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1 2018年9月23日 星期日

广东人权律师突遭当局决定吊销律师证


近年最活跃人权律师之一的隋牧青(推特图片)

在中国有关当局加紧打压维权律师之际,近年最活跃人权律师之一的广东的隋牧青律师,1月23日接到广东省司法厅突然发出的吊销律师证的行政处罚预告书,指他在为维权律师丁家喜和民主人士陈云飞辩护时“违法”,“未经许可在法庭内站立”及“私自携带手机进入律师会见室进行拍照”。有分析表示,隋律师将被吊销律师证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近年代理大量敏感和人权案件,影响重大,被当局“秋后算账”。

据隋牧青律师透露,广东司法厅以检查工作为名,星期二派两位正副处长,在毫无预警情况下,将对他的行政处罚预告书送达至律所,并全程录像,令外界惊讶。

广东省司法厅行政处罚预告书
广东省司法厅行政处罚预告书

网上传出的广东省司法厅文件称,隋牧青2014年4月在北京维权律师丁家喜案庭审时,未经许可在法庭内站立、走动及发言,扰乱法庭秩序。此外,隋牧青还在2017年1月会见四川民主人士陈云飞时,私自携带手机进入律师会见室进行拍照。文件称“违法行为情节严重”,拟作出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的行政处分。隋牧青需3日内要求举行听证,作出陈述和申辩。据悉,隋牧青已经提出举行听证。

隋牧青将被吊销律师证的消息引发外界哗然,许多维权律师和人士纷纷在网上对隋牧青表达同情、声援和支持。因709抓捕案受到影响而近年无法年检律师证的北京律师刘晓原表示,广东司法厅的告知书提到的第一起行为,发生在2014年4月,至今事过已3年零9个多月,远远超过行政处罚法两年的时效。即使是截至发生第二起行为的2017年1月13日止,间隔也超过了两年时间。而第二起行为不过是受到行政警告处罚,根本不足以据此作出吊销律师执业证的处罚。

因发表阐述言论自由辩护词及几篇微博被指“危害国家安全”而被当局吊销律师执照的山东律师祝圣武表示,隋牧青被吊销律师证的真正原因,毫无疑问是在大量政治案件的辩护中,不顾个人安危发表办案笔记、案情通报、辩护词,将密不透风的政治审判中的各种丑闻晒在了太阳底下,给当局造成了极大的国内和国际压力,并在发布的文书中阐述和传播自由民主法治的思想、启蒙社会。

隋牧青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对突然遭到处罚没有想到,这种做法十分罕见。

他说:“突然地对我进行处罚呢,老实讲我觉得当局决心是十分大的。一般来讲不是这样的做法。起码来说,这事情谈一下,大家知道具体什么地方我再妥协一下等等,现在都没有机会。这种是一种最严厉的处罚了。广东这种吊销执照就我知道的人权律师,我还是第一个。”

隋牧青表示,估计很可能与近年接手的大量人权案件有关,被当局“秋后算账”。

他说:“我怀疑可能是最近办的一些案件中,某一些表达可能是触犯了当局的大忌,但是我不知道。这个都有可能,成了一个导火索。秋后算账是没有问题,但是我觉得呢,这种毫无征兆的突然的处罚,以我的经验可能背后有什么隐情。那我又搞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

隋牧青对广东司法厅举例的两个事件向记者进行了澄清,表示他没有任何违法或者法庭上过分的行为,会要求当局出示监控录像。在看守所会见民主人士陈云飞时,因他表示受到了酷刑,所以作为律师他有责任拍照取证,完全是律师的正常执业行为。

他说:“我庭上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也并不是像他们说的那个样子。可能偶尔个别会有,其实有也非常轻微。我不认为我有什么违规,首先是法官有问题,非常不公。所以会跟法官有一些争执,这是真的。第二,这个处罚确实已经过了时效了。看守所那个问题呢,看守所本来对我进行非法拘禁,因为看守所根本没有权扣押我的。至于我拍照,这个完全是律师的执业权利。看守所它非法规定,没有权力限制我的职业权利,因为这种拍照、取证等等都是我的执业权利。”

记者星期二致电广东省司法厅律师管理处,接电话的女士要记者联系办理隋牧青案的人员,再致电相关办公室,接电话男子称具体办案人不在办公室。

隋牧青曾参与八九六四民运,1993年成为执业律师,约自2011年开始介入多宗敏感维权案件,包括广东异见人士郭飞雄、北京律师丁家喜、广州维权人士王清营、北京诗人王藏支持占中、四川异见人士陈云飞、四川维权人士六四天网的黄琦,以及广东微信群主“拈花时评”张广红等人的案件。

隋牧青律师也是709大抓捕受害律师之一,2015年7月11日被警方以涉嫌“寻滋罪”带走,后被以涉嫌“煽颠罪”秘密羁押半年,后得以获释回家。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