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36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中国在争议海域新举动挑战中菲友谊


南沙群岛的铁峙岛(中国称中业岛)

有报道说,中国船只8月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驶进菲律宾控制的铁线礁(Sandy Cay)。有关报道在马尼拉引起激烈辩论,并有可能损伤菲律宾和中国一年来建立的脆弱友谊。

菲律宾议会议员盖瑞·阿莱贾诺通过脸书表示,在今年7月的第三个星期,来自中国的一艘船只在铁线礁插上一面三米高的旗帜。铁线礁位于菲律宾控制的南中国海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称南沙群岛)区域内。他还写道,中国海军和海警船在7月12日也从那里近距离通过。

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活动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亚洲海事透明项目搜集的图像显示,有9艘中国渔船和两艘中国海军或海警船8月13日驶近菲律宾100多名非武装人员所在的斯普拉特利群岛的提图岛(中国称中业岛)。

澳大利亚悉尼的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国际安全部主任尤安·格林厄姆说:“中国的这种做法可能是对眼下的菲律宾政府的一种试探,测试菲律宾会有什么反应,可以做什么不会引起菲律宾方面的强烈反应,也是测试菲律宾会有什么大力反应。”

格林厄姆说:“从运作的角度来说,你可以说,假如中国要走下一步,对中国大门是敞开的。”中国可以对铁线礁设立一种“软封锁”,最终在上面设立建筑。

菲律宾还没有采取行动

星期二,菲律宾媒体报道说,杜特尔特总统说,他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要守卫铁线礁,除非中国入侵。报道引用杜特尔特的外交总管的话说,中国没有占领铁线礁。铁线礁位于提图岛22公里之内,菲律宾外交部不会放弃任何领土。

但是,菲律宾最高法院资深法官安东尼奥·卡皮奥指称中国进行了入侵。部分是由于他的言论,菲律宾政府官员做出了反应。

中国提供几百亿美元援助

杜特尔特政府和中国去年搁置了海洋权争议。中国承诺向菲律宾提供240亿美元的援助和投资。双方都没有同意停止在南中国海的活动。

在南中国海周边六个国家当中,中国是实力最强的主权声索国。研究这一问题的学者表示,中国希望跟菲律宾改善关系可以向世人显示,中国能够在没有第三方介入的情况下管控海洋权分歧。

2016年7月,海牙仲裁庭根据菲律宾前总统提出的请求做出裁决,判定中国对南中国海三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大约百分之九十提出主权声索没有法理依据。北京对这一裁决不予理会。

自1970年代以来,越南和中国在这一海域多次发生冲突。自2010年以来,中国加紧在那里填海造岛,然后在一些最大的岛礁上建设军事设施。这一举措令其他所有主权声索国和华盛顿感到十分不安。对那一海域提出主权声索的国家是看上了那里的油气储藏前景,以及那里的渔业资源和海运通道。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海事安全研究员柯林·郭说:“可以这么说,中国急于维持一种形势正在改善的表象。”

许多菲律宾人感到不安

在分析人士看来,菲律宾政界人士正绞尽脑汁,争取做出一种既可以迎合对中国有戒心的公众,又可以继续维持与北京友谊的回应。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埃德瓦多·阿拉拉尔说,中国可能会暂时后撤,菲律宾也有可能会召见中国大使讨论此事。

他说:“因为中国知道菲律宾最高法院法法官卡皮奥在关注此事,它就不能继续坚持做他们正在做的事情。中国不能让世人看到中国一方面对菲律宾说好话,另一方面却反其道而行之。”

阿拉拉尔说,现在还不清楚中国在铁线礁的作为是由中国中央政府组织的,还是地方官员自行其是。

菲律宾可能会不得不做出某种反应

去年中国船只停靠菲律宾太平洋一侧的海底高地宾汉姆高地,让杜特尔特大为狼狈,导致他誓言要加强对斯普拉特利群岛10个岛屿的控制。今年4月曝光的那段插曲没有影响整体的中菲关系。

但一些学者说,中国在铁线礁的举动没有受到菲律宾的正式抵抗,有可能会促使中国宣称那块岛礁属于中国,并限制菲律宾人员和船只进入。

新加坡南洋大学国际研究教师欧逸勋(译音)说,“通常中国的做法是划设控制线,做这种事情就是一种主权声索,就算是象征性的也罢。然后,中国就步步为营,那里就成了中国实际控制的领土。”

欧逸勋说,菲律宾对中国在其附近海域的活动做出强烈反应,有可能导致北京停止对菲律宾的投资。杜特尔特总统指望在他任期6年内中国和日本提供资金修建铁路和其他基础设施。

澳大利亚悉尼的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国际安全部主任格林厄姆说,中国可能最终在铁线礁进行人工设施建设。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表示,中国已经在火焰十字架岛(即中国所说的永暑礁)、美济礁和渚碧礁这些斯普拉特利群岛上的大岩礁上修建了可供战斗机起落的设施。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