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北京大批清退外来人口带来无奈与困惑


一名外地来京打工者被清除出他在北京大兴新建村的住所。(2017年11月25日)

在一场造成19人死亡、其中近一半是儿童的致命火灾之后,北京当局以安全的名义发动了一场大规模运动,成千上万的外来打工者被赶出了他们的住所。

清理仍在北京城区数十个“城中村”进行,其中许多村庄远离发生火灾的地点。有些村内整个街区被夷为平地。其他一些社区里,地下商店和餐馆被迫关闭,居民们失去了就近餐饮和居住街坊的便利。

损失无报,前途未卜

火灾发生后,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启动了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治理工作。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次行动感觉上是要全力打击外来打工者——这些帮助维持北京运转的人,以及为控制人口而毫不遮掩地的强化打压。

最近几天,很多人急匆匆寻找新住处。如果找不到的话,他们晚上就只能焦虑地等待敲门声和可能要他们搬空的命令。

在火灾发生地附近的新建村等一些地方就像一个战区。

新建村的许多建筑物已经被拆除,如果还没被拆的话,它们的窗户被打碎,部分墙壁被拆除,已经不适合居住。

一名曾在大兴区一家餐馆工作的姓孙的老人在餐馆废墟里翻找,他从墙上撬起一大块金属挡板。

废弃的桌子和椅子上散落着玻璃碎片。以前的这个小餐馆只剩下一个外壳。这个餐馆的店主和孙姓老人一样来自中国中部省份湖北,他除了回老家之外也别无选择。

孙姓老人说,“他们回家种地了,再看看别的地方有没有工作。”

随着清查活动的启动,许多人被迫暂时撤出他们的店铺或住宅。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外来工人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收拾个人财物并离开。

对有些人来说,回家不仅仅是放弃工作。孙姓老人说,餐馆的老板像其他人一样也损失了他们的投资。

他说:“那边还有另一家店,一年前才开张。” “店主投资了24万(约36000美元),现在已经被拆除。天知道他们是否会收到任何赔偿。”

没供暖,没供电

在城市另一端的咸宁侯村内,所有的地上商店都被关闭了。当地的保安人员正在街上巡逻,有几名男子正在把汽水冰箱和其他设备装上一辆卡车。

在咸宁侯村主干道上的一家店面里,餐馆的老板们挤在他们这个已被关闭的店里。他们说,早些时候,有数十名保安人员来到他们的餐馆抢走了煤气罐,让他们无法继续做生意。他们被告知如果抵制就将被逮捕。这些人计划离开北京,回到东北的黑龙江。

一名男子说:“没有地方可以吃东西,你不能做饭,我们住处的供暖也停了。”他说,“你不能烧煤,或者用燃气,用电,没办法做饭。”

清退的目标不仅是村庄、住宅和餐馆,而且还有商业大楼。某些情况下,房东或地方官员似乎在利用这场运动为借口来清理居民。有些情况似乎是他们要提高租金,或拆除这些商业大楼,然后重建它们。

中国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土地交易。

在北京城东的一个这样的商业大楼里,最近有十几家商店被一个高大的金属栅栏围起来。有些店铺似乎已经空了一段时间,但其他商店,汽车商店和快递服务的员工仍然很忙。

如在狱中

商贩们不知道他们能够在那里维持多久,或为什么这排店铺可能很快被拆除。

一名男子说,“感觉我们好像在监狱里。”

一位快递员说,虽然他的公司帮忙,提供搬家援助和生活补贴,但过去这几天一直很忙碌。

他说,“房东把我赶出来了,我不知道要去哪里住。”他说,“完成这单后,我要再去找一个公寓。”

在双树南村附近,十多名被驱逐的居民在新建公寓的管理处外等候,等待退还租金。

拐角处,迁出的人正慢慢将一辆搬家卡车装满。一名姓张的男子说,他四处寻找一个新地方,已经花了几千元汽油费。

最后,他在城外找到了一个农舍,月租大约220美元。

他说,“我所说的不是富人住的地方。只是一个有淋浴,有暖气,我可以在那里做饭和吃饭的地方。这就够了。”

这栋公寓大楼里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楼房将被拆除或违反安全法规。但那里的居民还是赶上了这场清退运动。

低端人口

当局迫使这些居民即刻打包离开的做法引起了网上和来自自由派学者的强烈反对。甚至国营媒体也纷纷发表评论。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家胡星斗说,虽然他不同意当局的做法,但是从他们的角度来看,清理居民是必要的,因为流动人口被视为大城市社会动荡的根源。

胡星斗说:“北京计划摆脱一些低端产业,(当局认为)这样做更符合一国之都的地位。”他说,“北京不是经济中心,是首都,人口和交通要控制住。”

但是,对于受到清退行动冲击的人来说,发生的事情并不公平而且太个人化,有些人认为,市政府正在瞄准“低端人口”,这是国营媒体以前用来形容农民工的一个词。

一名被驱逐的年轻农民工在等待归还房租押金的时候说,“你怎么定义低端人口?我们都是中国人,什么是低端或高端?这不是用一个人挣多少钱来定义的。”

清退行动开始的一个月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高级别的政治会议上承诺要建设一个更加公平的国家。他还承诺要让共产党更及时、更敏感地回应公众的要求。

当局否认将外来打工人群称为“低端人口”,但这四个字的词已被社交媒体屏蔽。对于很多人来说,清退运动的信息明白无误, 就是回老家。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