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3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人人疏远普京政权 唯中国例外


俄罗斯著名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2018年5月5日被捕前与支持者们一起抗议普京继续执政(路透社)

俄罗斯与西方交恶后,一些前苏联地区国家刻意与普京政权保持距离。它们都按照自己的方式而不是俄罗斯版本举行二战胜利纪念活动。俄罗斯的关键盟友都缺席了红场阅兵和普京就职典礼。哈萨克斯坦甚至拒绝在联合国舞台上支持俄罗斯。在这一趋势下,中国继续与俄罗斯走近。

向国外扩大影响 俄大使参加北京游行

2015年5月9日,莫斯科市中心,佩戴“圣乔治丝带”的“不朽军团”游行。
2015年5月9日,莫斯科市中心,佩戴“圣乔治丝带”的“不朽军团”游行。

与西方交恶使俄罗斯正变成有毒资产,对俄罗斯较为了解的一些前苏联地区国家都尽量避免与莫斯科走近。乌克兰危机之前,绝大多数前苏联地区国家与俄罗斯一起举行二战胜利纪念活动。但如今,这些国家尽可能按照自己的方式而不是俄罗斯的版本举行活动。

俄罗斯几年前发起了两项重要的二战胜利纪念活动,包括5月9日“不朽军团”活动,民众手持二战中先辈的画像上街游行,以及作为胜利象征在胸前佩戴“圣乔治丝带”。俄罗斯还积极推动把这些活动推广到国外。在中国和世界各地,最近两三年都举行了相关活动,俄罗斯驻中国大使几天前也参加了在北京的“不朽军团”游行。

俄国版二战纪念活动受邻国抵制

但这两个活动今年却受到了前苏联地区国家反感和抵制。与俄罗斯关系最为密切的白俄罗斯不久前一度禁止在首都明斯克举行“不朽军团”游行。两名佩戴“圣乔治丝带”的俄罗斯人几天前在乌克兰基辅机场被禁止入境。乌克兰几年前还决定同西方步调一致,与欧洲各国一道把5月8日,而不是5月9日当作二战胜利纪念日。

俄罗斯细雨电视台报道说,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都禁止了“不朽军团”的游行,白俄罗斯举行了相类似的活动取代俄罗斯版本。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都根据各自国家国旗颜色设计了自己的“胜利丝带”以此取代俄罗斯版的“圣乔治丝带”。

象征俄罗斯民族主义抬头

波罗的海国家立陶宛议会几天前提出法案,打算把“圣乔治丝带”与法西斯和共产主义标志等同起来,在公开场合全面禁止。

俄罗斯军人和乌克兰东部分离势力武装人员几年前佩戴“圣乔治丝带”参与了入侵乌克兰和吞并克里米亚的行动。许多前苏联地区国家因此把“圣乔治丝带”当成崇尚武力的俄罗斯民族主义抬头的象征。

最亲密盟友缺席红场阅兵 外国元首寥寥无几

出席二战胜利纪念活动和红场阅兵的外国领导人同样寥寥无几。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被认为是俄罗斯的两个最亲近的盟友。这两个国家领导人过去是5月9日莫斯科红场阅兵的常客。但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和哈萨克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都没有出席今年和去年的红场阅兵活动。

去年出席5月9日红场阅兵的外国元首仅有摩尔多瓦总统。出席今年红场阅兵的外国领导人包括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莫斯科的国际问题分析人士说,这两位领导人访俄陪同普京出席红场阅兵目的是为了要解决一些问题。武契奇同普京讨论了能源供应和能源管道议题。内塔尼亚胡则寻求以色列攻击在叙利亚的伊朗势力时,俄罗斯不要插手。

普京就职典礼低调 克里姆林宫门庭冷落

不久前举行普京就职总统典礼时,仪式气氛不但低调,克里姆林宫更门庭冷落。包括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领导人在内,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位现任国家领导人出席普京的就职典礼,仅有目前受雇于俄罗斯国有能源企业的前德国总理施罗德出席了仪式。

中亚关键大国与美走近 俄嫉恨不满

俄罗斯的一些传统盟友在克里姆林宫陷入困境时不但有意疏远俄罗斯,甚至接近西方,这已经引起了莫斯科的嫉恨。俄罗斯正密切关注马上将开始的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对美国的访问。

哈萨克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也在今年1月访问了华盛顿,双方当时签署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几十个经贸协议,哈萨克斯坦还决定购买一批美国波音飞机,为美国在哈萨克投资提供优惠和方便,同时单方面对美国和其他几十个西方国家公民实施免签证待遇。此外,双方当时还强调强化中亚五国与美国的5+1机制,来解决中亚和阿富汗问题。

削弱俄影响 哈萨克文放弃基里尔字母

为了进一步削弱俄罗斯影响,哈萨克还决定几年之后,哈萨克文不再使用俄语中的基里尔字母,转而使用拉丁字母。

面对俄罗斯的不满,哈萨克官方表示,哈萨克斯坦是主权独立国家,有权决定自己的内政外交政策。

哈萨克弃权 中俄成孤家寡人

更让俄罗斯外交和政界愤怒的是,上个月美英法三国对叙利亚境内目标发动导弹攻击后,俄罗斯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了一份有关叙利亚的决议草案,作为安理会成员的哈萨克斯坦没有支持俄罗斯,而是投了弃权票。

相比之下,中国给俄罗斯雪中送炭。当时仅有中国、玻利维亚和俄罗斯三国投票支持了这一决议草案。

俄在叙利亚孤军奋战 哈萨克不会联俄反美

哈萨克国际问题分析人士托伊岗巴耶夫说,俄罗斯提出的决议草案充满了激烈反美内容,并不是为了结束叙利亚战乱,哈萨克绝不会与俄罗斯联手反对美国。他说,如果哈萨克当时投赞成票,那等于支持普京的宣传机器,因此,沉默是金,这是哈萨克最好的选择。

有俄罗斯媒体最近报道,在叙利亚俄罗斯目前孤军作战,得不到到上海合作组织和独联体集体安全防卫条约组织成员国的支持,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都无意派兵去叙利亚。

担心被俄侵略 不信任莫斯科

哈萨克政治学者萨特帕耶夫说,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乐于炫耀武力,克里米亚被吞并后,许多国家都不愿意看到俄罗斯影响扩大。

萨特帕耶夫:“其实对俄罗斯充满了不信任,特别是中亚国家。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不相信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在某种程度上不信任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国内有非常多的人很反感,特别反对俄罗斯在政治和安全领域扩大影响。”

萨特帕耶夫说,人们都担心俄罗斯想恢复苏联时代的影响,许多国家会重复乌克兰遭俄罗斯侵略的命运。

中国逆流而上 俄中联手对抗美国

但中国逆流而上与俄罗斯继续走近。两国目前正在准备普京总统下个月访华,两国高级官员说,双方将签署一系列重要协议。

在最近举行的一些国际讨论会上,两国官方学者都呼吁在同时面对美国压力时,中俄两国更应该背靠背彼此支持。有俄罗斯官方学者甚至提出俄中两国应挑头共同组建新的国际秩序。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