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8 2018年7月23日 星期一

媒体观察:又到圣诞评毛时


聚集在湖南韶山的人群庆祝中国前领导人毛泽东诞辰123周年。(2016年12月25日)

圣诞节和毛泽东诞辰日,是两个日子。但是,到了中国,由于这两个日子相隔很近,许多信毛的人,往往希望只过一个节日:不过圣诞节过毛诞。不过,海外不少中国知识分子认为,毛泽东是希特勒斯大林这样的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今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124个诞辰祭日。在中国,不少毛信众涌到毛出生地湖南韶山,载歌载舞跪拜祭典这位让他们“站起来”的中共领袖。好多毛粉在各地上街游行敲锣打鼓,高呼毛万岁的口号,赞颂这位1976年去世的最高领导人。也有不少知识分子写文章,纪念毛泽东。

谁选择了毛泽东

一篇网文在微信群中被信奉毛的网友广泛流传,标题是:纪念毛泽东诞辰124周年:历史和人民选择了毛泽东。文章的来源是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作者不详。

这篇文章在历数了毛泽东的功绩后谈到了中共开始执政时说:“不错,建国之后,中国有过大饥荒。但建国之前,中国年年都是大饥荒。对这次惨剧,毛泽东无法推诿领导责任。但惨剧这直接责任人却不是他。”

文章没有提到直接责任人是谁。可能作者在暗指毛的副手刘少奇?文章也没有给出数据,证明“建国前,中国年年都是大饥荒”。文章也没有提到,中共执政后发生的饿死人最多的饥荒,就是在大跃进之后。

这篇文章继续说:“甚至在1958年,他就曾着手纠正“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中的左倾错误。 ”

文章也没有提到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这些“左倾错误”到底是谁搞起来的。几乎所有海外的评论毛的书籍和文章,都认为毛是大跃进和大饥荒的直接和唯一责任人。

这篇文章继续说:“不错,文化大革命中,确实有很多好人受到冲击,但毛泽东的威望却并未因此而受损。因为建国之后,人民群众是真正的既得利益者。因为文革中受冲击最大的是党内的官僚,并不是普通劳动者。为了给新中国建立完善的工业,毛泽东曾在政策上倒向苏联。但当他发现苏联居心叵测后,就立刻与苏联断绝关系。”

作者没有提到,文革中很多人受到冲击和毛泽东威望受损,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何逻辑关系。文章也没有提到,在时间顺序上是先有中苏决裂才有文革。

中共决议评毛三七开

有关中共执政后十年的这段历史,中共中央曾在1981年做出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并在这个决议中说:这十年中的一切成就,是在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党中央集体领导下取得的。这个期间工作中的错误,责任同样也在党中央的领导集体。毛泽东同志负有主要责任,但也不能把所有错误归咎于毛泽东同志个人。

决议说:“这个期间,毛泽东同志在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理论和实践上的错误发展得越来越严重,他的个人专断作风逐步损害党的民主集中制,个人崇拜现象逐步发展。党中央未能及时纠正这些错误。林彪、江青、康生这些野心家又别有用心地利用和助长了这些错误。这就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发动。”

在谈到文革时,该决议说:“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证明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论点既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符合中国实际。这些论点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的估计,是完全错误的。

中共这个决议在基本肯定毛泽东时也对其提出了严厉批评,不过,海外一些知识分子认为,这个决议还没触及到问题的实质和根本。

陈奎德:中国评毛煮了夹生饭

旅居美国的陈奎德博士是网络杂志纵览中国主编。他曾在一篇十年前发表的文章《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中提到:毋庸讳言,在当代中国,仍然存在相当数量为毛招魂的人。不像斯大林与希特勒,虽然此二人也不乏追随者,但已是残渣余孽,几杆破枪,不足挂齿了。

他说:“原因何在?因为中共历史的脓疮已经被权力包裹了起来,因此中国当代史中最重要最根本的‘政治清洁大手术’被‘煮了夹生饭’。 ”

陈奎德说,虽然1978年后曾有过邓小平主导的内部‘批毛’,但吞吞吐吐,欲言还休,犹抱琵琶半遮面。在缺乏新闻自由的中国,毛的大部分罪行都被强行隐没到了黑幕后面。对毛时代,缺乏彻底公开的全民大揭露和历史性的大辩论。

“少了这关键的一环,对毛就不可能有客观的历史定位,对冤死于受难于毛时代的千千万万同胞就无法交代,也对中国现代史欠下了不可拖欠的心债,而中国的进入世界主流就将遇到难以逾越的屏障。”

陈奎德的文章提到了主要在海外发表和出版的有关毛泽东的文章和书籍,包括李志绥的《毛泽东医生回忆录》,单少杰的《毛泽东执政春秋》,高华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高文谦的《晚年周恩来》、王若水的《新发现的毛泽东》,张戎夫妇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还有潘佐夫、梁思文的《毛泽东:真实的故事》。

四十年前在北大读书时就写过《论言论自由》的学者胡平,也在纵览中国等网站上再度推出其文章《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胡平:毛是暴君无疑

胡平说:对某些人,不等盖棺就可以论定。比如一个系列杀手,只要他杀人的事实得到确认,我们就可以判定他是个杀人犯,是个坏蛋,我们就有权对他绳之以法,乃至判处死刑,哪怕他还很年轻,远远没到自然死亡的时候。这就告诉我们,一个人,只要他犯下一起(或几起)十分严重的最新,我们就有权对他定性下结论。

胡平说:“毛泽东正是这种人。早在毛泽东发动大跃进造成至少三千万中国人活活饿死的滔天大罪时,他就已经使自己跻身于人类历史上最大暴君之列。毛泽东早就恶贯满盈了,没有文革这场浩劫他就已经是历史上的最大暴君之一了。加上文革这桩大罪,只是使他在人类离殇最大暴君的排行榜再往前移动几位,而他作为暴君的定性是早就确定不移的了。"

至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到底饿死多少人,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的林治波还北京学者吴法天,都批驳了饿死三千万的说法。林治波说:这个数字是有人抹黑毛泽东而造出来的。

不过,据腾讯今日话题1959年—1961年到底饿死多少人一文说:2011年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首次确认了1960年人口减少1000万。还有上海学者曹树基推算出1959-1961年中国的非正常死亡人口多达3250万。西安交大蒋振华教授推算出的数据约为1700万。上海大学教授金辉以国家统计局的人口统计数字为依据,认为“中国大陆人口的非正常死亡的绝对数字, 低限值也在4000万之巨。”

这篇文章说:金辉还认为总计损失人口数为6000万-7000万, 非正常死亡人口中,男女比5:2。1994年红旗出版社出版、吕廷煜所著《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纪实》则认为这三年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大约在四千万人左右。葛剑雄认为,“三年的大饥荒造成的人口过量死亡至少要超过1530万”。另外还有国外的学者测算出从890万到3300万不等。(李成瑞、尚长风《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数研究述评》)

旅居美国的学者胡平说:这里还暂且不谈毛在更早些时候犯下的几桩大罪,如镇反---毛泽东自己都说他发动的镇反运动比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还要厉害一百倍;还有血腥的土改运动和“三面架机枪,只准走一方”的强迫性的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消灭了整整一代经济精英,还有反右,如此等等。

胡平说:毛泽东的罪恶实在是罄竹难书。“除非你对这些严重的犯罪事实从根本上提出有依据的质疑,否则你就没有理由质疑我们的结论。如果你对这些事实都大体承认,但依然不接受毛泽东是暴君的结论,我们就要问你,你的暴君标准是什么?照你说,一个统治者还要坏到什么地步才算得上暴君?”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海峡论谈:泼墨习近平vs 泼漆蒋介石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9:18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