刘霞签名的同意海葬的便条,但许多参与游行的人士表示,在刘霞目前仍无法自由与外界沟通的情况下,无法确定海葬是否代表刘霞的真实意愿。

还有人表示,海葬表明中国当局对刘晓波及其精神的恐惧,担心有拜祭他的场所,因此不准许留下任何痕迹。更有人对刘晓波的兄长被出席记者会,不被允许回答记者提问,让他为当局处理刘晓波后事的做法洗地和赞誉,感到不耻。

支联会秘书李卓人在游行途中对美国之音表示,刘晓波病逝后当局连遗体告别也搞假,一点尊严也不给他,实在令人感到卑鄙。

他说:“刘晓波死后也没有自由,将他海葬,都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埋葬,以后也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拜祭,这个是他们的目的。更卑污的就是,在葬礼里面没有刘晓波的朋友、刘霞的朋友,都是给监控,不可以去参与。那有些假的‘朋友’在那里,这个是共产党才可以做到的,葬礼也要弄假。刘晓波连最后的一点点的尊严也不给他,这个是很可耻的。”

李卓人表示,当局安排刘晓波兄长出席周六下午的记者会,连番盛赞“党和政府”对刘晓波令外界质疑的后事处理,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及“举国体制”的优越性,但却不让媒体提问,假得让人作呕。

他说:“记者会让人看得,我们都要吐,很气愤。很明显,刘晓光不可以代表刘霞。要他去感谢党、感谢政府。看他解释为什么海葬,差不多解释了10分钟,变成是好像宣传海葬招待会,这是很可悲、很可笑。这个共产党为什么这么怕,对一个刘晓波,要搞到好像是什么都是要他们导演一样。”

李卓人表示,他认为,多数看了记者会直播或转播的港人可能都会感到恶心,不会想象到有关当局可以可耻到这种程度。

他说:“香港人看到一定很愤怒,觉得就是连最后的尊严也不给刘晓波,做得这么假。当然香港人也是看惯了,对这个政府没有期待。但是,他们可能觉得,这么可耻,他们可能也想不到。可以可耻到这么一个地步。”

尽管漏洞百出,沈阳当局还是“精心策划”了刘晓波的“善后”,包括包办遗体告别式,搞出十多位疑似包括国保在内的所谓刘晓波“生前好友”出席,并与家人握手慰问,并安排海葬仪式,向媒体提供图片、视频和新闻稿等。

另据香港支联会星期日最新消息,一整天继续有许多市民前往支联会在中联办正门前设立的“哀悼晓波 释放刘霞”的祭坛,献花和留言吊唁,而入夜后来的人更多。中联办外的吊唁活动持续到周日深夜12点。支联会计划将香港市民签名的慰问吊唁册转交给刘晓波的遗孀刘霞。

图片集:刘晓波病逝:纪念,追忆,哀悼和抗议(41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