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19 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中国律师促调查709案人员被强迫服药指称


709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中间白衣)前往最高法递状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的律师星期日发表公开信,要求全国人大成立特别委员会,调查广受国际社会关注的 “709” 系列案件,是否存在公安强迫在押人服用不明药物等酷刑。同时, 709案目前唯一毫无音讯的王全璋律师的家人担忧他生命安全,敦促公安部门公布其下落,并呼吁各界关注。

来自四川的人权律师卢思位5月14日发起公民联署,呼吁全国人大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就“709”系列案件是否存在强迫服药等酷刑进行独立调查,调查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应当包括律师和公民代表,调查结束后,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论。

公开信表示,外界不时听闻有部分当事人在羁押期间遭受酷刑或变相酷刑等严重侵犯基本人权的消息,尤其是709案当事人李和平、李姝云等律师在羁押期间据说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导致肌肉疼痛、精神昏迷、视线模糊、浑身无力。这种强迫服用不明药物的作法是令人作呕的酷刑,是与现代文明背道而驰的一种令人发指的犯罪行为。

媒体近期报道,包括北京律师李和平、李春富、李姝云、勾洪国在内的等许多709案当事人表示,在被关押期间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有看管称是治疗高血压的药物。多数当事人还年轻,没有高血压病。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中国部研究员王松莲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由于709案当事人都是政治犯,因此担心对他们施以酷刑的警察会受到当局的庇护。她强调,除非中国当局严惩那些对在押人员施行酷刑的人员,否则,中国的法律就是一纸空文。

她说:“我们谴责那些对维权律师施以酷刑的行为,我们支持任何对那些施以酷刑的人进行追责,进行调查还有处罚。除非能够把他们绳之以法,否则的话,无论说法律上有那些措施是防止他们施以酷刑,那些法律都是空的,这样的酷刑的情况还会不断地发生。”

王松莲表示,人权观察几年前在撰写中国酷刑报告时,曾了解到几起有关被强迫喂食精神病药物的个例,但不知情况有多普遍,因此没有写入报告。近两年709抓捕案所传出和报道的除了一般的酷刑外,被强迫服食不明药物的情况比较普遍,令人极为不安和忧虑。

她说:“现在709案出来的消息,也就是强迫喂药,造成人非常不舒服的感觉,也是酷刑的或者虐待的一部分。也是应该受到中国的法律,以及中国政府所签署的国际法所禁止的。”

此外,目前唯一毫无音讯的709案王全璋律师的家人星期一发表“我就是要个说法——王全璋哪儿去了?”的短文,表达对王全璋“不敢想象”的生命安全忧虑,强烈要求办案单位告知家属王全璋是否还活着。

这篇由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妻子李文足发出、6位709家属署名支持的短文表示:“王全璋,你还活着吗?我不敢想象,不知道你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被药毒哑了?被电击弄傻了?还是……”。

短文说:“我们不得不往这方面想!李春富律师、谢燕益律师、谢阳律师、李和平律师都折磨得和被抓前判若两人。四十几岁的年纪都象六十多岁的老人!李春富律师甚至精神受到严重刺激,意识恍惚,与人接触充满了恐惧!一个心理素质极好、身体健康的律师被折磨成这个样子!709被抓的人几乎全都被强迫服药,服药后肌肉酸痛,头晕目眩,意识不清......天哪,这哪是法治呀!给健康人乱吃药,居心何在?”

湖南律师谢阳的辩护律师之一的广州律师刘正清,星期六晚11点被广州国保带走,主要就近期一些敏感案件和一些敏感事件被传唤和警告。刘正清证实星期天下午才回到家中。

刘正清和北京的陈建刚律师,因对外详细披露谢阳律师遭遇酷刑而激怒官方,陈建刚律师受到各种打压,无法执业,还被监视跟踪。

中国当局从2015年7月9日开始共抓捕、拘留、约谈、限制出境等至少320人,其中7人被一审判决,湖南律师谢阳一审后取保、 北京律师江天勇和王全璋,以及公民吴淦等人被关押未审。709案是近年中国具有重大影响、广泛引发国际社会关注的政治性案件。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