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6 2018年2月24日 星期六

无国界记者:中国必须停止骚扰外国记者

  • 美国之音

无国界记者组织网址截图

无国界记者组织呼吁中国当局停止干扰在华外国记者的工作。此前驻华外国记者俱乐部(FCCC)上星期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其成员受到骚扰的情况激增。

这份报告显示,外国记者认为在中国工作越来越困难,他们面临被跟踪、被抓捕,被粗暴对待,被威胁驱逐,或者发现他们的消息来源等受到压力。在回答FCCC问卷的117个成员中,40%的人认为采访条件恶化,而去年仅为29%。

使用不延长采访签证进行威胁是中国当局向外国记者施压的典型做法。这种做法呈增加趋势。15%的受访者表示去年受到威胁,这是以往的三倍。6%的受访者表示受到被驱逐的直接威胁,这个比例也上升三倍。

拒绝向驻华外国记者发放有关会议采访证的情况也在上升。很多主要媒体,包括英国广播公司、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读卖新闻、美国之音等被拒绝采访政治局会议。中国官方的说辞是“场地有限”。但实际上,中国当局拒绝向这些媒体发放采访证件的原因似乎是惩罚他们批评当局的报道。

报告说,中国当局对外国记者自由活动的限制大幅增加。曾经到中国新疆采访的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说,他们能够自由活动的地方减少。例如,加拿大环球邮报驻华记者万德山(Nathan VanderKlippe )去年8月在新疆采访期间被跟踪、关押和讯问,他的手提电脑被扣留12个小时。外国记者要到中朝边境去采访更是受到“特别限制”。

报告说,两名韩国记者在报道文在寅访华期间遭到中国安全官员暴打。这次事件显示中国当局对外国媒体毫无关心。超过一半的FCCC受访者说,他们的采访活动受到干涉和骚扰。8%的人报告说受到过肢体暴力。

去年7月,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病逝后不久,当局禁止外国媒体进入刘晓波被限制治疗的医院采访。美国之音记者叶兵和他的助理受到便衣警察推挤,他们的设备损坏。

报告指出,外国记者越来越发现一种更隐蔽式的压力:中国当局骚扰他们的消息来源,以及提供后勤帮助的人。25%的受访者说,他们的一些联系人受到骚扰、拘禁或被传讯。

英国广播公司驻华记者Kathy Long 说,“在边远地区拍摄时,当地人被告知不得跟我们交谈,并且不让他们向我们提供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在政府和地方当局施压下,一些曾答应向我们提供拍摄设施的公司收回他们的承诺”。

最早在1997年来中国报道的法新社驻北京分社社长越霈力(Patrick Baert)说,“联系当局,找愿意说话的、不害怕说话的人采访,历来都很难”。

无国界记者2017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显示,中国在180个国家中排名176,几乎垫底。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