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39 2018年9月21日 星期五

日美印马拉巴尔2018军演“‘猎杀’中国潜艇”


2017年马拉巴尔军演的印度与日本军舰(资料照片)

日本海上自卫队发出的新闻稿宣称,日本与美国、印度6月8日至6月16日在关岛周边海空实施“马拉巴尔2018”联合军演“主要目的是提升海上自卫队战术并增进与美、印海军的相互理解及加强信赖关系”、“主要项目是空战、水上作战和对潜艇作战等”。

到周三为止,海上自卫队没宣布日本参加军演的具体舰、机和人数,但根据去年前印度国防部长贾特里访日、与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会谈成果来看,小野寺当时已表明日本将派遣P-1海上巡逻机等最新锐的装备参加“马拉巴尔2018”联合军演,而贾特里也当即表示了欢迎。

P-1是日本防卫省与川崎重工联合开发、川崎重工制造的搭载4个涡轮风扇引擎的固定机翼中型巡逻机,2007年试飞、2013年起海上自卫队作为P-3C的后继机投入运用。P-1主要是针对预计2020年代以后潜艇静音和高性能、扩大活动范围等进化而提升的优越探查能力。

危机促生参与

“马拉巴尔军演”是美国和印度1992年从印度德干半岛西南的马拉巴尔海湾开始,除了1998至2001年因印度核试验中断期以外,每年实施,2007年实施过两次。军演初期主要项目是海上救援与反恐等,但伴随二十一世纪中国日益活跃和扩大范围的海军行动令周边国家深感威胁,2002年恢复军演后,项目渐向作战演习推移,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2007年也应邀参加,中国也开始高度警惕,称军演针对中国。

二战后至二十一世纪前,日本既因宪法制约顾忌国内舆论,也因战败国身份顾忌国际舆论,未参加国际军事行动或军演。1991年日本出资130亿美元支援波斯湾战争中的国际部队,战后科威特登报感谢各国时,竟无日本国名。此一结果震惊日本,美国也敦促日本参与行动,1992年日本成立《协助联合国维和活动法》,铺垫了自卫队参与国际维和活动的法律基础。

2000年日本开始与美国军演,此后渐增与美国为主的联合军演、军训,近年每年多次,包括日美、日美韩、日美澳、日美印等,还有与菲律宾、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联合军训。2013年中国设置东中国海防空识别区后,日本与英国、法国也加强了国防合作,2016年南中国海主权纷争成为国际焦点,日英更在2016年10月实施了联合战机训练、2017年1月缔结日英《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ACSA);法国军舰2017年4月也访日交流、5月日美英法在关岛实施联合军演、今年1月日法也达成缔结《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的协议,日本争取今秋获国会批准、明年生效。

变军演成员国

日本与印度友好关系超过百年,包括二战期间。印度早已邀请日本参加马拉巴尔军演,但初期日本顾忌中国,2007年与澳大利亚、新加坡一起作为观察员身份首次参加、2009年日本第二次参加在日本近海实施的马拉巴尔军演。2012年日中围绕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主权纠纷升级,2014年日本第三次参加马拉巴尔军演,对抗中国的意向也趋鲜明。2015年起日本成为马拉巴尔军演成员国,令中国高度警戒。

中国的南中国海行动引起国际社会普遍警惕后,2017年7月,日本派遣海上自卫队最大级护卫舰、被国际视为准航母的“出云号”等两艘舰艇与美国派遣的核航母“尼米兹”号率领的打击舰群、印度航母“维克拉玛蒂亚”号等构成总数近20艘的浩荡舰队在印度洋举行了马拉巴尔军演史上最大规模的演习。贾特里去年9月在东京与小野寺会谈时,双方都称赞演习成功、日印国防合作成功。

中国自2007年起指责称马拉巴尔军演“针对中国”,去年中国新华社更指责“日本参加马拉巴尔军演目的并不单纯”,是要与印度一起共同对抗中国等。

中国紧盯军演

对“马拉巴尔2018”,中国《环球时报》5月底引述印度消息详细报道说:“印度3艘军舰和远程海上巡逻机参加;美国‘里根’号航母及舰载预警机、战机与1艘核潜艇、P-8A巡逻机参加;日本1艘直升机航母、1艘’苍龙’级潜艇和P-1型海上巡逻机前往参演。”《环球时报》还形容这次军演“反潜战成为演练重头戏”、“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日本出动的‘苍龙’级潜艇是日本海上自卫队最先进的型号,具有强大的搜索和隐身性能。”报道引述中国专家指出,日本“苍龙”级潜艇与中国现役先进常规潜艇性能相似,可能在这次演习中充当假想敌角色,美日印其它舰机演习反潜作业,模拟“猎杀”。

报道中还引述其他专家称:“南海问题是中国与南海各国之间的问题,经过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友好协商,目前南海局势已经明显降温。美日印作为南海域外国家,既没有资格对中国横加指责,也不应该以此制造海上遏制中国的借口。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以阳谋对阴谋,没有理由害怕美日印等国的海上围堵。”

但在日本,不仅防卫部门,而且经济界也不断提醒,南中国海是日本9成能源进口的航道,既是日本经济的生命线,也与国民生活息息相关。近两年,通过中国军舰、军机不时穿越日本宫古海域,到西太平洋举行军演等,日本许多学者认为,中国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军事基地,不光要垄断南中国海航线,还对印度洋、西太平洋虎视眈眈。

两手应对中国

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理事高木诚一郎指出,2013年前后起中国对外战略、国际问题专家们开始活泛地讨论印度洋、太平洋对中国的利益,主要是对抗美国当时的“亚太再平衡“战略,随后中国提出“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构想。他说,“这个构想首先是通过对沿岸各国建设基础设施及所需贷款,加强各国海洋连结性,对于以印度为中心持有戒心的国家,(中国)像展示亚投行构想那样逐渐推进,然后重大挑战日美‘印太战略’。”

美国国防部去年预测,中国2020年以前,潜艇总数将比2017年持有的54艘增加到70艘前后的态势,并可能通过配备搭载导弹的攻击型核潜艇加强对空攻击能力和提高隐秘性对地攻击能力。研究中国海军的前日本潜艇艇长山内敏秀形容潜艇好比“海里的忍者”,是战略装备,他说:“任何海域只要有潜艇或可能有潜艇,无论多破烂,都会威胁所有经过该海域的船只”。

对印度总理莫迪4月访中,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赶往武汉与其会谈了两天,日本舆论广泛指出这既是印中舒缓紧张关系之举,也是莫迪一贯圆滑外交手腕中对中国的两手外交。正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去年起改善日中关系,改称愿意有条件地与中国“一带一路”合作一样,日印为海洋自由涉及的国家安全,都对中国有另一手防范。

日本海上自卫队公布今年马拉巴尔军演项目与去年完全一致,而日本今年出动最新锐装备,可能也显示了从去年起日本重视并认真参加马拉巴尔军演的立场继续。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