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9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709案在押人员被失踪或被虐待式治疗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左二)与律师赴天津要求会见(7月31日 网络图片)

2015年709抓捕案仍在押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律师和妻子,7月31日再次前往天津看守所,要求会见外界一直没有确切消息的王全璋,结果再被搪塞拒绝。家人要求存钱,看守所则以无此人再将王全璋 “失踪”。同时,709案草根维权人士“屠夫”的父亲,呼吁外界关注他在看守所的状况。

至今年8月5日已被关押两年的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星期一晚发文,愤怒讲述与她为丈夫聘请的程海和蔺其磊律师等人,当天到天津二看要求会见王全璋,但是再次吃闭门羹的情况。

这已是王全璋的先后多位律师至少超过40次前往天津要求会见而被拒绝。此前,王全璋的律师余文生尽管勉强通过年检,但所在律所受压后将他解聘,而司法局将余文生的律师证实际作废,令他无法履行律师职责。司法局还施压其他律所不得接收余文生。李文足无奈只得补聘北京律师蔺其磊。

据维权网消息,程海和蔺其磊律师在李文足等友人陪同下,星期一上午9点到天津二看要求会见王全璋,被告知王全璋已转到一看。李文足要求存钱,而一看电脑上竟查不到人,被要求写自愿存钱才可存入。

在家属和律师的质疑下,一看的所长刘志称王全璋已有律师不让见。律师辩论说,王全璋本人不认可官方安排的天津律师和不久前获官方安排两次见到王全璋的浙江的陈有西律师,质问现在的律师何人,刘志所长拒答,后借口请示走人。一行人等到中午都找不到任何人交涉。

蔺其磊律师下午向天津二中院承办法官周虹递交手续,被称人不在,等了约40分钟后,一行人返回一看询问安排情况,竟无人理睬。蔺其磊向监管总队投诉,被告知上午已答复。

程海律师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作为王全璋家人聘请的有合法手续的律师,天津市二看和一看以及二中院拒绝律师会见当事人,即不合情理,也违反法律,令人气愤。

他说:“不知道到底关在哪里了,因为他现在一看没有么。我认为这是犯罪行为呀,我当面跟他指出来了。你作为警察应该忠实于中国的法律,你这在执业的时候宣誓的。法律规定我们律师可以接见的,就可以会见他了,你不让会见,说有律师了,你告诉我们哪位是他的律师,他又说不出来。实际上他就是拒绝我们的会见。”

另外,709抓捕案在押时间最长的北京维权人士吴淦(网名屠夫)的父徐孝顺,近日在推特上转发他所称的吴淦提供的文章。文章透露,吴淦在看守所期间遭当局施行“虐待式治疗”,令他不安,担心“成为下一个刘晓波”。

由于这封日期为7月25日、落款吴淦的《祭刘晓波先生》的文章是打印出来,记者联系上吴淦的父亲徐孝顺核实。徐孝顺表示,出于安全原因,他不能说明该文章是如何出来的,但绝对保证内容是吴淦的真实原意。

吴淦在文章称,因为拒绝认罪,上媒体配合宣传,放弃自己请律师的权利,当局对他实施了各种折磨和酷刑。折腾一年无效后,2016年9月底,突然莫名其妙地强制安排他入住天津公安医院。

吴淦表示,当然不是身体差到要住院,而是通过虐待式治疗摧毁他的身体和意志,制造压力和恐惧,让他害怕并屈服。吴淦称,他的身体自己很了解,血压、心脏都没有问题,但医院24小时在他身上贴满检测血压、心脏仪器的线路,血压绷带每半小时自动充气一次,令他不能睡觉,无法翻身。医院还每天给他吊瓶、采血、吃药,却不让他看检查报告。

吴淦表示,他的同仓被关押的人对他“治疗”后的状态非常吃惊,因为他不但比住院前消瘦太多,而且脸色苍白得吓人。

吴淦透露,他回到看守所后,被戴上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的“工字链”,继续折磨,让他非常痛苦,只是在看到无效果并且律师快来会见了,才给他卸掉。

记者星期二致电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询问并核实吴淦所说的情况,接电话的男士表示,由于电话中无法确认记者的身份,因此不便回答任何询问。

吴淦的父徐孝顺星期一在接受美国之音询问时表示,希望各界,尤其是国际社会关注自2015年5月20日起便被拘押的吴淦。而作为受吴淦维权行为株连的父亲,他本人也被羁押几年,深有体会吴淦会遭受的酷刑,因此格外担忧吴淦的状况。

据网上消息,吴淦的代理律师葛永喜,在一段时间被拒绝会见后,7月26日下午得以会见吴淦。一直拒绝认罪的吴淦精神状态不错,表示愿意接受任何可能的结果。而他曾参与声援过的许多维权案件的当事人近日表示,愿意为他作证,并呼吁当局尽快无罪释放吴淦。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