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45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维吾尔人权人士在欧遭遇导致对中国影响力担忧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秘书长多里坤·艾沙(Dorkun Isa)

意大利上周短暂居留了一名流亡的维族活动领袖,人权活动人士说,这表明中国已成功利用其在欧洲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施加影响。

一个维吾尔维权组织的发言人表示,此事应该唤醒欧洲大陆,如果欧洲国家继续优先考虑与中国的贸易关系,而不顾对其人权记录不佳的担忧,那么欧洲自身的基本价值观将受到挑战。

上周三,位于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秘书长多里坤·艾沙(Dorkun Isa)被罗马警察拦截,当时他正准备就有关新疆人民受到的限制在意大利参议院讲话。

多里坤被警方拘留三个多小时,他的身份受到盘查,并被拍照和收取指纹。

拘留是应中方要求

当地警方向多里坤证实,他们根据国际刑警组织的红通名单采取行动。中国自2009年以来一直将他列为受到通缉的恐怖分子之一,但没有提供任何实质的证据。中国一位安全部长去年11月当选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

多里坤说,“这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震动,因为我相信民主、人权和法治是意大利这个民主国家的基本价值观。”艾沙现在是德国公民,他对美国之音表达了对发达国家倾向于屈从中国的政治压力以换取经济利益表示沮丧。

多里坤对中国一再试图阻止他推动维吾尔人权益的努力并不陌生,他曾在纽约、韩国、土耳其和瑞士等地被阻拦过。

世维会要求欧盟调查是否中国向意大利施压,拘留多里坤。

世维会发言人迪尔沙特·里沙特说:“欧盟应该醒醒了,重新调整与中国的贸易和政治交流政策。”他呼吁欧盟对中国的侵犯人权行为采取更严厉的立场。

欧盟还未对美国之音的采访要求做出回应。

中国不断增长的影响力

分析人士普遍同意,发生在多里坤身上的事情是中国在国外影响力日益增加的又一个例子。

不过,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名流亡活动人士后来获释,并被允许在欧洲自由旅行的事实表明,对维吾尔族人权益事业的同情仍然强烈, 欧洲国家对中国将维族人的自治愿望与激进伊斯兰教联系起来的论调持怀疑态度。

总体来说,他们对中国加紧控制新疆社会和政治的迹象表示严重关切。

只有大棒,没有胡萝卜

美国加州波莫纳学院人类学教授德鲁·格拉德尼说,“我曾经说过中国正在练习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方式处理维吾尔人的问题。但是现在似乎胡萝卜彻底没有了,棒子则大大地增大了。”

从9月份开始,新疆各级学校将禁止使用维吾尔语。中国也禁止维族父母将他们的新生儿起名“穆罕默德”,或者“极具宗教意味”的名字。

其他限制则集中在监控这个少数民族群体的宗教活动上,包括一个用来监听他们通讯的手机应用。

文化种族灭绝

多里坤说,“这正是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文化灭绝的政策。”

他补充说,“维吾尔语是维吾尔族身份认同的主要因素之一。如果你改变你的语言,那么可能会失去60%的身份认同。另一个身份认同是宗教。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政府今天对宗教和语言施加更大的压力。”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副教授迈克尔·克拉克(Michael Clarke)认为,中国加紧采取这种管制措施,只会增添维吾尔族人已有的焦虑,他们相信他们自己正在被同化。

克莱克在回复美国之音的电邮中说,“毫无疑问,这样的政策不仅加剧了种族间的紧张关系(即维族人和汉族人之间的矛盾),还加剧了维族人与国家机构的紧张关系。”

越来越多的不满

北京说,新疆的暴力是由与基地组织或伊斯兰国这样的全球伊斯兰组织有关联的“敌对外部势力”引起的。

克拉克教授认为,最近许多事件似乎是由于国家试图加强在当地的控制而引起地方上不满造成的。

克拉克还呼吁中国政府放松对新疆的严厉控制,否则面临在一带一路的计划中会遇到他说为的“减速路障”。一带一路是指在边远的西北地区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

为实行这一计划,中国需要得到中亚国家或波斯湾阿拉伯国家的普遍支持,而那些地方的穆斯林对中国虐待维吾尔穆斯林的情况越来越愤怒。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