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45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港人辩论一国两制实践及未来


公民实践培育基金论坛参与者合影(公民实践培育基金脸书图片 )

在香港回归20周年前夕,由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等人发起的“公民实践培育基金”,近日在港大举办“2047:香港何去何从?”的论坛,邀请多位重量级人士讨论香港20年来的历程,探讨未来的发展。

致力于维护香港核心价值的公民实践培育基金,星期六邀请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前基本法起草委员李柱铭大律师、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大律师、香港众志主席兼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先生,以及电影策划人兼导演伍嘉良,参与公民实践论坛,与2、300观众分享对未来30年的前瞻,讨论香港二次前途。

由乐观转悲观

基金会创建人之一的陈方安生致辞时表示,过去5年让她从一个对一国两制充满信心的乐观支持者,变成“一半空”悲观者。她强调,“过去五年这么多动荡及成为国际新闻的事件,包括2014年雨伞运动、2015年铜锣湾书店人员被绑架及拘留等,实在令人感到沮丧。加上香港的高度自治不断被侵蚀、管治质素下降、中联办持续干预香港内部事务、香港的新闻自由及核心价值受到严重威胁”。

陈方安生表示,港人最希望听到的,是即将访港的习近平主席可以为香港带来正面讯息,就是向港人确保,中央政府仍会紧守“一国两制”的承诺,中央政府仍对香港抱有愿景和信心。

陈方安生还表示,她赞同候任特首林郑月娥有关港独声音只是一小撮人意见的看法,认为北京不应反应过度,要集中研究怎样向香港年青人确保,他们的生活方式及一直享有的自由、珍惜的核心价值能够得以维持。这才是争取港人民心的最有效方法。

官员不敢维护高度自治

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表示,目前港府中没有官员敢为维护一国两制下的高度自治权发声,认为他们有责任维护高度自治。李柱铭批评,中联办干预香港内部事务,是香港回归20年后最大问题,没有赢得民心,反而激发部分港人主张港独。

李柱铭强调,希望高层领导人不要支持人大释法常规化,否则只会推翻香港法制,严重破坏香港法治精神,令香港不能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再为国家作出贡献。

只会无两制

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表示,香港回归20年一国两制实践大致成功,但确实出现一些重大问题,至今普选、反国教等问题仍无法解决。曾钰成表示,港人,尤其是政治人物应要谨记,港独、自决都是十分敏感的话题,不要越过中央对一国两制和港人治港的底线。港人没有其他选择,不要以为放弃一国两制,就可找到其他出路,如果放弃一国两制,不会无一国,只会无两制,意味着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要告终。

曾钰成警告,如果一国两制越行越窄,年轻人不再觉得一国两制有好处,中央也担心影响国家安全,则一国两制“变形走样在所难免”,2047年后也很难不变,对香港或中央都没有好处。

曾是亲北京的民建联创党主席的曾钰成,回避是谁最先造成回归20年后一国两制“走样、变形”的提问,只是称,香港目前最重要是要返回到“正路”,而不应争论责任问题。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回归20年来,一国两制最成功的方面包括自由市场经济正常平稳运作,这主要得益于香港的好的法治环境。此外,公务员系统运转有效,服务市民良好,而且政府贪腐情况得到有效遏制,尽管近年一些案件表明官商勾结现象还是比较严重。

政改无果最大失败

郑宇硕认为,一国两制实践最失败的地方是普选政改失败,北京愈发干预香港政制发展,强调一国大于两制,香港管治权中央给多少就有多少,没有剩余权力。

他说:“最失败的当然就是政制改革,就是北京对于港人直接选出行政长官、立法会全部的议员,是绝对不放心。2013年政改的讨论、2014年的占领运动,香港人民主的诉求跟北京的政策,到了摊牌的阶段。北京这两年的姿态就是说,一国两制的框架、底线是我定的,你得接受,不接受就拉倒。现在是一国比两制更重要了,两制有多少、高度自治有多少,都是北京定的。”

郑宇硕表示,北京近年对香港加紧干预,导致港人对北京不信任、对一国两制的信心大幅度下降,令到移民再次成为热题。

他说:“这种干预也影响香港人担心,不但民主没有了,而且固有的核心价值、生活方式,也受到威胁。香港很容易变成一个很像中国大陆这样子的城市。具体反映在最近一两年,很多人就重新提起移民这个话题了。年轻一代,百分之四十多要考虑到外地发展了。”

司法独立面临困境

郑宇硕还表示,言论自由、资讯自由以及司法独立,是香港维持国际金融和商业服务中心的基本条件,但近年中国人大几次对基本法释法,尤其是在高等法院就立法会议员就职宣誓风波进行一审判决前,就自行对基本法有关宣誓的104条释法,严重冲击和损害了香港的司法独立。

他说:“但是在北京不断干预的底下,中国的领导层说立法机关、司法机关也要尽量协助行政机关施政了,这个不是司法独立的精神。最近重要的有关香港政策的智囊人物,像饶戈平跑出来说,最好就是人大常委会对香港的释法常态化。这样子,香港的司法独立根本就没有了。”

郑宇硕表示,北大法学教授、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饶戈平的表态,就是把香港看成中国的一个普通城市,本质上就是要把香港变成一国一制,这应当引起港人的高度警觉。

此外,“民主自决派”的香港众志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在港大的论坛上也表示,香港回归20年后面对困局,犹如被一道墙包围,港人只能不断尝试用拳头击破围墙,突破困局,过程中难免会受伤。罗冠聪认为,政府如果继续以谎言治港,只会让港人与中国的距离越走越远。罗冠聪呼吁,港人抗争要保持耐性和初心,未来会继续抗争。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