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0 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环时采访在押律师被批违法舆论审判


人权律师江天勇去年失踪前与其他律师和陈桂秋去长沙二看(网络图片)

在3月1日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失去自由的第100天,其委托律师多次申请会见被湖南警方拒绝之际,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周三晚发布对江天勇的长篇“采访”报导,令外界震惊。采访声称江天勇承认“捏造”湖南律师谢阳遭受酷刑,是为“迎合西方媒体的口味”,抹黑中国政府和司法机关。

胡锡进为总编辑的环球网3月1日晚发出《揭秘“谢阳遭酷刑”真相: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的采访,称从2016年10月起,一系列有关“律师谢阳在监视居住期间遭酷刑”的文章被西方媒体炒作,并在网络流传。

采访报道说,环时记者近日从湖南省检察院获悉,所谓“谢阳遭遇酷刑”一事并非真实,相关文章系此前因涉嫌煽颠等犯罪而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江天勇所策划。采访称,江天勇向记者表示,当时捏造此事就是为了“迎合西方媒体的口味”来抹黑中国政府和司法机关。环时的采访随后被中国各大网站等转载。

掩盖真相?

江天勇在美国的妻子金变玲星期四在推特上表示,3月1日是江天勇失去自由第100天,家人、父母和委托的律师苦苦寻找,没有一丝音讯,官媒却在黑夜发消息,看到江天勇目光呆滞,脸色憔悴。她说,一个记者能见到江天勇,而律师却不能见到,请求公示记者如何见到江天勇,通过这样一篇文章,不能掩盖709律师包括江天勇被酷刑的事实。

环时的采访称,江天勇向谢阳家属陈某灌输“遭遇酷刑”的想法,要陈某将其编造的“谢阳遭遇酷刑”的情况以文章形式写出来,再由江加以润色,并通过一些境外媒体、外国驻华使领馆人士的微信群向外界发布。

环时还称,在谢阳羁押期间,司法机关曾拟安排谢阳妻子会见,但江天勇唯恐两人见面将使谢阳的思想发生转变,打乱其计划,便极力劝说陈不要去,陈完全听从了江天勇的摆布。

难于核实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四上午、中午和下午多次拨打谢阳妻子陈桂秋电话,希望核实环时采访中一些说法,但一直都是暂未接通的语音。记者联系其他709大抓捕在押维权律师的家属,她们也证实无法联系上陈桂秋。外界怀疑,陈桂秋的手机或者本人可能已被“控制”。

另外,环时还称,针对江天勇等人编造的“酷刑”一说,环时记者也采访了犯罪嫌疑人谢阳。他告诉记者,2017年1月,律师曾在会见中将境外媒体的相关报道情况告诉了他。记者注意到,律师会见谢阳后,再次在网络上抛出一份所谓的“律师会见谢阳笔录曝光”一和二,这些“笔录”和此前境外媒体炒作的、由江天勇炮制的谢阳遭遇酷刑的内容如出一辙。

零真实性

美国之音记者经多次拨打后,星期四下午联系上1月19日对外发布“会见谢阳笔录”的谢阳辩护律师陈建刚,核实环时采访的一些提到陈建刚律师的部分。陈建刚表示,他在写一篇详细回应环时采访的文章。

记者:“环球时报江天勇的采访报导,您是什么看法?”

陈建刚:“中国古人有一句话,叫‘三木之下,何求不得’?一个人上枷棍那种酷刑,任何口供都能得来。江天勇之前被抓过多次,也受过酷刑,也做过违心的口供。他知道酷刑的厉害。他被抓之前,就和朋友们说过,如果他被抓了,他酷刑之下肯定会屈服,就是让他怎么说,他就怎么说。”

记者:“这篇报导的内容,您认为真实性怎么样?”

陈建刚:“真实性等于零,有关江天勇他说的那些,真实性等于零。但是,谢阳说了几句话,我太了解谢阳了,在这种状态下,他不会说违心的谎话。谢阳说得很清楚,他现在每天可以睡9个小时,每天可以吃饱饭。这是在看守所,是经过律师会见抗争之后,得出的这么一句话,就是看守所没有虐待他。那么,我们说他受到的酷刑,是他被抓了之后的半年内,在指定监视居住期间,跟看守所不相关。”

记者:“环球时报提到,您写的那篇会见谢阳的笔录,是江天勇跟您合作,或者是…”

陈建刚:“我了解这个内容。两份笔录是我一个字一个字敲下来的,我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向谢阳提问,他回答我,我就是这样搞下来的。我不会服从别人的这种安排。”

记者:“跟江天勇有没有任何关系,您写的这个笔录?”

陈建刚:“没有任何关系。我是见不到江天勇的,我见他是在2016年1月元旦的时候,我和他见了个面,一块儿吃了顿饭。直到他2016年11月26日被抓,我在这个过程中没有见过他。”

记者:“通电话吧?”

陈建刚:“通电话,没有。我告诉你,他只是给我留了一段语音,他说我写的一篇文章,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

记者:“内容跟谢阳有关系吗?”

陈建刚:“没有,是我写的那篇张思之论的那篇。”

违法法律

此外,江天勇的辩护律师陈进学和覃臣寿,星期四发表致全国律协、长沙市公安局、湖南省检察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部门的律师意见书,严厉谴责长沙市公安局和环球时报的违法行为,并将立即开展投诉、控告、诉讼等一系列法律行动。

声明强调,辩护律师已三次申请会见江天勇都不被许可,理由是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但令人关注的是,让与该案无关的环时记者优先于律师、家属会见江天勇,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属于典型的滥用公权行为,是媒体抹黑与舆论审判,十足的游街示众。

声明质疑,在没有保障律师会见权情况下,环时对江天勇的采访,应视为为虐待、酷刑合法化辩护、洗地,动机邪恶,律师对无关人员的采访的行为和内容,不予认可。

北京知名律师刘晓源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对环球时报采访江天勇感到很惊讶,长沙警方的做法没有任何法律和法规依据,是违法行为。

他说:“我们感觉很奇怪,辩护律师、家属都不知道人在什么地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辩护律师申请会见,办案机关不同意,但是又主动安排记者去采访,然后通过媒体公布出来。犯罪嫌疑人的口供也作为证据,侦查阶段的证据是属于办案秘密的,不能泄露出来的。这显然是违法了,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律师申请会见是有法律依据的,一个是刑事诉讼法,一个市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四下午致电长沙市公安局警务督察等电话,一直忙音。信访接待的男士表示,不了解案情,要记者找有关部门联系。

江天勇是知名人权律师,曾因代理多起人权案件2009年被注销律师执业证。虽然不断遭到骚扰、关押及殴打,但一直坚持人权工作。江天勇去年11月21日晚突然“失联”。中国媒体12月16日报导,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与境外机构、组织、个人相勾连,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受到公安机关的扣押,但没有交代负责案件的公安部门。

江天勇的父亲去年12月23日收到长沙市公安局的通知书,称江天勇以涉嫌“煽颠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江天勇的代理律师几次申请会见,都以案件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被拒绝。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