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04 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菲建立海洋保护区或令中国不悦


在南中国海争议浅的捕鱼船(资料图,2015年4月22日)

菲律宾总统提出的在南中国海一处有争议浅滩设立海洋保护区的建议,有可能让对手声索方中国不高兴,尽管这个保护区具有生态使命,而菲律宾最近跟这个亚洲超级大国的关系有所缓解。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11月底对当地媒体说,他计划颁发一项行政命令,宣布在斯卡伯勒浅滩(中国称黄岩岛)范围内的三角水域建立禁渔区。杜特尔特说,他已将对上述浅滩的意图知会了中国同行。斯卡伯勒浅滩的面积大约158平方公里。

相互冲突的声索

8月以来,中国和菲律宾试图修复破裂的关系,关系破裂的部分原因是双方都声称对这个位于吕宋岛以西198公里处的微小地带拥有主权。2012年,中国和菲律宾的舰船在斯卡伯勒浅滩(又称黄岩岛)对峙了两个月。杜特尔特的总统令实际上将重申菲律宾的主权。

台北南中国海智库主任乔纳森•斯潘格勒认为,“将斯卡伯勒浅滩地区指定为海洋保护区相当于菲律宾再次声索对那片水域的主权。”他说,“任何暗含主权声索的单方面行动,即使是以海洋保护为目的,都有可能引发各主权声索方之间的摩擦。”

中国声称对大约95%的南中国海拥有主权,包括菲律宾群岛以西的海域。2010年以来,中国的填海造岛、让一些岛礁军事化,中国的舰船穿越别国声索主权的海域,这些都让马尼拉等5个亚洲国家政府非常不悦。

这片从新加坡一直到台湾的大约35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有丰富的渔业资源,重要的航道,海底还可能蕴藏着油气资源。

恢复渔业资源

菲律宾国家安全顾问埃斯佩龙11月20日在秘鲁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上说,杜特尔特希望海洋保护区有助于这个浅滩濒临枯竭的渔业资源重新丰富起来。

这位顾问说,菲律宾政府可能向这个浅滩派遣文职的海岸警备人员,还说,他希望中国会接受海洋保护区计划。

杜特尔特今年10月访问了北京,接着中国官员承诺向菲律宾提供240亿美元的援助。这次访问还缓解了由杜特尔特的前任制造的紧张关系。菲律宾上一任总统阿基诺三世因中国的海洋声索将北京告上了国际仲裁法庭。国际仲裁法庭7月12日作出裁决,中国对大部分南中国海的主权声索缺乏法律依据。

菲律宾倡导者团体“马尼拉政治与选举改革研究所”常务主任拉蒙•卡赛普尔认为,中国应该接受建立海洋保护区的建议,因为这个建议可以恢复渔业资源,同时避免涉及主权问题。

双边对话

菲中两国10月同意讨论最终包括有可能联合开发油气资源的南中国海问题。

卡赛普尔说,“海洋保护、捕捞权、海巡合作,这些实际上都没有涉及到主权问题。”

中国还没有表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北京只表示,中国对那片浅滩的主权声索不会改变。斯潘格勒认为,建立海洋保护区起码需要除了马尼拉之外,其他相关声索方的“默认”,才能减缓南中国海的紧张局势。

南中国海其他声索方,比如台湾,在9年前在普拉塔斯群岛(又称东沙群岛)建立了东沙环礁海洋国家公园,以促进珊瑚再生。中国也声称对这个群岛拥有主权,但是目前还没有公开挑战台湾的这家海洋公园。

今年10月,中国一个城市下令,任何人未经政府允许都不得前往具有独特生态景观301米深的海洋天坑,这个海洋天坑位于越南附近的帕拉塞尔群岛海域。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国际法副教授道格拉斯•吉尔福耶勒认为,马尼拉的海洋保护区可能被视为没有大胆军事举动的主权主张。

他说,马尼拉也有权单方面宣布建立保护区,因为这个浅滩在菲律宾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内。

吉尔福耶勒说,“如何界定海洋保护区,我认为,不存在国际一致同意的定义。”

国际法庭去年裁定,英国在查戈斯群岛一带建立海洋保护区违反国际法,附近的印度洋国家毛里求斯也对那一群岛有主权声索。

吉尔福耶勒说:“形容这种情况的方法之一可能就是,在本质上或许就是通过和平方式伸张主权,就是说,如果一方宣布保护一片海区环境的意图,其目的听上去是积极的;实现这个意图通常会采用的方式可能是通过海岸警卫队或者渔业监查船,这样看上去没有派遣海军那么严重。但是无论如何这都是一种主权的宣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