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3 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印尼仍面临假新闻问题


印尼抗议者在法律援助学院办公室外反对共产主义(2017年9月18日)

在雅加达竞争激烈、网络谣言满天飞的选举举行几个月之后,虚假新闻依然是印度尼西亚的一个问题。上个月,警方逮捕了一个专门制造假新闻的网络水军组织萨拉森(Saracen)的三个头目。雅加达最近的两次纪念1965年的屠杀的活动,也因为假新闻促成的反共抗议而不得不叫停。

上个星期六和星期天,抗议者打断了雅加达法律援助研究所举行的活动。该研究所称,有关该研究所活动的性质的假消息导致一些抗议者在该研究所外抗议,而该研究所的活动一次是一个跟1965年屠杀幸存者举行的研讨会,一次是一个有诗歌朗诵和音乐表演的社区活动。

雅加达法律援助研究所发表的新闻通报说,“显然有人散布了假消息,散布了基于虚假指控的宣传,还有系统而广泛地发布的攻击法律援助研究所的指令,声言我们的活动是共产党活动,要有共产党宣传歌唱活动,但实际情况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现在还不清楚究竟是谁策动和发布了那些有关雅加达法律援助研究的假新闻。

萨拉森

雅加达邮报报道说,印尼警方表示,萨拉森组织接受一些政党和候选人的订单按需制造诽谤性的网络内容。订单金额在每月7500万到一亿印尼卢比之间(相当于大约5650到7540美元)。警方还表示,这个网络水军组织操控着80万社交媒体账号,播发警方所称的仇恨性言论。

眼下的印尼政府很希望在目前还没有重大选举的情况下打击虚假新闻。印尼记者反虚假新闻网络表示,在雅加达特区首长选举期间,五分之一以上的假新闻直接涉及政治。即使被广泛转发的前雅加达特区首长所谓的亵渎神圣的视频也是由一个当地大学教授通过移花接木的手法制造的假新闻。

印尼现任总统佐科威·维多多也是假新闻的攻击目标。在2014年总统选举竞选期间,有人散布有关他的宗教和族裔的假新闻。

印尼国内保安总管维兰托上个月对记者说,印尼国家警察正在调查萨拉森的“结构和动机”。印尼警察打击网络犯罪部主任伊姆兰说,该水军组织“组织机构良好”,能在不同的地方协调行动。

雅加达法律元援助研究所抗议

雅加达法律援助研究所和当地警方表示,有关该研究所社区活动的假新闻在上个周末引发抗议。在印尼,同情共产党或共产党活动的指称依然是高度敏感的话题。1966年,在军人独裁者苏哈托上台之后,共产主义在印尼被取缔。

国际人民法庭是一个调查大规模屠杀和侵犯人权事件的组织。该组织的义工雷扎·穆哈拉姆说,“在雅加达法律援助研究所举办活动之前的10天,那次研讨会的话题大纲在互联网上流传,标题说那是一次共产党活动。采用这种手法就可以把我们这样的调查1965年大规模屠杀责任问题的人权捍卫者说成是共产党成员。”

好几个参加该研讨会的人被困在雅加达法律援助研究内直到星期天深夜,后来被人权委员会的人疏散。

64岁的温通是当时大屠杀的幸存者。他当时因为参加学生活动被印尼军方酷刑拷打,后来东躲西藏多年。他说,“在我们讨论1965年事件的时候,总是会想到会有人捣乱破坏。”他本来打算参加星期六的研讨会,然后再星期天上台发言。他说,“截至目前,我们还没有被吓得不敢说话。”

雅加达警方表示,他们试图向那群围困雅加达法律援助研究的暴民解释说,那里面没有共产党活动,但是暴民不听。

影响尚未清晰

假新闻生态很多样化,而且不断繁衍,因此,打击假新闻的一个推手,即使是打击萨拉森这样的一个团伙究竟会产生什么影响还不清楚。

东南亚表达自由网络的朱尼阿托说,“萨拉森只是一个仇恨语言生产组织,其业务就是散布仇恨。但是,还有其他类似的组织存在。我听国家警察机构的斯托姆普尔在电视上说,在萨拉森被破获之后,仇恨语言下降了30%。但是,我自己当面问他,原来并没有什么数据支持他的这一说法。他只是说,他当时是在回答记者问题。因此,我可以相当确定仇恨语言实际上没有减少。”

此外,炮制虚假新闻的人来自政坛各方。

ICT研究所的赫鲁·素塔迪说,“打击萨拉森只是减少了反对政府的声音,但对假新闻没有影响。不但政府反对派制造假新闻,政府和佐科威的支持者也制造假新闻。”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