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39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四川民主人士陈云飞看守所再遭酷刑


隋牧青(左3)、黄琦母亲(左4)以及网友到看守所存钱

自2015年3月起被当局羁押的四川民主人士陈云飞的律师星期二再次透露,陈云飞在看守所再次遭受严厉的酷刑。同时,成都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的律师,星期三要求会见半年来毫无音信、但身患重病的黄琦,警方以会见可能会泄露机密为借口,再次拒绝会见。

广东维权律师隋牧青星期二发布通报称,他与郭海波律师6月12下午前往成都市新津县看守所会见陈云飞,再次震惊地得知,陈云飞因不甘屈辱而再次遭到酷刑。

通报表示,陈云飞5月7日因在看守所所长巡视时拒绝遵令喊“首长好”而遭酷刑处罚,连续14天不间断地戴连在一起的手铐脚镣,俗称“龙抱柱”,期间吃喝靠喂食,走路几分钟便汗如雨下,躺卧时腰腿疼痛难忍,导致彻夜难眠。

通报还称,虽然“龙抱柱”酷刑非常残忍,但比起陈云飞上次遭受“鸡啄米”,即把手和脚铐在一块儿还是舒服很多,至少上铐部位没有溃烂,还勉强可以走路,腰腿疼痛感比上次轻一些。

隋牧青在通报中透露,由于30人的监仓只有20张床,陈云飞目前仍睡地上,但因地面潮湿,每次睡醒都会感到腰酸背痛。谈起被捕两年多来所受酷刑、虐待,陈云飞笑言非常向往渣滓洞白公馆生活,毕竟那是相对文明的时代。

看守所中的四川民主人士陈云飞
看守所中的四川民主人士陈云飞

隋牧青律师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应该说,陈云飞的酷刑遭遇并非专门针对他,而是看守所的普遍现象,不过是陈云飞不甘遭受屈辱、坚持捍卫尊严而屡遭酷刑。

他说:“陈云飞的酷刑并非特定针对他,它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我问过他们那个看守所,他们说是照内部规范做,并不是因为陈云飞异见人士这样一个身份。惟其如此呢,这个就更可怕,说明它这个现象非常普遍的。你在那里面,你必须要像狗一样,有人格的羞辱。陈云飞他不甘心接受这样一个屈辱,他才被酷刑。”

隋牧青律师表示,陈云飞两次遭酷刑惩罚分别是在前任所长鲁俊和现任所长张林管治下,将依法刑事控告这两位所长。隋牧青说,今年1月他曾因为想拍照陈云飞遭酷刑留下的伤痕,而遭看守所非法拘禁长达5个多小时,后又移交给当地派出所继续扣押8小时,是他执业办案中遭非法扣押最久的一次。

陈云飞90年代初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曾参与八九学运,返回四川谋生后仍坚守民主理念,多年来坚持民主和维权活动。2015年3月25日,陈云飞与20多名成都公民为“六四”死难学生扫墓时遭近百警察围堵,其后被刑拘,4月30日被以涉嫌“寻滋罪”、“煽颠罪”批捕。2017年3月31日,被以“寻滋罪”重判4年,此案目前正在上诉中。

此外,同时代理坚持报道访民维权信息的四川六四天网创始人黄琦的隋牧青,6月13日上午与黄琦母亲蒲文清等人,前往绵阳市公安局,询问被羁押在绵阳看守所近200天没有任何消息的黄琦的情况。两位负责国保以会见可能会泄露机密为由,再次拒绝律师会见。

曾两次坐牢、几次获得国际人权奖的黄琦,长期坚持为底层公民服务,报道强拆、绑架、拘留、刑拘、失联、软禁、上访等一系列人权问题。黄琦去年11月28日从家中被警方带走,后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被正式逮捕。

黄琦身患多种疾病,需要多种药品,尤其是2011年第二次刑满出狱后,被检查患上罕见的急进性肾炎,死亡率很高,医生预估的存活期为5到10年。黄琦不仅没有放弃天网,按医生的要求休息,反而每天投入十几个小时,有时近二十个小时,为民众维权。但是,看守所没有完善的医疗保障和黄琦所需要的药品,律师为他申请保外就医也遭到拒绝。

54岁的黄琦再次被捕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美国等国政府和大批国际组织表达抗议。国际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曾发表声明,呼吁立即释放他,并对他的身体健康状况高度担忧。国际特赦组织也呼吁各界公开致信中国公安部长郭声琨及四川绵阳市公安局等部门,要求确保黄琦免受虐待,并遵循国际标准,提供适当的医疗救助。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