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6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刘晓波生前好友北京举行追思会


刘晓波“头七”公祭:生前好友北京追思会现场。(与会者提供图片)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零八宪章起草人之一刘晓波7月13日在当局严密隔离中去世。7月19日,刘晓波去世的第七天、也就是中国俗称的“头七”, 刘晓波的部分生前好友在北京一家酒店举办追思会,缅怀刘晓波的一生和讨论他的政治遗产。刘晓波生前的律师莫少平、尚宝军,作家江棋生、徐晓等20余人参加了追思会。

江棋生是八九民运参与者和零八宪章起草人之一。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周三晚八时,与会者在悲痛庄严的气氛中开始向“被迫害致死的”刘晓波表达哀思。

与会者点燃蜡烛,向刘晓波遗像献鲜花、鞠躬并默哀三分钟。与会者依次发言,回顾刘晓波的一生,寄托对刘晓波的哀思,整个活动历时两个多小时。

会议主持人表示:“今天,我们为罹难的晓波送行,并追忆他的行迹。”

主持人指出,“晓波患病及死亡,突然而离奇,这增加了我们每个人的震惊和悲痛。晓波死亡的极端,与当局处理的极端,形成难以形容的冲突两极,给未来解释留下繁重的任务。”

刘晓波“头七”公祭:生前好友北京追思会现场。(与会者提供图片)
刘晓波“头七”公祭:生前好友北京追思会现场。(与会者提供图片)

律师尚宝军介绍说,当局没有干扰此次活动,然而部分与会者乘坐警车来到酒店。

江棋生表示,国保一早打电话,要求他不出席当晚的追思会,被他拒绝,最后国保用警车送他去了会场。此外,清华大学学者秦晖夫妇受到校方当局警告,但仍然坚持参加追思会。

官方称,刘晓波的部分生前好友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周三参加追思会的江棋生指出,北京追思会的与会者都是刘晓波的生前好友,而在沈阳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所谓好友,他都不认识,是冒牌的。

原拟出席北京追思会的部分刘晓波好友由于国保阻拦,未能成行。刘晓波生前好友胡佳被当局软禁在家。胡佳称,当局对他的软禁要持续到“头七”结束后才解除。

北京异议人士何德普夫妇周三到达沈阳悼念刘晓波,被沈阳国保控制,周四下午被送回北京。

一些广州公民周三晚上在海边摆放空椅子,点燃蜡烛悼念刘晓波。

刘晓波“头七”公祭:广州公民在海边举行悼念活动。(网络图片)
刘晓波“头七”公祭:广州公民在海边举行悼念活动。(网络图片)

刘晓波逝世后,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依然下落不明,未与外界联系。刘霞在北京的寓所目前无人居住,仍然受到便衣人员监视。官方一直宣称刘霞是自由的,刘霞作为中国公民,有关部门会保护她的合法权利。有传言称,刘霞被旅游到云南,有国保陪同。刘霞何时能回北京尚不知晓。

图片集:刘晓波病逝:哀悼,海葬,怀念和抗议(47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