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8 2018年8月16日 星期四

香港本土派梁天琦暴动罪判囚6年


梁天琦(左二)6月11号前往高等法院听取对他的判决

前年农历年初一香港旺角冲突,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等人早前被裁定一项暴动罪名成立,高等法院法官星期一判刑表示,不接受政治诉求为求情理由,亦有案例显示任何选择参与暴动的人都是咎由自取,判刑必须有阻吓性,判处梁天琦监禁6年,同案另一被告卢建民判监7年,是旺角冲突案至今判刑最重的被告。有本土派团体回应判刑表示,担心梁天琦成为香港的刘晓波,因为争取民主被判长期监禁。下面请听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汤惠芸从香港发来的报道。

2016年2月8日晚至9日、农历年初一至初二清晨的旺角冲突,最初由本土民主前线号召市民到旺角声援小贩,维护香港人农历新年夜市的传统,到后期群众与在场警员爆发冲突,演变成大规模的警民冲突,有人向警察掟砖,亦有警员向天开枪驱散示威者,是香港主权移交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警民冲突。

警方事后拘捕最少91人,其中至少31人被控暴动罪受审,10人转介至高等法院审理,包括本土民主前线案发时的发言人梁天琦等5人,被控煽惑暴动及参与暴动等罪名。陪审团今年5月中一致裁定,梁天琦煽惑暴动罪名不成立,但一项暴动罪名成立,另一项暴动罪则未能达致有效裁决。

高等法院法官彭宝琴星期一(6月11日)判刑表示,不接受政治诉求为求情理由,法庭不容许有人将民生及政治等争议诉诸暴力,否则会对社会带来错误讯息,以为对政府及社会现况不满就诉诸暴力行为。

法官又引述案例显示,暴动属于“集体性质的案件”,有人选择参与,后果都是咎由自取,亦不能诉诸被挑衅作求情理由,以为有强烈诉求就可以聚众犯事,法庭只会关注暴力行为对社会安宁的影响。法官又表示,量刑需要显示整体暴力情况及规模等,而不是各被告的单一行为,并须判处阻吓刑罚。

法官表示,27岁的首被告梁天琦一项暴动罪被裁定罪名成立,以及早前承认一项袭警罪。法官表示,梁天琦在亚皆老街连同他人一同参与暴动,破坏社会安宁,他离开砵兰街后,再与人群在亚皆老街向交通警投掷玻璃樽和垃圾桶等杂物,有新闻片段拍摄到梁天琦用胶桶及木制卡板袭击警长文锦玑又用脚踢他。

法官表示,梁天琦承认的袭警罪,有警察永久伤残1%至2%,附近又有人纵火,是有规模、有组织,而亚皆老街暴动一度有200人面对10名没有装备的警员,强弱悬殊,暴动罪量刑起点6年;至于袭警,量刑起点18个月,由于一早认罪,减至12个月,由于两罪属同一事件,两项控罪刑期同期执行,判梁天琦监禁6年。

法官表示,31岁的卢建民一项砵兰街暴动罪名成立,他参与的砵兰街暴动有500人聚集,而且是有预谋、有组织,因为他们戴上口罩、更换盔甲,人群更与警方对峙4小时,并投掷石头、砖块等,又淋拨液体。

法官表示,卢建民一早在场协助现场小贩推车,又一同指骂食环署人员,其后又被拍摄到他11次掷物,又拾起泥沙袭击警员。法官表示,卢建民积极参与当中,量刑起点为7年,由于不认罪不能扣减刑期,判处监禁7年。

本案受到香港各界关注,法庭内的旁听席及法庭外的公众席都坐满人,双学三子黄之锋、罗冠聪及周永康;本土派的青年新政梁颂恒等社运人士,星期一早上都有到法庭旁听法官判刑。

青年新政的梁颂恒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法庭的判刑是“意料之内地重”,因为早前在区域法院审理的部份旺角冲突案件,有被告被判超过4年的监禁,梁颂恒认为,梁天琦等"被重点打击"的对象,就被加重刑罚。

梁颂恒又认为,法庭的判刑有政治考虑,而且缺乏一致性(consistency),他举例2016年有南亚裔小贩推跌食环处执法人员,令对方死亡被控误杀,被判监禁1年。梁颂恒表示,旺角冲突没有导致任何人命伤亡,但当局以暴动罪检控示威者,今次案件法庭判处6年甚至7年的监禁,欠缺一致性,令人无所适从,他认为不会带来阻吓作用,反而可能令人走向极端。

梁颂恒说:“法庭没有consistency(一致性)很久,你这样做如果当是一个有犯罪倾向的人,我为何不杀呢﹖我不如‘做尽’一些。这个讯息其实是很差、很差,我们社会上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会希望见到这些画面发生,但是法庭给的讯息是这样的,即是‘杀人放火金腰带’,我要做就‘做尽’一些,是不是要这样呢﹖ ”

梁颂恒表示,法官考虑旺角冲突背后的政治问题及诉求,但是她又认为当晚的示威者是有预谋、有组织,他们为何会无原无故走在一起闹事﹖梁颂恒认为法官的判刑理据自相矛盾,而当局不去处理目前香港不民主的政治制度,社会资源分配不均等的问题,将来时机一到可能会触发更大规模的抗争。

梁颂恒说:“人是会有愤怒、群体是会有愤怒,如果愤怒没有任何条件去疏理,其实它会一直存在,今日我们社会就是这个状况,人会有他变好的心态,希望社会变得更加好,这些得不到疏理的话亦会一路存在,你现在强行把它压下去,不代表它会不存在,你将他们当中追求的人尝试困在监牢里面,他亦不会无原无故改变了想法。”

梁颂恒表示,暂时青人新政或者其他本土派团体,未有针对今次判刑举行声援梁天琦等被判入狱的旺角冲突抗争者,他认为与其举办形式化的行动,不如在日常生活中,将抗争者追求民主的理念与身边的家人、朋友或者街坊分享,也可以写信给在囚的抗争者鼓励他们,这些行动对在囚抗争者更有帮助。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道,本案为香港开埠以来暴动罪最重的判刑,其中卢建民就一项暴动罪被判监7年,之前所有旺角冲突案都只是在裁判法院或区域法院审理,被控暴动罪的被告则在区域院审理,在最先审理的几宗案件大致判监3年,有认罪的被告判监2年9个月,亦有因为被告年轻,被判入教导所,判监最重的被告除暴动罪外同时涉及纵火,被判监4年9个月。

报道并表示,暴动罪在香港甚为罕见,过往只是用于六七暴动、白石难民营冲突及喜灵洲戒毒所骚乱事件,其中一宗六七暴动的案件,被告判监两年。

新成立的追求香港独立的本土派学生组织"学生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六七暴动时港英政府处理暴动案件的方式,与目前主权移交后的中国政府有很大分别。他认为港英时期香港的宗主国英国,是一个法治的国家,对于反政府的示威者都会依案例刑期去判决。

陈家驹认为,现在统治香港的中国政府,它对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等维权人士,都会判处不合理的监禁刑期,他担心律政司就另一项陪审团没有达成共识的梁天琦涉嫌参与暴动案进行重审,会令梁天琦变成香港的刘晓波,因为争取民主被判长期监禁。

陈家驹说:“我们香港其实慢慢步向类中国的政治检控的情况,有机会梁天琦就会变成下一个刘晓波这样的人,现在梁天琦已经在服刑,即是如果它(当局)再拖一段时间才判另一个刑期的话,如果法官决定分期执行的话,可以再长一点的(服刑)时间,当时的民怨,或者当时政府控制这个社会的手段我们不知道,所以我们很担心梁天琦会变成下一个刘晓波的人物,长期被监禁在囚牢里面。”

陈家驹表示,联盟的成员以及讨论区的网民,对梁天琦被判监6年的反应,主要都是感到愤怒,又预期日后的抗争会“做得更尽”。

陈家驹说:“当然亦有人会觉得他(梁天琦)真的不值,(判监)6年是为了小贩,所以我们组织或者我认识的独派的本土组织都是,他们现在采取一个有效的方法。他们不介意和平还是勇武的,就是只要那件事情我们思考过前人做过,可能有些方法更有效的话,我们就会去做,所以我们不排除更有效的勇武抗争有机会再出现。”

到法庭旁听的社民连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表示,本案是“政治报复”,他认为是港府对雨伞运动后抗争者反抗的报复,完全不同意法官的判刑。梁国雄将六七暴动与本案比较,他认为旺角冲突实在称不上为暴动,如果真的暴动就有宵禁,但旺角冲突没有警察或者市民死亡。他又表示前特首梁振英将旺角冲突定义为暴动,再安排案件高调审讯,“系政治意义多过刑事意义”。

本案认罪的被告黄家驹,承认参与一项亚皆老街的暴动罪,传媒片段亦拍下他向警员投发泡胶箱,他被警方拘捕后在警诫下说:“啲人出嚟我就出嚟,当时好乱,好多人,之后我就俾你拉咗。”

法官判刑表示,黄家驹很早期已被捕,未有参与之后的事件。判刑起点四年半,加上认罪,略为减刑,判囚3年半。

代表梁天琦的资深大律师蔡维邦表示,刑期“绝对唔轻”,他已向梁天琦解释,而梁天琦正考虑是否就定罪和刑期上诉;亦就控方申请一项陪审团未达成共识的暴动罪重审的事宜作考虑,预料梁天琦需要与家人商量,相信一两星期内会有决定,蔡维邦并表示,再经历一次重审未必符合梁天琦的最佳利益。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