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8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中国被判刑活动人士家属要求看病自由


社会活动人士勾洪国和妻子樊丽丽

中国709抓捕案去年8月被以“颠覆罪”判刑3年、缓刑3年的基督教社会活动人士勾洪国的妻子5月31日发表紧急声明,强烈要求河北承德有关当局允许身患急病的勾洪国前往北京治病。同时,709在押律师江天勇的律师星期三前往长沙要求与当事人见面,但被告知已被解除委托。此外,各地维权人士继续声援709案唯一毫无音信的在押律师王全璋,以及被断水断电多日的王全璋的父母。

709案去年被判刑后遭强迫送回原籍承德,处于软禁状态的北京社会活动人士勾洪国的妻子樊丽丽星期三在多位709家属的声援下,发出声明称,勾洪国因709案被关押一年多,身体情况一落千丈。原本健壮、性格开朗的勾洪国,目前面如蒿灰,常常胃痛,并伴有高烧,因而变得暴躁易怒、忧心忡忡、消极呆滞,身体和心理都呈现病态。声明说,勾洪国上周因剧烈腹痛入院,查明胆管内有2公分结石,需手术治疗,但手术可能造成胆管破裂出血。他们随即向有关部门说明,要求去北京治疗,几天过去却迟迟没有答复。樊丽丽在听说709家属刘二敏也是因国保阻挠入院,耽误治疗,差点丢了性命后,心急如焚,愤怒地质问,连去治病都被阻挠,这是什么样的自由。

仍无自由

星期三上午正在前往承德司法局路上的樊丽丽对美国之音表示,尽管勾洪国被判3缓3放出来,但是实际上仍然处于没有自由的状态,甚至连去北京手术治疗的自由都没有。

樊丽丽:“我们其实还是根本没有自由,其实跟没有放人是一样的。那现在连看病的自由都没有。我们当时一直就要求回北京,他们答复说得回户籍地,得从承德往北京移交。但是到承德已经7个月了,还是没有移交到北京,一直没有进展。”

记者:“目前他身体状况怎么样?”

樊丽丽:“身体状况很差,常常胃痛发烧。我非常非常担忧,因为他一发烧,马上黄疸就升高,而且肝脏、心脏,还有肾脏呀,都有很严重的病症。”

记者下午再次联系上樊丽丽,樊丽丽表示争取去北京看病的申请取得了一些进展。

樊丽丽:“司法局这边已经同意了,公安局这边还在等回复,它这个动不动就把你收监。”

记者:“那公安局你也去了吗?”

樊丽丽:“公安局是通过电话联系,在等最后回复,但是听口气或许是明天可以成行吧,我也不好说。”

记者:“但是司法局当时就答应了,是吗?”

樊丽丽:“对,说了一下这个情况,倒是也没为难,就写了个假条,请了大概半个月。”

现年55岁的勾洪国原是北京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与北京家庭教会长老、民主人士胡石根关系密切的维权和社会活动人士。他2015年7月被抓,去年8月5日,被以“颠覆罪”判处。勾洪国的妻子樊丽丽受到国保严密监控,未被法庭允许旁听。

解除委托

同时, 709案在押律师江天勇的辩护律师覃臣寿,在5月31日江天勇“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期满当天,前往长沙市公安局要求会见江天勇,结果公安局向律师出示据说是江天勇5月26日的手写便条,称决定解聘广西律师覃臣寿和广东律师陈进学的委托代理,并且不会见非他本人亲自聘请的律师。有分析表示,这很可能是江天勇在受到高压下的妥协,是当局的一贯手法。陈进学律师周三向美国之音证实了该消息。

陈进学:“覃臣寿律师今天去长沙市公安局要求会见,然后呢,公安局就给了这份东西。在覃臣寿律师要求下给了他一份复印件。”

记者:“作为律师,你们是不是有权利要求会见,跟当事人核实?。”

陈进学:“有的,有的。我们也提出来坚持要求必须当面要见江天勇,核实解除委托的这个真实性。”

声援王全璋

此外,上海20多位维权人士5月30日再次走上街头,拉起横幅,呼吁释放709案仍在押的王全璋律师。同时,709家属星期天发起看望在北京短租1个月住房,但在当局施压下被断水断电多日的王全璋律师父母的活动。

上海维权人士声援王全璋律师
上海维权人士声援王全璋律师

在北京的一些维权人士和律师,从星期一开始去探望住在同一小区内的709案获释律师李和平,以及王全璋的父母。据探访者说,楼下有许多便衣进行拍摄和监控。

最近一两个月为避骚扰保平安而与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同住的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由于赶上端午节假期,近期一直带不明身份人员来家中驱赶王全璋父母的中介和房东称,等过了假期再说。因此,目前不清楚未来几天的局势发展。同时,出租房的断水周三已经恢复,而且朋友也帮助暂时接通了电。

王全璋瘫痪多年的母亲和患有冠心病的父亲,5月26日从山东来到北京最高检控告相关部门处理王全璋案违法,不被受理,且遭到几十个不明身份人员跟踪、监视和跟拍。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