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2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国际特赦再发紧急声明 关注在押维权律师受虐


709抓捕案辩护律师李昱函 (网络图片)

国际人权组织国际特赦12月6日再次发布紧急行动声明,对被沈阳警方拘捕的北京维权律师李昱函继续在沈阳看守所遭受虐待,身体状况恶劣感到忧虑,敦促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李昱函,确保她在关押期间不受酷刑虐待,在要求或有需要时获得医护,对李昱函遭受人身虐待的指控进行及时、彻底及公正的调查,并将责任人绳之以法。

国际特赦星期三发布的紧急行动声明,是对现年60多岁、身体多病的李昱函继续在沈阳第一看守所遭受虐待情况的最新回应。据维权网上李昱函辩护律师李柏光星期三发表的通报,李柏光在12月4日“国家宪法日”当天到看守所会见李昱函时获知,看守所警察并不打她,而是采取精神折磨法,唆使女犯对她折磨,包括把她买的水果放在厕所地上,不让她吃,并故意在她买的水果蔬菜上撒尿。

李柏光律师的通报还说,天天对她的折磨还有,不给她温水洗澡,只用冰冷的凉水;别人一餐两个馒头,她只给一个;重病发作了,不给药吃,家人买后才给吃,重病发作时叫医生,管教不理,还大骂:你快点死去吧,你死得越快越好;迟早要打死你这个老太婆。

李柏光透露,李昱函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真的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我真担心会被他们迫害死掉”。李柏光表示,李昱函患有心律失常的阵发性快速房颤、冠心病、心绞痛、甲亢、脑梗等7种疾病,目前走路都很困难。

此前,李昱函的另一位律师蔺其磊11月30日会见后透露,李昱函自11月15日被批捕后,境况变得更加恶劣。一天晚上,她被提讯回来后刚用温水洗澡,身上抹了肥皂,温水盆就被人倒掉,女管教让人用一盆冷水倒在李昱函身上冲肥皂,致使她浑身发抖至凌晨3、4点,按铃叫医生后昏迷,醒来后听同房人说医生没来,管教讽刺说,“大夫没来你也没死啊”。过后几天,办案人王云飞才带人送李昱函去医院诊查。李昱函穿得单薄很冷,要水喝和饭吃都不给。送回看守所时王云飞态度粗暴,猛将她推搡到门内。

记者星期三致电李柏光律师,两个手机都无人接听。蔺其磊律师对美国之音表示,外界的确需要关注李昱函在看守所的惨况,但作为律师,他们受到压力不让接受外媒采访,不便多谈李昱函的情况。

蔺其磊说:“我们很气愤这个事儿嘛。我们律师到时候要提出控告什么的。我们因为办理李昱函的案件,律师都受到很大的压力,不让接受外媒采访,不让联署。这不是前一段几十个律师给她联署嘛,都受到很大压力。随后我们要控告它。就是不让接受外媒采访,还是老一套嘛。不过,这个时候也为了能更好地往前办,先办着走。反正我们消息都发出来了。”

记者星期三下午致电沈阳第一看守所的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沈阳和平分局一位值班的警员告诉记者不了解情况,纪检的一位警员耐心听完记者的询问,简单问记者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等,称如果采访需要联系宣传部门。

李昱函律师在看守所遭受非人道的虐待和折磨,引发网友的强烈关注,要求当局立即释放李昱函,以保证她得到有效而人道的治疗。

李昱函今年10月9日被沈阳和平分局带走,在中共十九大之后仍未获释,随后传出被“寻滋”刑拘的消息。近百位律师和公民几天内在社媒上联署,质疑有关当局利用十九大维稳,假公济私,有意打击报复多年来曾举报和平分局的李昱函,要求沈阳警方尽快释放。

北京维权律师蔺其磊11月10日上午成功会见拄着拐杖的李昱函,获悉她曾被戴背铐,粗暴对待,并因拒绝说出手机密码,被在三个房间内长时间拖拽,手腕仍有淤青。有男警在她如厕时要求观看。同时,李昱函一直没有被告知所涉罪名,亲属也没有收到刑拘通知书。

随后,李昱函家人11月16日领取正式逮捕通知书,指李昱函15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这一被外界批评为“口袋罪”的名义被执行逮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

李昱函被抓事件引发外界强烈反应,国际人权组织国际特赦11月3日第一次发布紧急行动声明,担忧李昱函的健康状况及遭受酷刑虐待的风险,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她。其他人权组织也对李昱函案件表示严重关注。

李昱函1991年开始在辽宁执业,2006年,在代理一起诉讼过程中被人绑架,获释后怀疑被寻仇,曾认为沈阳公安局和平分局渎职销毁证据。此后,李昱函表示曾多次遭当局蓄意报复,2009年为逃避迫害转到北京,也开始为自己维权,并多年来代理过多起敏感案件,曾是709大抓捕案第一个被拘捕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宇的辩护律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