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45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菲律宾延长军管 意在长期打击伊斯兰反叛力量


菲律宾活动家在马尼拉总统府附近抗议(2017年7月20日)

菲律宾南部军管延长到十二月表明,政府无法对受伊斯兰国组织影响的穆斯林反政府组织发生的武装冲突速战速决,不过却也说明,政府正严肃应对这场斗争。

星期六,菲律宾国会以261-18票表决,将南部棉兰老岛的军事管制延长到年底,从而给政府军打击以伏击和处决平民为主的毛特组织创造了有利条件。

罗纳·坎诺伊是棉兰老岛一所国际学校校长,也是岛上城市卡加延-德奥罗政治家族成员。他说:“战争依然在持续。棉兰人民了解现实情况很难。”她以假设性口吻说:“无论总统还是军方,必须立即做出抉择。军管之下的棉兰老岛,将使形势变得更容易处理。”

反政府分子持久战

今年5月23日以来,部队一直在马拉维进行战斗,打击涉嫌与阿布萨耶夫建立联系的反政府分子,阿布萨耶夫是一个对外国游客进行绑架和斩首闻名的菲律宾组织。新闻媒体和学术研究说,基地设在伊朗和叙利亚的穆斯林恐怖组织,启用一名阿布萨耶夫领导人担任东南亚地区的埃米尔。

菲律宾国内媒体星期天说,在马拉维的枪战中丧生的有105名军人、428名极端分子以及45名平民。

杜特尔特政府的有关官员六月表示,毛特组织已经被圈在马拉维市的四个街区,平民逃离战乱前该市有人口20万人。但是菲律宾武装部队六月曾为战争进行得如此之久而道歉,暗示这场斗争还会进行得更长。

战斗可能会持久,因为军方说,反政府分子得到印尼这类国家的穆斯林兄弟的同情。有关学者认为,毛特组织拥有足够资金自我武装,坚持的时间比政府可能预料的更长。

棉兰老岛的一位教授今年六月对设在菲律宾的ABS-CBN新闻说,2013年由据说不喜欢非穆斯林的两兄弟建立的毛特组织,可能在甲基安非他命毒品“沙布”的交易中获得资金,岛上“管理结构和制度的薄弱”使毒枭乃至军阀的日子很好过。

军管如何有助于部队打击极端分子

军事管制可以使部队自作主张做出人事和补给决定,不至于因受到监督制约而拖延计划。道路哨卡和实施宵禁,让部队能够了解人员位置所在。

杜特尔特发言人阿贝拉在总统府网站上说:“马拉维的叛乱在继续,我们希望制止恐怖主义邪恶思想的蔓延,使民众免于暴政与暴力极端主义。”宪法允许通过军管应对”入侵和叛乱”。

截至星期天,已有1723名民众从受冲突影响的村庄获救。有报道说,极端分子打死了一些向部队提供情报的平民。

军管使部队有了将战斗扩大到棉兰老岛其他地方的选项,假如毛特组织被粉碎,这些地方有可能会继承毛特组织的事业。

埃杜阿多·阿拉拉尔是棉兰老岛本地人,国立新加坡大学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他说:棉兰老岛上有20个穆斯林反政府组织,以前击败这些组织的战绩,似乎只激怒了同情者,使他们重新集结。

几个世纪前在棉兰老岛以及沿附近苏禄海定居的穆斯林,不满菲律宾天主教多数派对国家资源进行他们所谓的控制。他们地区内的很多人生活贫困,成为滋生武装叛乱的种子,导致上世纪60年代以来约12万人死亡。

阿拉拉尔说:“在棉兰老岛漫长的战争历史中,一名领导人被打死后,那个组织通常会分裂成较小规模的不同的团体。就像是阿米巴变形虫,他们只是分裂而已。打碎后它们只是分裂成更小组织,然后再度集结。

军管的公众支持

设在大都会马尼拉的研究机构社会福利站的民意调查发现,57%的菲律宾民众支持延长军管。

卡诺伊说,卡加延-德奥洛民众在前往当地机场的途中,会看到主要公路上的检查哨,听到头顶上方的空军直升机声音。她说,不过对那里大多数人来说:”生活照常“。

新加坡穆迪公司副总裁兼资深信贷官克里斯特安·古兹曼说,作为局外人的投资者,也许会对国会支持杜特尔特延长军管的请求深感鼓舞,说明制衡机制在发挥作用,不过,他们也可能会忧虑,在5月份行动开始时的乐观之后,政府是否能够制服反政府份子。

他还说,民众对棉兰老岛的情绪从来没有特别强烈。

古兹曼说:“从外人的角度看,我认为期待值一直如此之低,以至于即使没有达到政府希望的目标也不会令人惊讶。因此我认为,他们那种事不关己的视角一直没有很大变化,一贯就是那样负面“。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