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8 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LGBT雇员受美国民权法案的保护吗?


“扎尔达起诉高空快车公司”一案的原告、已故跳伞指导员扎尔达 (courtesy photo)

美国司法部前不久不同寻常地介入了一起涉及LGBT性少数、非异性恋者公民个人就业问题的诉讼。该部门在向审理此案的一个联邦上诉法院提交的法庭之友陈述书中提出,1964年通过实施的民权法案第七条并未禁止基于性别取向的就业歧视。由于下级法院对这个联邦法律条款的解释迄今尚无定论,诉讼双方很有可能请求联邦最高法院审理此案,以明确LGBT社区在这个问题上的法律权利。

谁的发言代表政府?

7月26日,美国司法部作为非诉讼方向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提交了法庭之友陈述书,敦促法庭驳回一名声称因个人性取向被解雇的男子提出的诉讼。司法部在这份陈述书中指出,1964年通过的民权法案第七条禁止基于种族、肤色、宗教信仰、性别和国籍的就业歧视,但不包括基于性取向的歧视。

美国司法部发言人在给美国之音的电邮中说,这份法庭之友陈述书与司法部长期以来的立场以及10个不同上诉法院做出的判决是一致的,它重申了司法部的基本信念,即法庭不能超出国会所颁布的法律,扩大对法律的解释。

就在司法部提交陈述书的当天,川普总统在推特上宣布禁止跨性别者在军中服役。这一系列的举动令一些人士担心,奥巴马任内为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LGBT)社区所争取到的权利有可能大打折扣。

2015年,在奥巴马任内负责实施民权法案第七条的另外一个联邦机构“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EOC)曾经以三比二的票数裁定说,基于性取向的歧视是非法的,因为该条款涉及的性别歧视也包括性别认同歧视。但是,川普领导下的美国司法部指出,“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的发言不代表美国政府。

有关专家指出,在同一起诉讼中,不同政府机构提出相左的观点和政策,这种情况在历史上非常少见,但的确发生过,特别是在新旧政府更迭或过渡期间。但是,众所周知,美国司法部是代表政府提起诉讼和辩护的机构。

雇主被告性取向歧视

美国司法部介入的这起诉讼称为“扎尔达起诉高空快车公司”案(Zarda vs. Altitude Express),它由“高空快车”已故跳伞指导员扎尔达提出。

2010年,扎尔达在指导一名女性顾客进行双人高空跳伞之前,为了缓解因为相互捆绑在一起而有可能产生的尴尬,向对方说明自己是一位同性恋者。这位女性的男友听闻此言后向该公司提出了申诉,公司随即解雇了扎尔达。

扎尔达认为自己遭到了非法解雇和歧视,于是以违反民权法案第七条为由,在纽约东区联邦地区法院起诉了他的雇主。但是,法庭判决指出,民权法案第七条不保护他作为同性恋者受到的歧视。不幸的是,2014年,扎尔达在瑞士的一次固定物跳伞事故中丧生,此案的原告后来变成他的地产代理人。

2017年,纽约民权律师格里高利·安托利诺(Gregory Antollino)依据纽约州的法律以及联邦法律,代表扎尔达继续上诉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

安托利诺说:“扎尔达因为是同性恋而被解雇,这在纽约州是违法的。他被解雇还因为他与人们旧有的性取向观念不符。一个男人因为喜欢另一个男人,就失去工作,这么做对其构成性成见,违反了民权法案和联邦法律。”

由三名法官组成的审议庭维持了下级法院的判决,但表示,如果全庭审议赞同扎尔达的法律依据,他有权要求重审。全庭审议现定于9月26日举行。

“高空快车”公司的辩护律师迄今尚未回应美国之音记者提出的采访请求。

性歧视定义引发争议

诉讼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如何定义民权法案第七条中提到的“性别歧视”。

维护同性恋权益的人士提出,随着历史的发展,国会1964年通过的这个法律中提到的“性别歧视”,应该包括当今社会中存在的“性取向歧视”。

同性恋组织“拉姆达法律辩护和教育基金”的律师达格里高利·内文斯(Gregory R. Nevins)代表该组织向法庭提交了法庭之友陈述书。

他说:“虽然民权法案的目的是帮助包括非洲裔在内的少数族裔以及妇女获得平等就业机会,但这个法律的制定不是狭义的,法庭的解释是广义的。”

但是,保守派组织“自由法律顾问”的创始人和主席马修·斯塔韦尔(Mathew Staver)反驳说,民权法案第七条不包括性取向或性别认同。

“自由法律顾问”的创始人和主席马修·斯塔韦尔(Mathew Staver) (photo credit: Liberty Counsel)
“自由法律顾问”的创始人和主席马修·斯塔韦尔(Mathew Staver) (photo credit: Liberty Counsel)

他说:“司法部代表该法律的原意以及对它的正确解释。在提到“性”这个字时,法律规定禁止基于性别的歧视,它是指禁止基于男女性别的歧视。”

波士顿大学法律教授迈克尔·哈珀(Michael C. Harper)预计,鉴于联邦下级法院对这个问题的判决不一致,此案最终有可能上达联邦最高法院。

他说:“美国不同的地理区域都设有相应的上诉法院,当其中两三个上诉法院做出不一致的判决,特别是面对如此具有争议的政治问题,公众观点又出现分歧时,通常情况下,案子会上达联邦最高法院。”

具有司法审议权的联邦最高法院2015年做出历史性判决,使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这起棘手的案子将在法庭和国会的权力之间再次形成较量。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