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6 2018年7月21日 星期六

批“妄议中央”,中国学者文章遭删


一名中国武警在北京天安门前站岗。(资料照片)

习近平主政中央后,反腐工作遇到强大阻力和挑战。中共高层决定:党员不得妄议中央。但是,这个决定又遭到很多人的“妄议 ”。海外中文媒体近日发表了中国教授批评“妄议”决定的文章,但是,该文在中国微博/博客上已经下架。

中国科学家批不许妄议中央

近日,海外中文网站《消息树》,转载了一篇来自中国微博的文章标题是:中国著名超导物理学家痛斥“妄议中央”恶政 恐招整肃。文章引述中国微博作者西秦拜月的文章说:著名超导物理学家、中国科技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主任,凝聚态物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阮耀钟日前在其个人博客上发表题为“由妄议中央大政方针想到的”一文,痛斥“妄议中央”的谬论,“代表知识分子对现行体制发出了最强烈的呐喊。”

按照百度百科的介绍:阮耀钟是浙江诸暨人,1939年出生。1963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是著名超导物理学家,中国科技大学凝聚态物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原中国科技大材料科学与工程系主任。

百度介绍说:阮教授已在国内外知名学术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并编著“热学”教科书一本,于1991年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由于他的杰出贡献,阮教授于90年代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显然,这是一位科学家、物理学家,不是一般的文科(政治学、法律、社会学或其它人文学科)方面的学者或党政干部。

批不许妄议中央文章已被删

按照西秦拜月的介绍,记者在微博/博客上查询,发现阮耀钟的这篇文章已经寻觅不到,显然已被拿掉。不过,在中国百度搜索引擎查询,还可以找到这篇文章。按照经营之家网站介绍,这篇文章最早是阮耀钟在2015年11月20日发表的,当时,正是中共刚推出不许妄议中央的新的纪律条例不久。

当时,也正是周永康的秘书、前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被双开和送交司法处理后不久。后来,周本顺以受贿罪被判处15年徒刑。周本顺的罪名之一就是妄议中央。

阮耀钟痛斥不许妄议中央

中国物理学家阮耀钟说:天下事天下人论之,天下乃天下人天下,非一家人之天下,凭什么中央的大政方针,国人就不能议论!他说:凭什么中央的大政方针,都是神圣不可侵犯?都是永远伟大光荣正确?

“钳制言论的程度,已经无以复加了!外国人批评你,你说‘干涉内政’;党员评论,你说‘妄议中央’;群众批评你,你说‘寻衅滋事’。千方百计不让人说话,想把所有人的嘴都堵上吗?不让所有人批评的目的就是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

新京报曾报道,因妄议中央而被处理的大员还包括:广西常委、南宁市委书记余远辉、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云南原副省长沈培平、浙江省军区原副政委郭正钢(17届政治局常委郭伯雄之子)、湖北天门市委书记张二江。

阮耀钟说,“由‘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使我联想起美国小学的誓词:‘我保证使用我的批评才能,我保证发展我的独立思想,我保证接受教育,从而使自己能够自作判断。’这段誓词是美国第三任总统杰佛逊为美国学生亲自撰写的。 ”

阮耀钟:批评政府,是美国公民意识

阮耀钟还谈到了美国的公民意识:“‘我热爱我的国家,但警惕我的政府(I love my country, but I fear my government),人权比主权更重要;自由比爱国更实际;法律比总统更可靠;民生比政治更符合需求;教育能让人看到希望。公民挑剔政府和批评其政策,便是爱国。”

阮耀钟说,请网管理解,“我再次介绍美国小学的誓词和美国人的公民意识,决不是宣扬‘全盘西化 ’,但人家好的地方我们应该学习,不能排斥。 ”

百度百科介绍,阮耀钟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曾到美国做访问学者。

阮耀钟说:“我常常想一个问题,美国才200多年历史,为什么能从殖民地变成世界头号强国,肯定有其经验,值得我们学习。”他说:“我看,监督、怀疑、挑剔和批评政府,便是爱国,这一观点应该是美国成功的经验之一,值得我们学习。”

阮耀钟说:“不像我们,所有的媒体都成天在为政府唱赞歌,因为我们的媒体全是政府办的。在大跃进和文革中,我们天天听到的是‘莺歌燕舞’,‘就是好来就是好!’一片赞歌,在赞歌声中却饿死了三千六百多万! ”

阮耀钟谈美国之音

他说:“然而在美国,政府不许办媒体,所有报纸、电视、电台等媒体都是民办的,千万双眼睛盯着政府,使政府少出错。 ”“美国只有美国之音是政府办的,但在美国本土你听不到美国之音”!

阮耀钟说的这段历史,其实是说短波广播年代,那时的确有国会立法决定美国政府出资的国际广播不对美国本土播放。不过,在互联网电子媒体如此发达的今天,各种传播方式已很难再约束、束缚和绑死。美国国会已经正式决定,这条法律不再适用。

自然科学家Vs社会科学家

阮耀钟说:“我是学物理的,物理学中引入一个新的概念,首先必须给它下个明确的定义。至今我尚未见到我们坚持的‘四项基本原则’的严格定义,比如马克思主义的定义,社会主义的定义。 ”他说,“我没有见到它的明确定义,我希望我今天的话不属于‘妄议’之列,请别给我处分。”

阮耀钟说,他是个年迈的老党员,希望中央理解“我这个奔八的老党员的一片苦心。”

阮耀钟还说:“我是学自然科学的,不是学社会科学的,更不是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不知是不是可以说,消灭私有制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 他说:现在来看,当年走出改革开放这一步确实不容易,想必当年肯定也有过议论过程,并且肯定有很多人多次议论,不知该如何判断‘议论’和‘妄议 ’。”他说:“当年这些议论是不是违背‘四项基本原则’。”

中国网友陈汉认为,阮耀钟太天真了。“教授在文章的最后还建议‘把’‘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这条规定改成:欢迎广大党员群众,对中央的大政方针畅所欲言,提出广泛意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言者无罪!”

陈汉说,教授啊教授,人家如果想听,何至于千方百计地谈什么讲规矩?更不至于释放徐才厚郭伯雄最大的问题不是贪腐之类的信号了。

“一个没有选举权的信众你能奈他何?”陈汉说。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焦点对话:联欧抗美 北京为何难成功?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4:05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