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7 2018年1月20日 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中国威胁再定义

  • 美国之音

川普总统的前首席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

实行共产党一党独裁的北京政府对美国总统川普政府基本上持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中外观察家们普遍认为,北京认为川普是一个一心一意为自己和自家谋利益的商人,他对美国的国家利益的认识也很狭窄,因此只要给他足够的利益甜头就跟他什么话都好说,而北京如今也有足够雄厚的财力,因此有把握做到这一点。

与此同时,中共控制的媒体也多次直接或间接地、程度不一地表示认同上述观点。

在川普入主白宫之后,北京当局以超乎寻常的效率批准了川普企业在中国的140多个商标申请,让川普可以在中国得到重大利益好处,而川普总统则多次反复赞扬中国,赞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使是在抱怨中国没有认真协助解决朝鲜对外核威胁和导弹威胁时也不忘记赞扬“中国已经尽力”。这种景象导致美国媒体频繁发出“川普拿中国的钱”的抱怨。

班农演说语惊四座

在美国的外交政策、尤其是对中国政策的问题上,川普究竟是一个自私自利、思想粗糙、目光短浅的商人,还是一个言行不合常规、但具有超绝战略眼光的政治家和战略家?这种问题在川普在过去20年里多次参加美国总统竞选时被反复提出,而问题的答案至今在依然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就在观察家、评论家们众说纷纭之际,川普总统的前首席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上个星期天(12月17日)在日本发表的演说可谓语惊四座,至少是令人刮目相看。

尽管在今年8月由于种种原因班农离开了白宫,但班农所提出的美国当政者应当理直气壮地推行经济民族主义的主张依然是川普总统的“美国优先”论的理论基础。而且,在离开白宫之后,班农返回他的老本行,继续经营很有影响力的保守派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并依然跟川普总统保持着经常性的联系。

班农在美国保守派联盟在日本东京举行一个会议上发表语惊四座的主旨演说。班农旗下的布赖特巴特新闻报道说:

“布赖特巴特新闻的执行主席斯蒂芬·班农星期天说,美国和东亚盟国必须团结一致,遏制中国的‘令人害怕的’、‘胆大妄为的’‘全球性野心’。他接着说,唐纳德·川普总统开启了美国在这方面重新崛起的进程。

“班农说,抗衡中国的崛起和日益增长的霸权需要美国及其盟国进入‘决断的谷地’。他引用20世纪西方国家对纳粹德国实行绥靖的例子警告说,对中国作为一个势头上升的竞争国的绥靖也有同样的危险。

“他说,‘我们正在穿越决断的谷地,在今后的10年或15年内。现在我们不妨回头研究一下1930年代。当时世界主要国家的领导人以及支持自由的领导人要人民不必担心;他们无视现实,得过且过。如今,我们容易做出的决策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做出。我们如今没有任何容易的选择。我们如今没有容易做出的决断。在一系列的替代方案中,已经没有容易的选择。现在只有艰难的选择。只有必须下狠心的选择。’

川普总统有盘大棋

“班农说,唐纳德·川普就任总统,标志着美国告别过去几十年来对中国崛起的默认。在川普的领导下,美国将不再是中国事实上的‘附属国’。

“班农说,‘你可以说在川普就任美国总统之前,美国是中国的附属国。我们跟中国每年有5000亿或曰485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当年美国是大英帝国的附属国,如今美国成为中国的附属国;所有的高附加值制造业基本上被中国拿走,被转移到中国,美国实际上成了一个向中国输送原材料的附属国。诸位可以看到,川普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都说了中国什么。他就任总统10个月就已经说到做到,开始扭转上述局面。’

“班农说,美国和西方政治精英的玩忽职守协助了中国的崛起。他接着说,他们几十年来预言中国会融入全球经济,这将促成中国这个共产党国家政治自由化。但他们的预言落了空。随着西方的政治精英接纳中国加入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国际经济体系,中国的重商主义和中央计划得到了强化,跟上述的预言完全相反。那些‘天才’一直预言这个共产党国家不可避免地要走向民主。

“他说,‘假如你想想美国知识界必须跟中国打交道的所有天才,就会发现这些人在1990年代晚期和2000年代初期跟我们说,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有,中国会变得更为民主,会有更多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先前的布什和克林顿政府是这么说。希拉里·克林顿在竞选总统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然而,实际发生的事情却截然相反。中国变得越来越富裕,然而,中国的重商和专制体制则更为强固。中国的企业经商模式完全拒绝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完全拒绝以规则为基础的由美国纳税人出钱支撑的国际秩序。这种秩序是美国年轻人,美国的劳工阶级年轻人用血液支撑的。这是美国的惨重失败。从历史上看,这恐怕是有史以来的世界大国的最惨重的失败之一。’

“班农说,遏制中国的野心需要美国政界领导层避免修昔低德陷阱,也就是避免一个崛起的大国和一个衰落的大国发生战争。班农引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19次全国大会上的讲话,指出中国称雄全球计划的5个支柱:1.控制先进的芯片制造、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产业;2.通过‘一带一路’计划将中亚和政治运作纳入一个市场;3.推出5G电讯网络;4.用人民币转换为石油美元取代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5.推进金融技术,将西方国家的公司和银行与全球资本市场和资金流动分离开来。

美国并非走向孤立主义

“班农说,美国和日本衰落与中国崛起现在还不是既成事实。眼下美日衰落和中国崛起的现象并不是不可抗拒的‘热力学定律’那样的不可避免的过程,而是人的作为的失败。他说,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衰落势头可以通过保守派的行动来扭转。”

对中国问题观察家来说,尤其是对中国的中美关系观察家来说,班农之所以值得注意或刮目相看,也是因为一度长期担任美国海军军官的班农爱读中国《孙子兵法》。成书于大约2500年前的《孙子兵法》 是一本将政治、经济、军事综合考虑探讨战略战术的兵书,而班农对美国政治和外交政策的考虑也是将政治、经济、军事共冶一炉。

班农所主张的通过经济民族主义来谋求、巩固、扩大共和党在美国政坛的优势地位,谋求美国在国际舞台上扭转衰落的趋势,以及川普总统所公开宣扬的“美国优先”的对外政策。导致美国传统的盟友的担忧和批评,甚至也导致中国等美国的竞争者的批评。

班农星期天在日本发表讲话时为他自己、也为川普政府进行了辩护。他掌管的布赖特巴特新闻报道说:

“班农说,‘美国优先’ 的理念并不意味着孤立主义或撤退。他说,‘美国优先并不是美国要奉行孤立主义,不是要美国独善其身。美国优先从来就不是这个意思。川普总统从来没有这么说过。美国优先的意思是美国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跟这个世界打交道,但是要以美国的条件跟其他国家构建伙伴关系,而不是作为混沌不明的国际组织的一部分。那些国际组织是由在达沃斯、布鲁塞尔和日内瓦的全球主义者掌管的。’”

中国操纵美国政治

班农在日本发表的讲话中声言,在过去的至少25年的时间里,美国已经成为中国的“附属国”。

与此同时,通常在外交政策和美国政治问题上跟班农与他掌管的布赖特巴特新闻观点迥异乃至尖锐对立的《华盛顿邮报》12月17日发表该报全球舆论专栏撰稿人乔什·罗金的文章,展示了这位撰稿人在某种意义上跟班农见解略同,同时也展示了当今美国政界要人可以如何被中共政府玩弄于股掌之上。

罗金文章的标题是,“中国如何使美国的一个参议员服从它的政治指令”。文章说:

“在外国开发培育影响力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大胆地将经济引诱刺激跟政治要求结合起来。中共当局今年跟来自蒙大拿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斯蒂夫·戴恩斯交往的过程堪称北京的成功的故事。

“上个月,戴恩斯参议员宣布他长久以来的努力获得成功,蒙大拿州的牛肉打开了中国的市场,他与中国的一个大销售商达成了一项两亿美元的交易。

“12月5日,习近平政权则得到来自戴恩斯的价值不相上下的回报。这位参议员按照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要求,做东接待了主管西藏问题的一个中共代表团,从而挖了当时正在华盛顿访问的西藏流亡政府总理率领的代表团的墙角。

“被北京视为敌人的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洛桑桑盖访问华盛顿,与美国一些国会议员和西藏人社区代表会晤。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亚洲小组委员会12月6日举行听证会,听取有关中国当局在西藏进行压制镇压的证词。

“在此之前的一天,戴恩斯参议员会晤中共代表团。参加会晤的还有来自怀俄明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约翰·巴拉索。会晤之后,中国国营的《中国日报》声称,美国的国会议员赞扬中国在西藏的官员‘在保护环境和传统文化方面做了很好的工作’。

“这一奇事展示了中国越来越经常采用的做法,这就是,征用西方政界人士来为中共政权阻挡批评,一心一意跟踪盯梢其反对派,不管他们旅行到那个国家。

“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洛桑桑盖跟我说,‘不管我到哪里去,都会有一个中国高层代表团跟踪而至’,否认西藏有侵犯人权的事情。他还说,中国官员对世界各国政府官员施加压力不要跟他举行会晤。

“洛桑桑盖在华盛顿要求美国国会通过立法要求外国人可以方便地访问西藏,就像是负责西藏问题的中国官员可以方便地访问华盛顿一样。今年4月,中共的确允许一个美国国会代表团访问了西藏。那个代表团由戴恩斯参议员率领,在访问中国期间会晤了中国官员。

“戴恩斯参议员的办公室拿不出任何证据显示他在中国或华盛顿公开提出一个事实,这就是。中国政府在西藏长期实行残酷和系统性的镇压,其中包括文化灭绝,环境毁坏,大规模监视,大规模监禁,对西藏人的种种自由严加限制。”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直播)

网络直播周末专辑 2018年1月20日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