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2 2017年8月22日 星期二

韩朝紧张关系加剧,被绑架者仍下落不明


(资料图)韩国与朝鲜2014年于朝鲜境内的金刚山举办韩朝家人团聚活动。

人权及绑架受害者倡议组织表示,对于许多找寻亲人下落的绝望、沮丧的韩国家庭来说,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

由于朝鲜核项目导致半岛紧张局势升级,韩朝双方有关人道主义问题的所有合作都被封堵,这些绑架案件至今仍未得到解决。

代表被绑架者家人的韩国组织本周在首尔呼吁媒体持续关注这一问题。这些组织抱怨他们自己的政府只顾着与朝鲜交涉或向其施压以阻止其发展核项目,却抛弃了被绑架者家人。

李珉爱(译音)说:“我们无能为力,这让我痛心。”

李珉爱的父亲曾在首尔开了一家工厂,在1950至1953年发生的朝鲜战争期间被朝鲜带走。李珉爱当时只有18个月,而现在她已经是一位年近70岁的老人了。李珉爱是朝鲜战争被绑架者亲属联盟主席,毕生都努力想把她的父亲和其他被绑架者带回家。

冷战受害者

在战争结束后,朝鲜遣返了绝大多数战俘,但据报有数以千计的韩国民众被朝鲜强制扣留,以帮助朝鲜重建。在此后的数十年间,朝鲜据信又绑架了数千人。绝大多数的被绑架者是渔民,传说他们被朝鲜用来收集情报或是在持续进行的朝韩冷战期间从事某些政治宣传工作。

一些人由于政治原因或是背景可疑被拘押。根据越南战争战俘与被绑架者家属联盟提供的信息,在上个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期间的越战期间,大约有30名与美军共同作战的韩国军人被北越军队抓获,后来被送往朝鲜。

1969年,大韩航空一架载有47名乘客和机组人员的飞机被劫持到朝鲜,黄寅朝(译音)的父亲当时就在飞机上。绝大多数被劫持的乘客都在巨大的国际压力之下被释放,但仍有包括黄寅朝父亲在内的11名乘客既不允许返回韩国,也不允许与家人联络。黄寅朝的父亲是一名记者,他曾经直言不讳地批评金日成政权。

黄寅朝说:“如果你的家人被劫持,你既无法了解被劫家人的境况,也无法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更不了解你的家人正在遭受什么样的痛苦,你能想象这种情况有多痛苦吗?”

作为“大韩航空被劫持者归国委员会”的一名代表,黄寅朝在过去将近20年的时间里都在为他父亲以及其他被劫持者能够返回故乡而奔走呼吁。

据朝鲜人权公民联盟(Citizen’s Alliance for North Korean Human Rights)的统计,现今仍有500多名韩国受害者被朝鲜拘禁,其中300人已经超过70岁。朝鲜人权公民联盟与受害者家属以及联合国被迫或非自愿失踪工作组(the United Nations Working Group on Enforced or Involuntary Disappearances)在这一问题上密切合作。

被抛弃的被绑架者家属

随着朝鲜于去年进行了第4次核试验,首尔暂停了包括韩朝家人团聚在内的所有与朝鲜的合作项目,并且切断了所有与平壤的沟通渠道。

被绑架者家属表示,韩国把他们当作半岛分裂所带来的令人感到麻烦的连带损失,也不愿为了被绑架者获得释放而与朝方谈判。但家属们的悲痛促使他们继续向前,他们拒绝停止搜寻亲人的下落,他们还在尽力争取把被劫持的亲人活着带回家,或者把他们的遗体安葬在家族墓地。

崔胜勇(译音)推测他的父亲已经过世了。他父亲于上个世纪50年代被绑架。崔胜勇现在是被绑架者亲属联盟代表的领导人。尽管他对韩国有关国家安全的担忧表示理解,但他说政府至少可以将其获得的有关被绑架者的信息私下里向受害者家属们透露一些。

他说:“国家情报院理应找到被绑架者的一些下落,比如说他们与何人结婚,以及何时去世等。”

给川普总统的一封信

为了找到父亲的下落,李嘉和(译音)已经等了60年。他说他的父亲在朝鲜战争期间被掳走。李嘉和甚至给美国总统川普写了一封信,向川普总统陈情。他在信中说,他的父亲在战争期间帮助过美国人,是一位爱国者。

他说:“我想要问问,美国政府能否尝试确认被绑架者的境况,以及能否将他们的遗体送回韩国。在韩国根本没办法做到。不过我在美国媒体的报道中看到参加朝鲜战争的美军的遗体从朝鲜运回了美国。”

川普总统不太可能会处理这个问题。李嘉和表示他对韩国不愿或是无力出手相助感到沮丧,他不知道还有谁能施以援手。

当联合国就此问题与朝鲜交涉时,朝方一直不予合作,并且否认有关强迫失踪和绑架的指控。朝鲜说,没有人被迫违背自己的意愿留在朝鲜。

朝鲜还被控在上个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绑架了多名外国人。朝鲜2002年承认曾绑架13名日本公民。据报这13人被用作训练间谍。

日本与朝鲜就通过减轻部分制裁以换取对被绑架受害者的情况进行调查这一问题曾试图达成协议,但由于平壤缺乏合作以及持续进行核武器试验,双方的谈判去年破裂。

本报道与金佑敏(Youmi Kim,译音)合作完成。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