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9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首个纪念苏共政治迫害遇难华人牌匾在莫斯科揭幕

  • 美国之音

“最后地址”网站上的王希祥照片。

百年前布尔什维克执政后,各种红色恐怖随之而至。在斯大林发动的大清洗中,许多华人也无法幸免。俄罗斯第一个纪念当年遇害华人的牌匾在十月革命百年之际揭幕。有分析认为,中俄两国关系日益密切,政治迫害历史更把两国连在一起。

十月革命红色恐怖 山东农民遇害

十月革命后的各种红色恐怖中,当年在苏联的许多华人同其他外国人一样都无法幸免。由俄罗斯活动人士所发起的名叫“最后地址”的活动中,俄罗斯第一个纪念遇害华人的牌匾今年4月在莫斯科揭幕。

王希祥纪念牌匾。
王希祥纪念牌匾。

这个由不锈钢制作,比手掌稍大的纪念牌匾被固定在国际红十字会莫斯科办事处大楼的外墙上,当地紧邻日本大使馆,离市中心不远,著名的莫斯科和平大街就在附近。纪念牌匾用几行俄文简单介绍了一位名叫“王希祥”(音译)的华人在斯大林大清洗中的遇害经历,上面写着,王希祥曾住在这里,是洗衣店的烫衣工,他生于1888年,1938年3月15日被捕,1938年9月10日被处决,1989年被平反恢复名誉。

“纪念碑”人权组织提供的现已解密的苏共秘密警察档案显示,50岁的王希祥来在中国山东,农民出身,是文盲和非党派人士,被捕时没有苏联国籍,是中国公民,他的妻子是一名俄国家庭主妇。秘密警察人民内务委员会指控王希祥的“罪名”是从事反革命间谍活动。

仅因是中国人遭处决 远东有许多华人集体墓葬

研究政治迫害历史的“纪念碑”组织认为,王希祥仅因为自己的民族出身遇害。虽然斯大林没有发动专门迫害华人的行动,但1938年1月31日曾下令秘密警察展开肃清间谍破获分子,主要针对外国人的镇压,命令中所提到的外国人包括了中国人、哈尔滨人、德国人、波兰人、拉脱维亚人、爱沙尼亚人、芬兰人、希腊人、伊朗人和罗马尼亚人等。

远东地区的许多华人当时也在斯大林的大清洗中遇害。在与中国相接壤的哈巴罗夫斯克(伯力),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等地,最近几年都发现了一些遇害华人的集体墓葬。研究政治迫害历史,曾跑遍远东地区的波兰摄影家托马什说,他在符拉迪沃斯托克郊外曾亲眼看到因为修路而发现的埋葬有500多名华人的集体墓葬,当时发现了很多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随身物品。

政治迫害历史链接中俄两国

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俄中关系越来越好,来俄罗斯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在这一背景下不忘记政治迫害历史,悼念受难者具有特别意义。

尼科里斯基:“我觉得为遇害的在俄华人设立纪念牌匾对两国来说都非常重要,它能让那些来俄罗斯的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了解那段历史,人们应该知道,俄罗斯与中国除了友谊外,这两个国家也因为类似的许多悲剧性事件而联系在一起。”

红色恐怖典型案例

“最后地址”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波布里克说,他们对王希祥几乎一无所知,无法找到王希祥的亲属,因此更谈不上亲属们提出申请为他设立纪念牌匾。她认为,王希祥案例特别说明了牢记政治迫害历史的重要。

王希祥居住过的大楼,现为国际红十字会莫斯科代表处。
王希祥居住过的大楼,现为国际红十字会莫斯科代表处。

提出申请为王希祥设立纪念牌匾的活动人士格林贝格说,他曾经的住宅紧邻王希祥住过的那栋大楼,中国当时的动荡可能使王希祥来到苏联,但农民和不识字的王希祥在没有法院审判的情况下被捕,然后遇害,王希祥甚至可能不知道围绕他发生了什么事请,仅在苏联民主化浪潮中的1989年他才被平反,这成为共产党迫害镇压普通民众众多案件中非常典型案例,为王希祥设立纪念牌匾非常有意义。

仅为完成逮捕处决指标

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认为,红色恐怖和大清洗中秘密警察必须完成逮捕和处决定额,王希祥因此遇害。

尼科里斯基:“我觉得秘密警察为了完成计划而杀害了王希祥。秘密警察当时都想尽快完成上级下达的逮捕杀人指标任务,然后向斯大林或是其他组织镇压迫害的领导人报告请赏,他们想以此展示在肃清所谓的反革命间谍行动中取得了很大成绩。”

迫害波及冬宫博物馆和著名经济学家

“最后地址”活动由俄罗斯知名媒体人帕尔霍敏科在两年前发起,灵感来自于2014年在德国启动的为纳粹大屠杀遇害犹太人设立纪念牌匾的行动。“最后地址”活动目前已扩展到俄罗斯的地方城市,一些独联体和东欧国家。这项活动通常在受害人曾经的住所或是办公地的外墙上固定纪念牌匾,每位受害人一个牌匾,有时一栋大楼的外墙上有多块牌匾。受害人的资料来自“纪念碑”人权组织。

这一活动上个月曾在圣彼得堡的冬宫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外墙上揭幕一块牌匾纪念博物馆的一名30年代遇害的钱币学家。最新揭幕的牌匾位于离红场不远莫斯科特维尔大街的一栋大楼外墙上,用来纪念1938年被处决的著名经济学家康德拉杰夫,他因为在20年代提出康德拉杰夫经济周期理论而闻名。许多俄罗斯知名经济学家参加了几天前的纪念牌匾揭幕仪式。

农村恐怖城市暴力 知识人士受羞辱

康德拉杰夫1928年在写给他的朋友索罗金的一封信中说,苏联农村当时到处是恐怖,城市里充满暴力,布尔什维克政府要求知识人士公开忏悔,多数人在这场人格受到羞辱的活动中被迫低头与当局合作,不合作的人会受到处罚。

索罗金因为研究统计俄国当时的离婚率遭到列宁批评,20年代他初被布尔什维克政府驱逐后前往美国,后来创建了哈弗大学社会学系。

中俄关系虽好 但为华人设立纪念牌匾并不容易

“最后地址”基金会的活动人士说,王希祥曾居住的那栋大楼现归属于俄罗斯外交部管理外交房产的总务局,国际红十字会莫斯科代表处目前在那里租赁办公。由于一些俄罗斯官员并不理解牢记政治迫害历史的重要,他们经过一番艰苦努力,通过多轮谈判后才被允许为王希祥设立纪念牌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