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49 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中梵谈判对台湾外交的重大威胁


中华民国驻梵蒂冈大使馆外景(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分析人士说,中国和梵蒂冈最近数月一直举行谈判,最终有可能在六十多年后重新建交,这意味着教皇同中国的对手台湾的国家关系很可能破裂,构成对台北日趋减少的国际外交的一次沉重打击。

上个月,中国政府的宗教事务主管在这个庞大共产国家一个官方天主教会议上说,他希望梵蒂冈能够通过适应中国社会,进而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中梵围绕谁应具有主教任命权问题存在争执,各方都寻求比对方拥有更多的影响。

一些分析人士说,梵蒂冈对台湾的承认有助于台湾向其它国家表明,台湾尊重宗教自由,与中国的名声完全不同,表明台湾在欧洲拥有中国不能得到的强大朋友。台湾的其它20个邦交国都是非洲、拉丁美洲和南太平洋上的小国,大多数是穷国。这些国家指望台湾提供发展援助。

中国认为实行自治的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无权与它国建立外交关系。

吴重礼(Wu Chung-li)是位于台北的一所大学“中研院”的政治学研究员,他说: “作为一个小国,我们依然必须同某些国家建立一些正式外交关系,这是台湾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的证明。我因此认为,梵蒂冈虽然是一个小国,但是对台湾具有非常深远的政治和象征意义。”

中国在1951年共产党赢得内战胜利两年后同梵蒂冈断交,那场内战将国民党赶到台湾,并且在那里重新建立了国民政府。

来自北京的新闻报道说,1951年以后,中国关闭教堂,囚禁神职人员。天主教徒可以在官方认可而非梵蒂冈管辖的教堂参加宗教活动。中国1200万天主教徒中,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在地下教会敬拜祈祷。

2016年12月28日,北京宣武门天主堂内景
2016年12月28日,北京宣武门天主堂内景

在台湾,教皇方济各被认为特别热衷与中国建立关系,天主教通讯社去年10月说,尽管也面对承认台湾的挑战,中国“是本教皇的一个重点努力所在”。

台湾副总统陈建仁星期六在台北的一个记者会上说,中梵去年磋商主要集中在谁拥有主教任命权上。他称梵蒂冈与台湾关系“很正常”,并表示中国天主教徒寻求与梵蒂冈的关系是有道理的。

台湾副总统陈建仁亲吻教宗方济各的右手,陈建仁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台湾总统府提供)
台湾副总统陈建仁亲吻教宗方济各的右手,陈建仁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台湾总统府提供)

陈建仁说:“我认为,(梵蒂冈)与台湾的关系继续在稳固发展。至于梵蒂冈与中国之间的谈判,我们认为,这对大陆的中国天主教会非常重要,因为每个天主教徒都希望得到梵蒂冈的祝福。”

中梵上个月本来有可能达成协议,但是一位北京政府支持但曾被梵蒂冈逐出教会的主教参加了新主教祝圣,因此双方没有达成协议。中梵去年年初曾经就此问题进行了沟通。

台湾淡江大学国际事务副研究员法布里奇奥·巴佐托说,台湾总统得以参加教皇葬礼,台湾与梵蒂冈关系被赋予了在国际上得到宝贵展现的机会。他还说,梵蒂冈对台湾的承认还给予台湾“道义上的承认”。

吴重礼说,与梵蒂冈的同盟关系还有助于台湾同6个以天主教为主的拉美国家的承认。否则,这些国家政府完全可以自行承认北京。中国不允许其170多个外国盟友承认台湾。

上个月,台湾失去了非洲的一个盟国,岛国圣多美和普林西比转向了中国。

巴佐托说,中国一般并不急于同罗马市内占地44公顷区域的梵蒂冈建交,但是鉴于同台北的蔡英文总统关系恶劣,中国可能会加快有关进程。

蔡英文去年5月就任以来拒绝将台湾视为“一个中国”的组成部分,令北京不快,北京视“一中”为任何对话的先决条件。北京尤其愤怒的是,蔡英文去年12月2日打电话给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加大了川普任职期间台美加强关系的可能性。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姜家雄说,梵蒂冈转向中国将表明,蔡英文维持某种特别重要外交关系策略的失败。他说,此举也许会向某些人发出一个信号,即蔡英文应该寻找与中国开始谈判的途径。

谈到梵蒂冈与台湾断交的可能性时,姜家雄说:“这将是很痛苦的,因为多年来我们一直试图维持同梵蒂冈的关系。”不过,他谨慎表示,“教皇有兴趣同中国建立关系,其原因只是因为中国大陆有许多天主教徒,只此而已。”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