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7 2018年10月20日 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如何脚踩两只船


中国武警士兵走过北京天安门广场 (资料照片)

“脚踩两只船”是中国历史悠久的俗语,带有程度不一的贬义。它的基本意思有两个,一个是指由于对某一情况不了解,于是便跟相互对立的双方保持联系;再一个是指以毫无节操、不问是非的方式追求利益最大化,也就是黑道白道两边通吃。

脚踩两只船不分族裔

在很多观察家看来,在考察当今中国与西方发达民主国家关系的方方面面时,“脚踩两只船”也是一个非常有用的概念。

中国共产党政权决心不惜一切代价维持一党独裁,同时又竭力维持跟信奉自由民主价值观的西方国家的关系,以便可以继续利用西方的技术、资金和市场来发展中国经济,维持中共的独裁统治。中共党魁习近平甚至声言,他的所谓的“中国梦”是想跟美国梦相通的。尽管他掌控的中共宣传和特务机构一直在竭力打压所谓的西方敌对势力的意识形态渗透,但习近平却选择将让他的女儿接受美国的高等教育并一直没有为此表示后悔。

在另外一方面,众多的西方政界和商界人士明知中共政权人权纪录恶劣,中共政权与民主自由价值观为敌,但却声言与中共政权建立密切的关系有利于推进中国的改革开放,促成中国走向自由和民主。时至今日,在中共打压中国人的基本公民权利、将信息柏林墙越筑越高使中国的互联网基本变成了中共当局可以一手掌控的局域网之后,美国信息技术大公司苹果公司的老总库克还是声言,苹果公司以顺应中共限制信息自由流通指令的方式留在中国,有利于促进中国走向自由。

对生活在西方民主自由国家的许多华人、尤其是对来自中国的包括留学生在内华人来说,他们选择不投奔中共统治的中国或不留在中国,而是选择定居西方国家或到西方国家求学,显然是他们喜欢并珍视自由,但与此同时,这些珍视自由、在西方国家享受自由的人,却赞美严酷镇压自由的中共政权。

这种局面导致中国国内外许多对中共政权持批评态度的华人愤愤地说,华人是当今世界最无耻、最缺乏道德节操的一个族裔。

与此同时,具有社会科学和人类学学术背景的评论人士则说,那种认为最缺乏道德节操的人类是华人的说法显示了一种有意或无意的毫无道理的种族主义。这些批评人士指出,在跟中共政权和中共掌控的中国打交道的时候,脚踩两只船追求利益最大化并不是华人的专利,而是有其他族裔背景的人都有可能做的事情;在中国有重大商业利益的苹果公司的老总库克是这样,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也是这样,但库克和基辛格没有丝毫的华人血统。

顺便说一句,批评者普遍认为,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造成几千万中国人死亡的中共独裁者毛泽东活着的时候为毛泽东站台;在下令造成天安门屠杀的中共强人邓小平活着的时候为邓小平站台;在中共暴虐的地方诸侯薄熙来政治得势的时候为薄熙来站台;如今,基辛格又为中共新独裁者习近平站台;基辛格表示赞美或欣赏毛、邓、薄、习不一定出自真心,而是为了商业利益和利益最大化。

澳大利亚的两只船难题

一个人脚踩两只船、以毫无节操、不问是非的方式追求利益最大化,这种情况可以说是简单的道德伦理问题。但是,一个国家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则很难说是简单的道德伦理问题。

由于国家并不是一个人,而是许多人组成的集合体,一个国家如何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就成为一个微妙复杂的利益平衡问题。在这方面,澳大利亚在当今世界可谓表现突出。

中共采用地下党秘密活动的方式在澳大利亚谋求与澳大利亚所信奉的自由民主价值观相冲突的影响力,澳大利亚主流媒体就此发出警告性的报道,澳大利亚目前力图采取措施以阻止和杜绝外国对澳大利亚民主自由制度的干预和损害。

中共官方及中共控制的媒体为此谴责澳大利亚政府和媒体“反华”。与此同时,中共控制的在澳大利亚的社团,包括学生社团也在做出跟中共及其媒体步调一致、调门一致、论点一致的谴责。

中共以及中共所控制的组织和个人、以及自带干粮和工具、花自己的时间在互联网上为中共辩护的所谓“自干五”经常性地、制度性地把外界对中共独裁专制做法的批评称做“反华”。

(注:“自干五”是自带干粮的“五毛党”的简略称呼,“自干五”有别于受中共网络特工机构雇佣在网上冒充普通网民发帖为中共辩护或为中共攻击他人并以此领取中共大约每贴五毛钱奖赏的人。)

与此同时,中国与澳大利亚经济关系密切,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市场。中国对澳大利亚经济至关重要。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一份报告说,2014年中国吸纳了澳大利亚34%的出口,澳大利亚也是全世界仅次于美国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国。美国《福布斯》杂志则报道说,中国留学生占当今澳大利亚大学生总数的十分之一,占实际在校学生人数的八分之一。

此外,中国游客也是澳大利亚旅游业的最重要的客源。据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报道,仅在2017年头9个月,就有95万多中国游客访问了澳大利亚。中国游客在外以高消费或“爆买”著称。因此,中国游客也是澳大利亚的重要财源。

脚踩两只船的实际问题

澳大利亚一方面对来自中国和中共的有损于澳大利亚自由民主价值观和制度的影响力感到担心,另一方面又需要维持和扩大跟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的经济联系。这种国家级的脚踩两只船的运作如今遇到种种难题。其中一个最明显而具体的难题是大批涌入澳大利亚的中国游客带去的。

12月17日,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博士生Meg Jing Zeng在美国新闻网站《谈话》(The Conversation)发表文章,讲述了中国游客将中国的微信支付带到澳大利亚,如今澳大利亚人也开始使用微信,这种局面给澳大利亚和澳大利亚人带来了难题。

Meg Jing Zeng文章的标题是:“想用微信吗?有些事情你需要知道”。文章在讲述了在中共实行一党独裁统治的中国经商的中国公司和外国公司必须服从中共的指令、即使是那些指令损害用户的基本人权包括表达自由和人身自由也要服从之后写道:

“来自中国的技术产品如廉价的手机经常被指责有安全漏洞,甚至是政府用以窥探个人隐私的工具。在今年12月初有报道说,印度政府将微信和其他41个应用视为间谍刺探软件并将它们列入黑名单。

“尽管没有强硬的证据证明那些产品确实是被用于北京政府测探个人隐私,这种怀疑并不完全是毫无根据的。北京拥有强迫技术公司提供帮助进行监视的黑暗历史记录。

“一个著名的案例是雅虎在2000年代早期配合北京政府起诉两个异议人士。最近则有报道显示,用户使用微信进行私下交谈有时候会受到中国警察的监视。

“最近在北京的压力下,苹果公司将674个可以用来绕过政府信息封锁的VPN软件从其中国应用店下架。

“互联网公司按照当地法律要求实行信息检查并不罕见,但在中国这样的国家,法律可以用来迫害异议人士和活动人士。从某种意义上说,技术公司也跟用户一样是受害者。但是,只要党即国家的体制控制着它们在中国市场经营的权利,它们就将继续以牺牲用户言论自由的方式谋利。

“微信声称,在没有中国当局提出要求的情况下,不会监视或储存用户数据。但是,澳大利亚用户需要记住以下几点:

“——你一旦在中国设立你的微信账号,你用微信进行的通讯就总是被审查,即使是你使用你的微信跟一个在澳大利亚的微信用户联络也是如此。微信最常用的信息审查方式是屏蔽关键词,包含如‘六四天安门’、‘自由西藏’等敏感词句子不会被接收到;

“——假如微信账号是在中国境外设立的,那么,那些账号将不会像中国用户的那样受到严格的监控。但是,假如你使用微信跟一个中国用户联络,情况就不一样了。中国互联网研究机构公民实验室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包含不能通过中国政府审查的关键词的信息依然不会送发到中国用户的账号上;

“——2017年9月,中国当局推出新的规定,要求微信群的群主要为自己的群的成员发出的信息承担法律责任。在微信上的违禁信息可以包括被当局指称为谣言的信息,提到政治敏感的话题的信息,以及跟组织抗议有关的信息。在向你在中国的朋友担当群主的微信群发送信息的时候,需要把这一点铭记在心。

“在技术公司愿意并且能够为自己的用户挺身而出维护他们的权益之前,了解你选择使用的互联网服务是什么很重要。”

Meg Jing Zeng文章所提出的问题是,全世界市值最大的信息技术公司腾讯公司跟苹果公司一样靠牺牲用户的基本权利赚钱,对这样的公司的产品,人们是否应当选择使用其产品从而成为其用户、从而加入其受害人的行列并以此使这公司赚钱,这是人们需要认真思考的一个问题。

来自各方的各种迹象显示,这显然是一个超级难题。试图脚踩两只船、又想图方便又想保全自己基本权利的技术公司用户大有人在,其结果导致商业公司靠牺牲用户权利盈利、导致所有的人的权利都受到损害。这不仅是中国和澳大利亚的问题,也是全世界的问题,是互联网时代的问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